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陶艺家一只茶碗融两岸

2018-02-19 11:4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台湾陶艺家一只茶碗融两岸

一只茶碗上,来自台湾中部的红土,与来自海南的陶土融合在一起,经过4天3夜1300摄氏度的高温烧制后,呈现出如同太阳四射光芒般的釉色。被誉为柴烧“魔法师”的台湾陶艺家陈金旺手捧不久前烧制出的这件作品说:“我常常去大陆交流,接触到大陆的艺术家、大陆的土,我想用两岸的土做一个尝试,在我自己的窑中烧出不同的表现。”

“人亲,土亲,两岸一家亲,希望两岸的土融合在一起,能放射出像太阳一样灿烂的光芒。”陈金旺说。在陈金旺位于台中市沙鹿区大肚山的窑谷工坊里,他用当地的红土烧制的各种茶器粗犷古朴,别具一格,茶器上的釉色有的如星光熠熠生辉,有的如瀑布倾泻而下,或蓝、或白、或黄、或绿……

1963年生于台中梧栖小镇的陈金旺曾做过拳击手和记者。他从小爱玩泥砂、涂鸦,并显露出美术的天赋。大约10年前,他从一名业余陶艺文化人转为全身心投入柴烧茶器的艺术创作。2010年陈金旺在大肚山高处成立窑谷工坊,开始钻研柴烧大肚山红矿泥浆釉。

他发现大肚山不同地层的泥土,耐火的温度有所不同。“大肚山的红土原来是烧砖用的,这里的土比一般陶土含有更多的铁元素。铁是釉料最重要的成分,可以产生色彩。”

经过钻研,他将红土制成泥釉,经柴烧高温熔融,使得红土变成彩色,为茶器穿上了彩衣,也打破了过去人们通常认为低温土不能成器的观念。

“由于我采取的都是矿物釉,烧制出来的陶器不如化工釉稳定,只能依靠经验烧制,每一次都没有办法预测烧出来是什么样,常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最令人感动的。”陈金旺说。

越难表现的,陈金旺越喜欢。但有时也会损失惨重,有一次他使用了含盐分过高的木柴来烧,连续烧了四窑都失败了,釉流了一滩,陶器的盖子都黏住了。“即便是特别成功的作品,再重复的成功率也只有五成,人力难以控制,这就是柴窑的特别。”陈金旺说,这种不确定性让他乐在其中。

在烧过大肚山的土、日月潭鱼池乡的土、高雄田寮的火山泥等台湾各处的土后,陈金旺最近又从福建带回釉矿,准备做新的尝试。他还建了一座可以急速升温、更加环保的新窑,尝试双面烧法。陈金旺热衷与大陆陶艺界开展交流,作品六成销往大陆,包括北京、福建、辽宁、海南等地。2017年11月,他还应福建博物院邀请举办“天然泥的釉惑”茶器展,推动两岸红土烧制盏器的交流研究。

责任编辑:李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