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聂震宁:中小学有必要开设阅读课

2017-03-16 10:1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3月15日讯(记者 王硕)3月14日,首届青少年阅读教育论坛暨北京市大众读书会阅读公益大讲堂启动仪式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大厦举行。全国政协委员、韬奋基金会理事长、全国中小学阅读联盟青少年阅读研究中心主任聂震宁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深阅读与价值观的建立》。以下是千龙网记者现场专访实录。

3月14日,聂震宁发表演讲。千龙网记者 王硕摄。

千龙网记者:阅读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聂震宁:我认为阅读的目的至少有四个。1、读以致知。读书希望知道更多的事情,更多的历史; 2、读以致用。天经地义,因为人类需要适应社会、改造社会,需要通过阅读帮助我们掌握好适应社会和改造社会的能力; 3、读以修为。腹有诗书气自华,好的气质能够赢得他人的欢迎和尊重,或能得到更多的机会;4、读以致乐。读书为了快乐,所以我们得从小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阅读习惯和阅读能力。

千龙网记者:什么是深阅读?

聂震宁: 中国几千年的阅读史就是主张深阅读的,南宋时朱熹总结了读书六法,可以说是中国阅读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著作。

第一法:循序渐进。由浅入深阅读,而不可一蹴而就、好高骛远。

第二法:熟读精思。熟读一些重要的经典并深度地理解阅读。

第三法:虚心含咏。要用好的态度热爱经典,诵读出来,朱子到70岁的时候都还大声地在诵读一些古代名篇、唐诗宋词、诸子百家的一些重要篇章。

我曾经在2015年4月23号《光明日报》上发表过一篇八千字关于人类阅读史研究的文章,其中有一节叫做朗读早于默读,这跟人类读书技术有很大关系。因为早期技术有限,书本量少,复制能力非常非常低,因此就要一个人读给大家听,这就是朗读早于默读的原因。而且,人类在童年时期也喜欢读,读出来才能清楚,印象更深,像小学一年级学生一样大声在教室里面读书,大家不觉得有干扰、嘈杂,自己读的很快乐。

第四法:切己体察。要跟自己的经历很好的结合起来,内心要有更多的考察,也就是学习读书的实践性。

第五法:着谨用力。不能浮皮潦草,随随便便。

第六法:居敬迟志。你要永远保持着对读书的敬畏态度和进取的志向,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读者。   

古人主张深阅读的人还有很多。比如,曾国藩曾要求他的儿子曾继泽,读书要一本一本读,一定不要一本没有读完又去读另一本。这个现在看来也不一定对,但是他们为了科举的阅读还真是得一本本读下去,这样才能应付科举考试。

林语堂关于读书有句名言“读新闻纸不算读书”。书是有规模的,是一个相对完整的知识集合或者是思想表述,所以我们的深阅读讲的更多的是读书。

千龙网记者:您一直在身体力行地推广全民阅读?

聂震宁:2007年两会期间,我作为全国政协委员,领衔提出了全民阅读。全民阅读这四个字不是中国提出的, 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提出“全民阅读”,当时针对的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第三世界国家文化比较落后、阅读状况非常不好的问题,建议开展全民阅读。

198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再次提出全民阅读,这次还包括了欧美国家的读书问题。1995年,联合国第三次倡导全民阅读,并把4月23号定为世界读书日,发表宣言“无论是年老的还是年轻的,无论是贫穷的还是富有的,无论是患病的还是健康的,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并感谢那些为人类文明做出重要贡献的文化、文学、艺术、思想、科学大师,都能保护知识产权。”所以我说“全民阅读”实际上是中国在响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号召。

千龙网记者:如何处理好深阅读和浅阅读之间的关系?

聂震宁:自从有新闻纸开始到现在的新媒体阅读,深度阅读一直在受到消减。这种消减虽说是必然的,但是应该引起注意。所谓必然,因为人类的阅读永远处于浅阅读和深阅读,快阅读和慢阅读,碎片化阅读和整体化阅读这么一个状态过程当中,不可能没有碎片化的阅读,不可能没有浅阅读,不可能没有泛读,不可能没有快读,这是一个正常的阅读生态,但是为什么我们要提出深阅读呢?

这是因为深阅读是人类文明文化传承非常重要的一个途径,如果没有深阅读那么整个民族、整个社会它的思想能力、他的研究能力、创新能力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都是140字的微博,每天在微信公众号上面看看,也不会有太多深地思考,我们永远处于一种碎片化的阅读当中,我们的人类、我们的社会就会处于肤浅化这种危险境地。

所以深阅读是相对于浅阅读、泛阅读、快阅读、碎片化阅读而提出来的。如果你读过一部长诗,或者读过大诗人的诗选,你的整个境界就很不一样,不可能为一首小诗就觉得满足了,而是会受到更好的一种熏陶,更好的修养。我们读一个短篇小说觉得很快乐这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没有读过长篇小说,你可能思考文学比较肤浅。总之,你读了一些小短篇你就是小短篇的格调或者小短篇的知识修养、文化修养、艺术修养、文学修养。你读了一部长篇,你就有长篇的格局、那种胸怀、那种视野、那种深度。

作为个人修养当中,有过深阅读和阅读是不一样的,所以对我们每一位阅读者,我觉得需要有深度的阅读,有了深度的阅读才有深度的价值观的建立。

那么,我们处在数字化时代是不是一定还要深度阅读?回答不用说,一定是要的,这个道理也说清楚了。但数字化时代确实也给我们深度阅读带来了更大的便利。

千龙网记者:如何有效地培养中小学生阅读能力?

聂震宁:这次全国两会,我领衔提出的一个重要提案,就是关于在中小学设立阅读课的建议。就是说,要从小培养阅读能力才可能具备深度阅读的能力。目前,我们的校园阅读还没有往阅读能力方面进行培养,帮助青少年掌握阅读的科学方法。因此,我这次就提出来,要设立中小学的阅读课。当然,可以放在语文课里某一个单元。从小学就要教,一直到高二,要把这些东西不断由浅入深讲,不断地讲,这样使我们学生形成一种比较好的阅读能力,保证深度阅读,而不是一般的娱乐性阅读、快乐的阅读。

责任编辑:马岩(QX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