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的国际大救援!中方八天紧急搜救“桑吉”轮全纪录

2018-01-20 23:52 央视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史无前例的国际大救援!中方八天紧急搜救“桑吉”轮全纪录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十多天前的一个晚上,长江口外海域,一艘油船和一艘散货船意外相撞,油船桑吉轮随即起火燃烧并且持续剧烈燃爆,海面上火光、毒烟和油污四处弥漫。桑吉轮上装载了11.13万吨凝析油。凝析油也就是天然汽油,极其易燃易爆,燃烧之后还会分解产生一氧化氮、二氧化碳、硫氧化物等有毒的烟雾。和以往那些海上事故不同,运载十几万吨凝析油的油轮起火爆燃,在世界海难救援史上没有先例,而且事故地点风大浪急,又远离海岸,怎么实施救援,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

从撞船到“桑吉”轮沉没,这八天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整个事件还是要从2018年1月6日的那个晚上说起。当晚,首先发现两艘商船碰撞起火的是正行驶在返港途中的中国渔船——浙岱渔03187船的船员。

撞船事故发生以后,装载了10多万吨凝析油的“桑吉”号油轮发生剧烈燃烧,瞬间化为一片火海。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接到了求救信号。确定了撞船的位置后,中国派出包括专业救助船、海事执法船奔赴事故现场进行援救,同时协调过往商船、以及周边的数艘中国籍渔船赶往现场参与搜救。

浙岱渔03187船的船长郑磊说:“遇到这样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救的,只是我遇上了。”

在距离两艘相撞船舶不到一海里的海面上搜寻几圈后,渔民们发现并救起了“长峰水晶”轮全部21名船员。但是“桑吉”轮因为正在猛烈燃烧,事故现场一片火海,烟雾浓重,并不断发生燃爆,渔船无法靠近。

2018年1月7日凌晨4时左右,第一艘专业的救助船 “东海救101”轮到达事故现场。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指挥协调处处长王洪涌告诉记者:“船航行的速度是比较慢的,最快也就是15节到20节之间,经过8个小时才赶到了现场,从(航行)速度上已经是比较快的了。”

到达现场后救援人员发现,此时的“桑吉”轮处于漂浮状态,船体倾斜,正在持续剧烈燃烧、火势凶猛,不时伴有燃爆。随后到达现场的“东海救117”船和“东海救101”船立即展开了搜救。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救101轮船长徐卫国对记者说:“我们在西面大概是十几海里之外,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周围其他船不断地在问我们这个船的信息,作为现场指挥船,就立即指挥他们开始水面的搜救。”很快,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协调的救援船舶也陆续抵达。

王洪涌说:“我们的专业救助船,都是多功能的。实际上,‘东海救101’第一时间到了现场之后,也曾经试图采取灭火行动,但是,因为现场条件确实非常恶劣,火势大,爆燃频率高。”此时,在上海海事局的指挥大厅里,消防、公安、油运公司组成的专家组,正在对火势的情况进行研判。“

上海海事局副局长谢群威说:”当天(7号)的专家会开到了晚上,因为考虑到这是一起凝析油,凝析油的燃烧性质是极易燃易爆的,燃烧也不稳定,同时含硫量高,现场会有大量的浓烟、毒气,对我们的灭火人员会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中国的救援船舶和人员几次试图靠近”桑吉“轮,寻找生还者,但是因为”桑吉“轮不断发生燃爆,而且船体周围笼罩着浓烟和剧毒气体,几次尝试都没有成功。

溢油应急专家朱生凤博士表示:”因为轻质油在这么短时间内,大量的燃烧过程当中,有可能全船都会爆炸。现场燃烧不充分的滚滚浓烟里面是含有硫化氢的,这对我们现场救援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让我们救援工作非常的难以展开。稍有不慎,救援人员就会有生命危险。“

1月8日上午10点左右”东海救117“轮,在事发水域发现并打捞起1具身着浸水保温服的人员遗体,初步判断为”桑吉“轮遇险船员。交通运输部则继续全力组织我国的海事执法船、专业救助船、海警巡逻船和过往商船、渔船开展失联人员搜救工作,但是始终没有机会能接近”桑吉“轮。

国家海洋局环境预报中心高级工程师李云告诉记者,从事故发生一直到12日,海况都是比较恶劣的,风力可以达到6到8级,浪高3到5米。这样一个海洋状况,对救援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即使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对于伊朗船员的救援,中国依然没有放弃。一边继续在海面上搜救的同时,还在关注着灭火的时机和机会。

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救助指挥处处长蒋文辉说:”除了前面当时现场前头一号舱跟首间舱的位置,后面整个都是在燃烧、爆炸以及浓烟覆盖中,包括我们后面的那个生活区,整个在爆炸和燃烧、浓烟中。“

1月10日,专业救助船 ”深潜号“”德深“以及”东海救101“轮冒着难船随时可能爆炸的巨大风险,抵近”桑吉“轮实施灭火作业。但是13时35分,”桑吉“轮船艏位置再次发生了爆燃。1月12日,一艘日本救助船也加入到为”桑吉“轮泡沫灭火作业,但灭火效果并不明显、火势依然无法控制。

对此,朱生凤表示,目前只有通过浇泡沫,或者是用封闭的二氧化碳,跟氧气隔开这种方法,才能够灭得掉,这是油类着火的一个特点所决定的。但是,由于”桑吉“轮着火以后,有十几万吨的轻质油在那里燃烧,现场也没有办法找到足够多的泡沫或者是足够大的盖子给它扣上,让它跟空气隔绝,所以现场灭火是非常困难的。

尽管此时 ”桑吉“轮船员生还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但是抱着一线希望,现场的搜救工作始终没有停止。交通运输部又从山东、浙江等地调集大型船舶,并协调日、韩船舶开展海空立体扩大搜救,累计搜寻海域面积约8800平方公里。

与此同时,国家海洋局海洋预报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在实时监测事故海域的风、浪等海洋环境预报,等待选择合适的时间窗口开展登船救援工作。

1月13日的上午8时35分,冒着难船随时可能爆炸的巨大风险,”深潜号“通过吊篮运送4名搜救人员登上了”桑吉“轮。

登轮之后,搜救人员在自身生命面临极大危险的情况下对”桑吉“轮驾驶台,以及失联人员可能存在的场所进行勘察。在主甲板的一个生活舱搜寻时,救援队员明显感觉到,温度在一点点升高。其中一位搜救人员说,当时他们在一个主甲板的生活舱里面去测温度,测下来是89度。

据搜救人员描述,船员平时生活的地方,装饰板全部被烧光,就像进了一个炉子,有的钢板都被烧弯,天花板都掉下来了。搜救人员也表示,船员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搜救人员在驾驶台取下了俗称”黑匣子“的航行记录仪,又在通往生活楼梯的二层甲板上,发现了两具遇难者的遗体。在防海盗安全舱应急通道有浓烟热浪涌出,4名救援人员多次尝试发现,根本无法进入。

1月13日9时3分,4名搜救人员携2名船员遗体、”黑匣子“返回”深潜号“,首次登轮搜救行动结束。

1月14日10时20分,12名伊朗救援人员乘坐”深潜号缓慢向“桑吉”轮抵近。但是因为火势较大,没能成功实施登轮。伊方人员虽然没有登上“桑吉”轮,但是他们感同身受,对我们的救援工作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和肯定。

伊朗劳工部长阿里·拉比伊表示:“从救援行动中我了解到的是,即使是我们也未拥有中国在此次救援行动中所使用的那些设施和装备。我和我的一些朋友说,我们也应该在自己的港口配备这些设施。我看到中国在那里迅速调遣了500吨泡沫,即使是赶来救援的日本也说他们缺泡沫,需要从某些地方调来。”

1月14日12点30分,“桑吉”轮突然猛烈燃烧,火焰最高达1000米,船体开始下沉。16点45分,“桑吉”轮沉没。

伊朗劳工部在1月16日举行的有关桑吉轮事故调查的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自始至终尽力施救,中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目前“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专项小组,正在按照国际公约和国际法相关规定,全力以赴共同做好沉船监测和通航秩序维护、油污污染评估以及清污应对处置、事故调查等后续处置各项工作。

伊朗官员将感谢信交与中国驻伊朗大使庞森。来源:中国驻伊朗大使馆

桑吉轮事故发生后,中方尽了最大努力进行搜救。1月17日,伊朗劳动、合作与社会福利部部长拉比伊向中国驻伊朗使馆发来感谢信,表示,伊朗国家油游轮公司所有的“桑吉”号油船事故造成伊朗籍船员遇难令人遗憾,中方为搜救船员和扑灭火势作出了巨大努力,我作为伊朗总统代表和伊方“桑吉”号油船事故调查委员会主席,谨代表伊朗政府和人民,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致以最诚挚的谢意,特别要感谢那些冒着巨大生命危险、不顾毒气和爆炸威胁尽全力参与救援的中方人员,中国政府和人民在事故中给予伊方的支持和人道主义援助将永远被全体伊朗人民铭记。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