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号兵传令鼓斗志

2017-07-24 00:56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司号兵传令鼓斗志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那些年 那些兵

卷首语

90年,浴血奋战,牺牲奉献。“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军歌始终嘹亮,振奋人心。

历经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这支人民军队相继有司号兵、探照灯兵、铁道兵、工程基建兵、骑兵等兵种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新的兵种又不断壮大。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迎来建军90周年之际,本报从今日起推出“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主题报道,走近在年轻一代眼里有些“陌生”的兵种,重温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展示光荣的人民军队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独立和复兴而作出的彪炳史册的贡献,向我们最可爱的人致敬!

发布指令,激励士气,这就是军号的重要作用。我军于1927年初创时期就有了专门的司号兵。在战争年代,正是这振奋人心的军号,伴随着人民子弟兵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走过十四年抗战,迎来新中国的诞生。而在和平时期,嘹亮的军号声仍然伴随着人民之师砥砺前行,迈向世界军事强国之列。1985年,司号兵编制在部队取消,但号声仍以广播的形式响彻军营。

保家卫国,解危疏难,无论是在哪一个历史时期,人民军队都在军号声中,冲锋在前,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今天,在建军90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回眸历史,走近那些英雄司号兵,聆听他们的故事,感受雄壮的中国军魂。 

追忆

“军号就是军魂”

军人时时刻刻都要听从军号的指挥,每天从起床、出操、收操、开饭、上课到熄灯,全部由军号传达指令。嘹亮的军号声可以说已经融入了每个军人的血液。

“军号就是军魂。”面对北京晨报记者,年近九旬的新四军老战士田宗豪非常激动地说。“从我参军那一天起,军号声就成为了生命的一部分。”

司号兵属于通信兵序列,田宗豪1946年参加新四军时,就想成为一名司号兵。部队里有句顺口溜,“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田宗豪觉得,司号员吹响冲锋号时特别威武,战士们在号声中潮水般冲向敌人,让人感觉热血沸腾。

后来因为部队需要,田宗豪没有成为司号兵,而是在电讯班做了教员。但巧合的是,他和司号员被分配在了同一个宿舍。“司号员有一个小钟表,那时在部队可是稀罕玩意儿,他要关注时间,什么时间吹什么号。”田宗豪说,因为和司号员在一个宿舍,近水楼台,有时司号员要通知什么事情,自己都可以提前知道,可以早一步做些准备。 

冲锋号也是“救命号”

很多战争影片里都有我军司号兵吹冲锋号的场景,战士们听到号声,呐喊着跃出战壕,向敌人冲杀过去,声势震天。田宗豪说,其实除了大家熟悉的冲锋号以外,军号还可以发出很多指令。

“那时我们一个连队驻扎在三五里范围内,如果连长要叫排长来开会,没有电话可打,派人去又慢,就通过吹号。”田宗豪说,每个排的号声是不一样的,呼叫一排长是一种号声,二排长又是另一种号声。

连队和上级进行联络也可以通过吹号,用军号的语言进行通讯。比如,营部通过号声询问:一连你在哪里?连队司号员就要回复:我是一连。营部再发令:请迅速向我靠拢。田宗豪说,军号的声音可以传出几里地远,在短距离范围内,部队通过军号进行指挥部署,指令既清晰又保密。“敌人不熟悉我们的号声,即使听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田宗豪回忆,有几次,军号还救了自己的命。当时部队驻扎在一个地方,刚落脚不久,人困马乏正想休整一下时,忽然听到司号员吹响空袭来了的号声。大家赶紧找掩体隐蔽,躲过了敌人的袭击。

为了向当年从军时的司号员和军号致敬,田宗豪老人特意做了一首诗:“当年伏虎投四军,北战南征献青春。风雪饥寒等闲度,号声哒哒建功勋。” 

回眸

英雄“小号手”鼓舞全中国

一张著名的战地照片,让英勇的红军“小号手”形象传遍世界各地。这张照片名为《抗战之声》,作者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因为后来被用作《西行漫记》的中文版封面,《抗战之声》风靡一时,更激励了无数中华儿女投身革命。

今天,我们在这幅照片中看到,小号手昂首挺胸,正吹响着前进的军号,旁边的红旗迎风招展,让人感觉到红军旺盛的斗志和中华儿女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

经多方考证,埃德加·斯诺的《抗战之声》拍摄于1936年,是在宁夏预旺堡古城墙上拍摄的。

当年照片上那位小号手,就是全国解放以后当了海军少将的谢立全将军。1972年2月15日,埃德加·斯诺在瑞士日内瓦病逝,《人民画报》刊发毛泽东主席为悼念斯诺发的唁电时,为了怀念这位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用了四个整版纪念,配发了斯诺拍摄的不少照片,其中就有《抗战之声》。

当时在北京开会的谢立全将军看了《人民画报》后,提笔给妻子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那个吹‘抗战之声’(的人)是我,这可以肯定,不会张冠李戴的。回忆当时我不是号兵,我是一军团教导营的总支书记。斯诺看我健壮,衣冠比较整齐,又是背了手枪的干部,把我拉去照相的。”

1973年10月,谢立全将军在京病逝,人们为了表达对他优秀品格的敬仰和追念,特意将《抗战之声》的照片嵌在了骨灰盒上,并永久存放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谢立全将军虽然只是在拍照时“客串”了一回司号兵,但他在照片中的影像,却成了司号兵的代表形象。

红军司号兵誓死保卫号谱

2011年,一部军事题材影片《我的军号》在全国上映。这是一个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故事。影片中的主人公原型,就是红军的一位司号兵,他叫罗广茂,福建长汀人。1930年,年仅15岁的罗广茂毅然参加了工农红军。

罗广茂长得比同龄人小,可是声音洪亮,中气足,因此被选中成为红四军第三纵队的司号员,后又被选派到中央军事学校陆地作战司号大队学习。结业时,学校郑重发给每个学员一本《军用号谱》,领导再三叮嘱《军用号谱》的机密性和重要性,要求每位学员像保护自己生命一样保护好《军用号谱》。

罗广茂牢记上级的指示,带着《军用号谱》随军辗转作战。因为工作调动频繁,他把《军用号谱》和一个号嘴始终藏在身上。后来因为反“围剿”失利,罗广茂突围后回到长汀家中。为了确保《军用号谱》的安全,他把号谱交给母亲代为保存。解放后,罗广茂想找那本《军用号谱》,多次询问母亲,但母亲年事已高,已想不起存放的地点。直到1974年,在拆建家中谷仓时,家人才发现《军用号谱》用布和油纸裹得严严实实,用铁钉钉在谷仓底板下。罗广茂将号谱捐献给了政府,也找回了自己红军司号员的身份。

上世纪90年代,经文物部门专家鉴定,认为罗广茂一家保存的红军号谱是全国唯一一本最早、最完整,且正规出版、印刷的我军军用号谱,具有珍贵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 

冲锋号一响强敌吓破胆

军号在我军各个历史时期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也留下了很多关于军号的传奇故事。有一个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故事,我军司号员用军号吓退了拥有先进武器的敌人。

当时我志愿军一个连队奉命攻占一个高地,攻下高地时,连长和指导员都牺牲了。随后在打退了敌人6次疯狂的进攻之后,全连只剩下6个人。敌人又组织了数辆坦克和1个营的兵力发起最后的攻击。志愿军战士的子弹已经打光了,这时年轻的司号员看到身边的军号,无畏地吹起了冲锋的号角。敌人听到号声都惊呆了,以至于忘记向司号员射击,全都掉头逃走。

那个在朝鲜战场上创造传奇的英雄司号员名叫郑起,一个朴实的东北小伙子,在战斗结束后还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

责任编辑:李楠楠(QN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