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2015年以来核减输配电不合理等费用约1200亿

2017-11-08 06:42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发改委:2015年以来核减输配电不合理等费用约1200亿

谈及政府在成本监审方面取得的效果,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丁杰今日回应,在输配电领域,2015年以来,发改委陆续开展电网企业的输配电成本监审,实现了各环节全覆盖。这项工作是首次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的,对超大型自然垄断环节开展的定价成本监审,共核减与输配电不相关、不合理的费用约1200亿,平均核减的比例达14.5%。

国家发展改革委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成本监审和调查有关情况。邀请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丁杰、价格司副巡视员程行云介绍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会上,有记者问题,成本监审这个词最近出现的频次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垄断领域,如何评价政府在成本监审方面取得的效果,有哪些新举措?

丁杰回应,近年来政府的成本监审取得了显著成效。这个成效用20个字来概括:从浅到深、从粗到细、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

在中央层面,电力、天然气、铁路等重要自然垄断领域全面开展了成本监审,也就是说将这些垄断行业的成本纳入了政府监管的范围,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在输配电领域,是从省级电网到区域电网,再到跨省跨区输电的各个环节,对电网企业的输配电成本监审实现了全覆盖,非常不容易。天然气管道、铁路运输领域,也是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全行业的成本监审,这项工作是今年做的,上半年是天然气,铁路是分两拨,因为这个事情是非常复杂,所以先在三个区域搞了试点,下半年又全面铺开。

地方层面,主要是以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行业为重点,大力推进成本监审。

丁杰说,举措用三句话来概括:第一句话,立规矩、建机制,构建成本监审制度框架。第二句话,挤水分、减成本,助力垄断行业价格改革。第三句话,强监督、促公开,有效提升定价成本监管公信力。

第一句话,“立规矩、建机制”,通过建立机制明晰定价程序,强化成本约束,推进公开透明,优化监管,在这几个方面不断完善。

首先印发了《国家发改委关于加强政府定价成本监审工作的意见》,这个《意见》明确了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成本监审的总体要求和目标任务,提出了到2020年成本监审的制度规则健全完善,方式方法科学合理,重点领域全面覆盖,成本公开规范有序。

其次,修订的成本监审办法,将成本监审纳入科学化、制度化、程序化的轨道,强化以垄断行业为重点的成本监管。

三是完善成本监审目录,明确了国家发改委成本监审的项目范围,目前,除了西藏以外,30个省份也都修订出台了本省的成本监审目录。

四是健全行业成本监审办法,近年来,发改委陆续制定出台输配电、天然气管道运输和铁路普通旅客列车运输,大家一听就是大的垄断行业,以及高等学校、教育、水利工程供水等领域的成本监审办法,各省级价格主管部门也逐步构建并完善了成本监审制度体系。据统计,2013年到2016年各地出台行业成本监审办法50余个,建立完善相关制度60多个。

第二句话,“挤水分,减成本”。2013年到2016年国家发改委和地方价格主管部门累计开展成本监审的项目近24000个,覆盖电力、天然气等垄断行业和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等20多个行业,核减不应进入定价成本的总额8000多亿。其中2016年各地开展的监审项目就达11000多个,这比2012年增长3.2倍。核减成本约3800亿元,这是2016年一年的成效。

在输配电领域,2015年以来,发改委陆续开展电网企业的输配电成本监审,实现了各环节的全覆盖。这项工作是首次在全国范围内组织的,对超大型自然垄断环节开展的定价成本监审,共核减与输配电不相关、不合理的费用约1200亿,平均核减的比例达14.5%。以此为基础,在电网投资大幅增长、电量增速趋缓的情况下,国家最终核减了32个省级电网,准许收入约480亿元。也就是说通过严格的输配电成本监审,推进了输配电价改革,管住了电网这个中间环节。同时,也为放开两头,扩大电力市场化交易创造了有利条件。

据统计,输配电价改革前后,全国电力市场化交易的电量从2014年的3000亿千瓦时提高到2017年约1万亿千瓦时,市场化的电量比重从7%提高到25%。应该说市场化的效果十分明显,在这其中成本监审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天然气领域,2017年对13家天然气跨省管道运输企业组织开展了成本监审,这个监审也是行业全覆盖,所有的企业都纳入了监审范围。剔除不相关的资产185亿元,核减不应进入定价成本的总额46亿元,核减比例达16%。在成本监审基础上,国家核定的管道运输价格平均下降幅度15%,并相应下调了非居民用气的门站基准价格,减轻社会负担约160亿元,为进一步深化天然气市场化改革也奠定了重要基础。

在铁路领域,目前正在对铁路总公司及其所属18个子公司开展普通旅客列车运输定价成本监审,现在已经完成了实地审核工作,目前正在做汇总,起草最终监审报告的阶段。

第三句话,“强监督、促公开”。十八大以来,价格主管部门逐步建立成本信息公开制度,加强经营者成本约束,促进政府定价公开透明。按照审慎推进的原则,发改委指导各地先行在城市供水行业开展了公开试点,新推出阶梯水价的600多个城市均已实现了成本信息公开,经营者主动公开企业经营的情况和成本数据,价格主管部门制定价格前公开成本监审结论。

2017年发改委还尝试在天然气管道运输领域实现经营者成本定期信息公开和政府定价成本信息公开,13家跨省天然气管道运输企业在相关网站公开了价格成本相关信息,在发改委门户网站公开了成本监审结论。各地价格主管部门也积极探索推进价格成本信息公开,很多在听证会举行前向社会公开成本监审结论,一些省份在城市供水、供热、管道燃气、污水处理、交通、教育等行业推行了成本信息公开。

丁杰表示,综合以上情况,政府通过成本监审,晒成本、亮底牌、念好垄断行业成本约束的紧箍咒,逐步改变了以前消费者被动接受垄断行业成本费用的局面,使社会不再为不合理高成本埋单,使成本监管真正取信于民,维护消费者利益。特别是另一个方面,对于被监管对象而言,通过监审,对促进企业加强内部管理的作用也非常的明显。企业逐步从以前的被动接受,甚至还有点不愿意接受,开始转向主动适应,更加注重内部挖潜,降本增效,提升内生发展动力。

她说,比如输配电价改革,成本监审对转变电网企业的经营方式和盈利模式具有革命性影响,这种提法一点都不为过。通过监审,深深的感到,完成成本监审任务之后,电网企业现在已经开始根据监管需要,注重从资产、投资、财务、预算等诸多方面改进和优化内部管理。有的企业通过内部挖潜,虽然国家下调了价格,最后收益仍是基本稳定的。

同样,在天然气管道和铁路运输成本监审过程中,也帮助企业明晰加强内部成本控制的方向,找准降低成本费用的关键环节,对促进企业降本增效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