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驳经济到探底拐点

2017-03-07 13: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厉以宁驳经济到探底拐点

称这一说法不一定符合中国实际 我国是在不断转型、改革中达到新的位置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政协报道组)3月6日15时,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闻发布厅召开记者会,邀请全国政协委员厉以宁、陈锡文、杨凯生、常振明、钱颖一就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振兴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回答记者提问。

厉以宁在回应记者关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经济增速设定在6.5%,是否说明中国经济到了一个探底的拐点”一问时表示,中国现在正处在转型阶段,要从原来把速度和数量放在主要位置的发展方式,转变为以效率和质量为中心的发展方式,“探底拐点”的说法不合国情。

“探底拐点”  这一说法  不一定符合中国实际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经济增速设定在6.5%左右,是近年来较低的一个预期目标。中国经济已经到了一个探底的拐点?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称,中国现在正处在转型阶段,要从原来把速度和数量放在主要位置的发展方式,转变为以效率和质量为中心的发展方式。

“我们的结构性改革问题一直在进行之中,如果认为现在中国经济已经到了转型的阶段,那首先要问:难道我们的结构性调整已经结束了吗?没有结束。”厉以宁表示:“现在的经济运行,不可能是像过去那样有一个V型或者U型。我们的国情表明,我们是在不断的转型、不断的改革当中来达到新的位置。所以现在已经是处在转型阶段的拐点的说法,我看不一定符合中国的实际。”

金融风险  不能掉以轻心  目前其完全可控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下一步中国防范金融风险需要做好哪些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表示,目前中国的金融风险还是完全可控的。分析数据可见,我国银行业消化目前不良贷款的损失或者稍微暴露出来的不良贷款的潜在损失的能力是强的,或者说是充分的。对于其他风险,流动的风险、房地产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外部冲击和汇率带来的风险等,以及理财产品有可能存在跨市场、跨交易的风险,实际上有关部门都在加强管理之中。各方面措施跟上去以后,我们碰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风险是能够有效控制的。

对目前的金融风险,杨凯生表示,第一,不能掉以轻心。中央提出的要高度重视,把它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是有道理的。第二,对中国的金融稳定,我们要充满信心。

玉米库存    三个可能方向  消化2.3亿吨库存

现在中国库存的玉米达到了2.3亿吨,是中国人一年都消费不完的。政府应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加速这部分库存玉米的消费使用?

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陈锡文表示,中国巨大的玉米库存受到了世界各国相关人士的关注。现在中国农民还在生产新的玉米,每年的产量和每年的需求大体是相当的,所以要消化玉米库存,某种程度上必须创造新的需求才行。

为此,陈锡文提出了三种可能的方向:一是考虑适当增加玉米生产燃料酒精的能力。玉米产量真正供人食用的部分只占15%到20%,剩余部分都是用作工业原料和饲料。在石油价格上升情况下,中国官方也在考虑研究论证是否适当增加玉米燃料酒精生产能力。

二是考虑提高玉米木糖醇比例。陈锡文表示,目前中国人在食用糖方面消费更多的是蔗糖,对玉米糖食用不太多,但玉米木糖醇对于血糖高的人更适用。

三是可自动降解的玉米淀粉薄膜。陈锡文说,现代化大棚的塑料薄膜有残留问题,而自动降解最好的就是玉米淀粉薄膜。

“去杠杆”    会稳步推进  不会在短期内剧烈地调整

今年中国政府特别强调经济的稳定,与此同时也将会加大措施减少经济之中的债务,但是这两个目标有的时候是冲突的。如何平衡经济稳增长与去杠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表示,从经济学上来说,在短期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会有一定的张力。

“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确立了今年非常重要的战略导向,就是稳中有进,所以稳定是第一重要的。同时,去杠杆是‘三去一降一补’中的一个环节,但是它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所以在政府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时候,在去杠杆这方面,首先会稳步推进,不会在短期内剧烈地调整。”钱颖一说。文/记者 政协报道组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