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今天,南京发生了什么?

2017-12-13 07:26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80年前的今天,南京发生了什么?

中新网北京12月13日电(记者 宋宇晟)80年前的今天,中国南京发生的事情让目睹这一切的人们异常惊讶,因为一幕幕人间炼狱般的情形,已经打破了人类良知的底线。

《孟却斯德导报》(今译《曼彻斯特卫报》)驻华记者田伯烈记录了当时的情况。“当日军进攻南京的时候,日机曾散发传单,宣称‘日军将尽力保护良善的人民,使他们能够安居乐业’。十二月十日,日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大将在劝唐生智将军不战而退的传单中,也这样说:‘日军对于抗日分子虽然苛酷无情,但对于非武装的平民与不怀敌意的中国军队,则采取宽宏和善的态度。’”

诸如此类如今看起来荒唐可笑的“宣传”并不在少数,并且今天人们仍然可以从史料中找到相关线索。在日本军方《关于南京城攻占及入城的注意事项》中,就有类似规定。而在12月12日,正在南京城内的德国人拉贝在日记中写下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谢天谢地,最困难的时刻过去了”。

12月12日,市民在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内参观。12月13日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80周年纪念日,南京将举行国家公祭仪式、和平法会、烛光祭等一系列的活动。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1937年12月13日,中国军队在南京保卫战中失利,南京沦陷。事实上,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目击者后来断言,日军一进城,就六七个人一组在城里游荡,向他们看到的任何人开枪射击。”美籍华裔历史学家张纯如在其著作《南京大屠杀》中这样写道。

田伯烈在其记录中援引了多位“外侨”信件。其中一位几乎“终身旅居中国”的“外侨”信件写到,“我们看到日军劫掠最可怜的穷人,连一个铜子和一条棉被都不准保存(现在正是严冬),连黄包车夫的车子也无法幸免;我们看到日军从难民区里拖出成百成千已经解除武装的中国兵去枪杀,或当做练习刺戳的东西,还可以听到清晰的枪声;我们看到大批妇女跪在面前,惊惶万状,悲伤哭泣,恳求我们援助,使脱离虎口;我们看到日军侮辱我们的国旗,抢劫我们的住宅;我们看到自己所爱好的城市以及服务的机关,为日军有计划地纵火焚毁。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所看到的活地狱”。

张纯如还在其著作中记载了一位南京市民唐顺山,奇迹般地逃过日本人的杀人比赛而活下来的故事。当年二十多岁的唐顺山在这本书中回忆,“到处血流成河,好像天上一直在下着血”。他被日本兵抓住后,被命令和其他俘虏排队站在一个新挖的长方形大坑边。

“一场士兵之间的杀人比赛开始了——这是一场看看谁能以最快的速度杀人的比赛。其中一个士兵举着机关枪站岗放哨,随时准备向任何企图逃跑的人射击,其余8个士兵每2人组成一组,共4组。在每组当中,一个士兵用大刀砍下俘虏的头,另一个士兵捡起人头把他们扔在旁边堆成一堆。”

当正前方的一个人被砍下头时,唐顺山也顺势倒下去,和那个尸体一起掉进大坑里。

书中称,日本兵为了节约时间,“不再用砍头的方法杀死俘虏,而是改为在俘虏的咽喉处乱砍乱刺”。这种疯狂的无节制的杀人行动持续了近1小时。“然后,大多数日本兵离开了现场,只有一个人留下来,他用刺刀在大坑里不停地乱刺,以确保把每个人都杀死了。”

唐顺山忍受了5次利刃的刺伤,但最终幸存了下来。

12月10日,在第四个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参加过当年战争的抗战老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家属、南京1213志愿者联合会的志愿者们来到南京光华门遗址公园,向这片曾经发生过激烈战斗的阵地献上和平岁月里的悼念菊花,祈祷永远和平。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众多史料证明,这样的噩梦在南京至少持续了六周。

这期间,拉贝在其日记中详细记录了他所看到的日军暴行。他在致日本大使馆的一封信中写到,“12月13日,当贵军进城的时候,我们在安全区几乎集中了城市的全部平民百姓,安全区当时只遭受到轻微的炮击损失,中国军队撤退的时候对安全区没有进行任何抢劫……但到了12月14日,贵军士兵的抢劫、强奸和屠杀等等恐怖活动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留下来的27个欧洲人和中国居民一样震惊了”。

曾经参加过入侵南京的作战,事实上也犯过暴虐行为的日本人曾根一夫,虽然不知道被日军杀害的确实人数有多少,但他并不认为中国方面所说的数字太夸大。“也许实际的数目更大也说不定。”他在《南京大屠杀亲历记》中这样说。

在他看来,日军的抢掠从南京陷落前就已经开始了。由于日军辎重部队“无法追赶得上”日军前线部队,日军对战斗部队下达了“在当地征收粮食,以谋自活”的命令。

“征收命令听来似乎很有道理,其实这与抢夺当地居民的粮食无异……军人们变成到处偷袭抢夺谷物、家畜来充饥的匪徒。这个征收命令,使下级官兵发狂,不但抢夺粮食,并且强暴了中国妇女。”

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到后来,日本兵为了掩盖罪行“毫不考虑的杀掉无辜的中国百姓”。

在曾根一夫看来,这正是南京大屠杀的初级阶段。等到占领南京后,“涌入南京的攻击部队,趁着战胜的余威,在街上放火烧毁民房,不分军民肆意滥杀,将俘虏大量地集体屠杀”。

即便事实如此,12月24日的日军第十六师团状况报告还专门提及军队风纪。文中称“整体来说是良好的,但由于战斗刚刚结束,一般也有不少疏于管理之处”。

对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前述田伯烈援引的“外侨”信件这样记录:“劫后的南京,满目荒芜,一片焦土,到处是破坏的痕迹。南京陷入彻底的无政府状态,足足有十天,宛如人间地狱”。这被形容为“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宋宇晟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