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残疾人日:盲人的世界,你懂吗?

2017-12-04 00:56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国际残疾人日:盲人的世界,你懂吗?

新华社太原12月3日电(记者 霍瑶)12月3日是第26个“国际残疾人日”。目前,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残疾人,这些“黑暗中的行者”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的?面对广大的视障群体,我们是否给了他们足够的关怀?

“我曾在盲道上跌倒”

山西吕梁女孩高苗苗今年刚满21岁,却已在黑暗中度过了14个年头。今年,刚面世的一款“天使眼”盲人眼镜让她期待不已,“戴上这款特制的眼镜,我能感知30米内的路面情况,遇到障碍就有语音提示,再也不怕在盲道上摔跤了。”

与她一样,不少受访的盲人对盲用高科技辅具十分渴求,原因是“经常在盲道上撞到人、杂物和乱放的车。”这些暗藏“雷区”的道路,让他们害怕单独出行。

太原市盲人协会负责人介绍,虽然大部分城市无障碍设施覆盖率已经较高,但一些人为原因导致盲道、无障碍通道被占用的情况仍不少见,有些临街盲道被机动车、共享单车、流动摊位霸占,有些甚至隔段消失、碎裂,“盲道本是盲人福利,不应该变成他们出行的困扰。”

“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郭宏计是一名盲人教师,在他看来,正常人在生活中很少见到盲人,无法体会到他们日常经历的困难和不便,从而无意识地忽略盲人的需求。“盲人在十字路口会很恐惧,看不到红绿灯的转换,不知道车流的疏密,如果有会随着信号灯的变化发出提示音的‘有声红绿灯’,或是得到路人的帮助,情况会好很多。”

安徽大学社会学教授王云飞表示,科技和社会在进步,针对盲人的无障碍设施会越来越完善,但唯有大众的责任与爱心,才能让视障者真正告别“行路难”,走得安心、暖心。

“有些话我不知该对谁讲”

视力缺陷让盲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困难重重,更在他们心里留下“看不见的伤口”。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失明使盲人心理上敏感、悲观,于是他们容易自卑、迷惘、愤怒,把自己蜷缩在狭小的圈子里。

“盲人往往是孤独的。”张晓栋是一名心理咨询教师,她告诉记者,许多视障学生不善表达,十分沉默,与他们交流发现,有些人的想法很偏激。“盲人怕给人添麻烦,怕别人看不起自己,想法全憋在心里,不知道该对谁倾诉,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和平相处。”

对此,郭宏计呼吁,关爱盲人不仅仅是搀扶他们,给他们提供方便,更应该去了解他们内心的感受,真诚给予他们关爱和尊重。

为了帮助视障的学生,张晓栋尝试了许多方法。“我在课上给他们读‘给未来自己的一封信’,让他们学会尊重自己,明白自己的重要;尽量多跟学生谈天,为他们描述世界的美好。”家境贫寒的盲生张建伟毕业时,张晓栋送给他一双崭新的运动鞋,靠着健全的手脚、大脑和心灵,一样能勇敢地走好以后的人生路。

一些专家表示,心理抽样调查证明,残疾人发生轻度及以上的抑郁症状比例高于健全人一倍以上,很多人需要得到专业的心理抚慰。而心理咨询是一面镜子,可以帮助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闪光点,从而拥抱生活,焕发生命别样的光彩。

“只好把梦想藏在心里”

盲人能从事什么工作?在旧观念里,他们只能去做按摩师、推拿师。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由于就业有瓶颈,大部分盲校仅开设针灸推拿、中医康复保健等相关专业,学生毕业后大多去了按摩诊所。

但视障者的未来仅止于此吗?在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当学生们被问到“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时,有回答“想当广播主持人”的,更有作家、老师、律师等。从河北来求学的赵晨伟酷爱历史,最想去的是“七大古都”,理想是成为历史学家。

“可我们看不见,求学受限制,也缺少信心,只好把梦想藏在心里。”一名盲生说。

“许多盲人其实很优秀,除了眼睛睁不开,什么都好。”郭宏计说,与普通人一样,盲人心中有着五彩缤纷的梦想,他们最需要的是社会的鼓励。作为音乐老师,他开设了手风琴、二胡、陶笛等音乐课程,不断丰富着学生的生活。在艺术教育的感染和熏陶下,孩子们感受到了美,“看”到了另一片光明。

“只要不是一定要用视力的职业,我们的学生也都可以做。”山西省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校长张永亮表示,希望社会多一点包容和接纳,为盲人提供一个更加广阔的教育、就业平台。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霍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