追记王振立:是什么让千名群众为他长街送别?

2016-08-07 00:59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追记王振立:是什么让千名群众为他长街送别?

48岁的王振立出殡那天,家人并没有张扬,但送别的队伍却越来越长。口口相传间,上千名群众自发等在必经的路上,他们的理由出奇的相似:“他是个好人,我得送送他。”

6月2日凌晨,由于超负荷工作,王振立心脏病复发去世,当时他身兼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运粮河组团园区管委会主任和新区邮电局党组书记三职。

“粗萝卜细丝儿,咱从小处做从细处干,不怕弄不成。”王振立这句极富河南方言特色的心得,是他短短一生的写照。

克难攻坚当好领路人

去世前几个小时,王振立还在夷山大街北延工程建设指挥部开会。参会的夷山大街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杨世凯回忆,直到夜里11点左右,王振立才叫停会议,说“感觉背不得劲儿”。此时,王振立已连续工作15个小时。

夷山大街北延工程所在路段号称开封的“肠梗阻”。50米宽的南北主干道夷山大街到了这里骤然缩窄,有长达650米的路段仅6米宽,成为交通拥堵高发点。开封市政府曾两次将其列入年度十大民生工程,但由于房屋征收难度大,畅通工程始终停滞不前。

2016年初,王振立被任命为夷山大街北延工程建设项目拆迁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负责最棘手的征收工作。此时,他已身兼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新区邮电局党组书记等多个职务。

“你这小身板,那么多职务能受得了吗?”王振立第一次到指挥部时,相识多年的杨世凯跟他开玩笑。身高1米6,体重刚过百,还被检查出心脏病,外表瘦弱的王振立令一些朋友担心,但他不以为意,“啥最重要?责任担当!活儿交给你,干不好就丢人了。”

熟悉王振立的同事知道,他有“粗萝卜细丝儿”理论,凡事从细处做,没有干不成的。“肠梗阻”路段所在的土城村是典型的城中村,宾馆、饭店多,每户年收入十万至百万元不等,拆迁难度极大。他下笨功夫,带领人挨家挨户走访,了解各自的意见诉求,笔记本上记得密密麻麻。截至他生前主持的最后一个会议,要征收的296户已签约277户,一期工程涉及的82户拆除完毕。一块多年的硬骨头生生被他啃了下来。

同事刘先红为王振立算了一笔账,“每年行程近6万公里,平均每天100多公里,天天在工地和村里转。”他说,跟着这样拼命的领路人,没法儿不好好干。

勇于担当做好贴心人

年过七旬的新区邮电局退休职工李建国,辗转打听到王振立出殡的时间,颤巍巍地等在路边送了他最后一程。“从我1970年到邮电局,局里没办过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王局长一上任全解决了,职工都念他的好。”

2004年,王振立被任命为原开封市郊区邮电局(现改名为新区邮电局)党组书记、局长。当时,由于体制改革和电信市场的冲击,拥有168名职工的邮电局负债1700多万元,工资都发不下来,职工经常堵门上访。

“人见人怕,谁都不愿也不敢来当领导。”新区邮电局副局长朱东凯回忆,王振立上任时许诺,职工工资和养老医保问题不解决,坚决不离开邮电局。但好多职工并不看好他,“前面好几任都弄不成,他能弄好?估计瞅个好单位就拍屁股走人。”

到了当月发工资的日子,会计侯秀云跟王振立说,账上只有几百块钱。他当场没表态,侯秀云也没在意,“以前一年只发三四个月工资,推迟或者不发都很正常。”第二天一早,王振立说钱准备好了,爱人娄继香在家等着,让会计赶快去拿。

“发工资咋能用你家的钱呢?”侯秀云觉得不可思议。王振立解释,工资是职工一个月的指望,辛辛苦苦爬一天电线杆就盼这点钱,如果不发,一家人的生活都没保障。后来,很多职工跑到王振立办公室表态,“一心跟着你,你说咋干就咋干!”

深入调研后,王振立筹措400多万元发展资金,更换了老旧设备,带职工跑小区、企业开拓市场,两年时间就使邮电局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工作也提上日程。

由于从未缴纳相关费用,办理非常困难,王振立好几次走出社保局大门就哭,哭完还叮嘱随行人员不能声张,“谁让我是局长?这个难该我作。”最终筹集到210万元,办妥了职工保险。为表谢意,多名职工兑钱送给王振立一双鞋和一个洗脚盆。

这两样礼物至今还摆在王振立的书房,没有拆封。

甘受委屈管好身边人

“他对同事照顾得很周到,但跟他过了几十年,我从来没沾过他啥光。”妻子娄继香说,王振立不讲个人得失,受过家人不少埋怨,他一直用“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受得住委屈”安慰自己。

2007年,省里对黏土砖窑厂集中拆除整治,王振立二哥的砖窑在整治之列。王振立回家做工作,“上面有政策了,咱不能再干了。”二哥知道他的脾气,答得很爽快:“人家咋办咱咋办呗,不拉你后腿。”“光这样不中,咱得带头拆。”

一个砖窑厂日均收入上万元,多烧一天是一天,谁都不愿意带头。王振立领着铲车直接把自家砖窑拆了。二哥闻讯赶来骂他,王振立不吭声,看着红彤彤的砖从窑里扒出来,他眼泪哗哗流,二哥跺着脚走了。

2012年,开封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调整干部,娄继香完全符合副主任科员的条件,王振立却向组织建议不做调整。“人家只会说你是王振立的家属,不管你够不够条件。”王振立言语凿凿。多年来,他工作几经变动,妻子始终是普通工作人员。他对家人放出话:“只要我管着这一摊,你们啥好处也别想捞。”

夫妻俩青梅竹马,自小学至师范一直是同学。由于工作太忙,他多次对妻子许诺退休后去旅游、学书法当补偿。娄继香既是心疼又是埋怨,“天天见不到人影,晚上回家说起今天又征收了几户,是他最高兴的时候。”

检查出心脏病以后,医生劝王振立尽早手术,他总说等工程结束。罕见的一次请假是在今年春天,要陪女儿参加研究生面试。多年来,他因对孩子成长参与太少而心存愧疚。

不久前,女儿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家里,但他已经看不到了。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