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加速前进 中国雪车驶向2022

2018-02-20 11:2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加速前进 中国雪车驶向2022

火红的“战车”如离弦之箭,飞速滑行在阿尔卑西亚滑行中心的赛道上。19日晚,平昌冬奥会男子雪车双人座比赛结束,两对中国选手顺利完赛。尽管成绩不佳,但对于刚刚成立两年多的中国雪车队来说,在平昌的每一次滑行都是在创造历史。脚踏实地,志存高远。这支中国冰雪军团的新生力量,正在全速驶向2022年……

小荷露峥嵘

随着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会成功,中国雪车队于2015年应势而生,并出人意料地获得平昌冬奥会4个参赛资格。因此,平昌冬奥会成为这支年轻的中国队的冬奥“处子秀”。用领队胡洁的话说,通常外国运动员训练五六年才能达到的水平,中国队只用两年就做到了。

从无到有,中国队进步的速度如雪车飞驰。仅仅组队一年多,中国队就首次亮相世锦赛,结果多名队员闯入决赛,这样的成绩令国际雪车联合会官员和对手都惊叹不已。

此次在平昌的冬奥首秀,中国队依然在创造着历史。在16日结束的男子钢架雪车比赛中,内蒙古小伙儿耿文强在20名选手中排在第13位。19日晚结束的雪车男子双人座比赛,李纯健/王思栋和金坚/史昊分列第26名和第29名。接下来,中国队还将参加雪车男子四人座比赛。站在冬奥会的赛场上,来自北京队的史昊感慨万千,“兴奋,紧张。这场面太壮观,太激烈,站在这里,感觉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我们只要发挥正常水平就好,展示自己,不留遗憾!”

香自苦寒来

在飞速进步的幕后,是艰苦的训练和不懈的付出。在赛道上进行训练,雪车的时速都在100公里以上,翻车是常事,中国队几乎每个人都伤痕累累。正如四人座项目队员邵奕俊说的,“我们的技术,是用血肉之躯生生撞出来的。”

没有任何雪车基础,中国队的选手全部是通过跨项选材而来。建队之初,大家甚至不知道雪车是什么。“舵手不会开,刹车手不会刹。刚参赛时,我们还滑不过国外的女选手。”说起最初的艰难,邵奕俊历历在目。夏天,大家在40摄氏度的高温下挥汗如雨;冬天,室外气温达到零下30摄氏度,队员的手都粘在了车把上。“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是奥运梦想让我们克服了一道道艰难险阻,砥砺前行。”邵奕俊说。

与“铁包肉”的雪车相比,钢架雪车要求选手趴在形似滑板的车体上高速滑行。“刚开始那是真怕啊。”队员耿文强说,“每次训练抵达终点后的感觉,就像是死里逃生。”击败恐惧没有捷径,只有通过一遍又一遍滑行熟悉车感。如今,耿文强已经爱上了这项运动,“非常刺激,非常美妙。”

驶向2022年

历经磨难,中国雪车队登上了此前“想都不敢想”的冬奥舞台。尽管在平昌一时还无法取得理想的成绩,但这无疑是一次积累经验、看到差距的好机会,对于备战北京2022年冬奥会意义重大。“希望能在平昌比出水平、比出风格、比出血性,用不屈的意志铸造通向北京冬奥会的辉煌之路。”队员邵奕俊说。

谈及4年后的北京冬奥会,中国队的队员们都很有信心。而韩国钢架雪车选手尹诚彬此番主场夺冠,为东道主韩国在这一项目上实现了历史性突破,也深深激励了中国队。“韩国队能做到,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领队胡洁似问又答。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丁东说,中国雪车进步如此迅速,说明这条发展之路走对了。其中,跨项选材是关键一环。前短跑名将张培萌已决定改练钢架雪车。这位土生土长的北京小伙儿,渴望继2008年奥运会后,再次在家乡举办的奥运盛会上亮相,“希望2022年我们能创造一个小奇迹。”

责任编辑:张思宇(QX0007)  作者:王笑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