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江小白,我的“重庆妹子”是杯不老的酒

2018-07-29 10:45 北国界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我的江小白,我的“重庆妹子”是杯不老的酒

喜欢上江小白,是从重庆开始的。

2012年年底,出差去重庆,和江小白的故事也就从那时开始了。

三位重庆同事做东,菜是最辣的菜,火锅;酒是最辣的酒,江小白(之前我的酒精段位只停留在啤酒这个酒鬼冲关的入门级,所以江小白算是烈酒);人是最辣的妹子,三位同事是标准的重庆美女。

重庆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古龙小说里的风四娘,喝最烈的酒,吃最辣的菜,骑最快的马,杀最狠的人。那一晚,我的确被放倒了,甜丝入口的江小白连喝了五碗,一碗一扁瓶。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喝白酒,也是第一次喝江小白。

从被放倒的那一刻,迷离的眼神里说明我爱上了妩媚而爽气的重庆,同时也爱上了她的妹妹,那个清纯却又执拗有个性的江小白。

喜欢江小白,因为她更像是情感坐标系的那个原点,有她总能找到我,找到朋友、也能找到我的那三个美女同事。

无数个有关青春的情怀,在江小白的坐标系中,勾勒出一幅画,有关亲情友情爱情,与奸情、尔虞我诈、世态炎凉无关。

这就是我的江小白,她最对年轻人的心思。她没有酱香型的沉郁,没有浓香型的丰艳,她清新自然,像邻家妹妹,酒上心头就能勾起匆匆那年。

老酒鬼不喜欢江小白的寡淡,他们的口味重,喜欢老酒,就像喜欢有故事的徐娘一样,只有妩媚、艳丽、浓酱赤色才能撩拨起他们不再青春的心。一壶浊酒喜相逢,浊酒当然就不再清纯,油腻的中年大叔们一边泡着枸杞,一边在混杂着压力、应酬、尔虞我诈的浊酒中品尝着人生百味,这样的人生,他们身不由己,却又乐在其中。

看过一份调查说,中国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喝白酒的频次呈现增长的趋势,45-60岁的男性消费者每天喝饮白酒占比33.96%,分别比调查的30-45岁、30岁以下年龄段的饮白酒频率高于10.98个百分点和 23.64个百分点。

白酒的确是中老年人的最爱,一壶浊酒的天下。江小白的横空出世打破了这个格局。我身边的年轻朋友喜欢喝江小白的越来越多,江小白开启了青春派白酒的单纯模式,而且风头强劲。

我喝不出白酒浓香、酱香的琼浆滋味,也不懂好白酒看挂杯的道道。举起一个个写满青春故事的酒瓶,我知道了江小白是清新的酒,有青春的味道。

因为纯净无杂,所以她可以混进雪碧的柠檬味,可以混上冰红茶的恬淡,也可以加入红牛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可以调制鸡尾酒有梦幻的色彩。

江小白是“青春软饮”,让情绪爆棚的药引子,她不像高度白酒那般烈,也不像啤酒那么软,江小白恰到好处的酒精度数点燃青春的情绪刚刚好。一个人时,就像《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坐在江边码头黯然神伤的小容对瓶吹下江小白,静静地流泪;两个人时,就像《好先生》中,江浩坤带甘敬来到十年前的火锅店,只点了锅,菜,和江小白。江小白恰到好处调和了两人的你侬我侬;三个人时,就像《火锅英雄》中防空洞里推杯换盏的好友,心里不设防的畅饮才是青春,江小白静静地在倾听一出满是段子的龙门阵。

喝江小白喝的就是那份纯味,喝的就是可以混搭一切的随性,喝的就是不矫情不势力,甚至特例独行。

这是茅台、五粮液、洋河大曲回不去的青春,酱香型的国酒们混搭了雪碧、冰红茶,一定是老奶奶装少女的样子,那口感酸爽到爆。

青春的标签就是江小白的品质!江小白的江湖,青春是底色,这个圈子只属于年轻人。

江小白不与世俗为伍,夜宴、满汉全席、甚至鸿门宴都不会发现她的身影,她特立独行。她是朋友的酒、知己的酒,年轻人的酒,她喜欢钻进小酒馆,小酒吧,她喜欢昏黄的灯影下温馨的调调。

如今六年过去,我已经到了油腻大叔的年纪,也常出入浊酒云集的宴席,也会喝得酩酊大醉,但大脑总要留下一丝清醒,提醒自己酒可以多喝,话不可以多说。

重庆的美女同事,每年都会给快递来一箱江小白,打开瓶,还是那个味道,青春的记忆在那一刻被勾起,江小白没有变,我依然年轻。想再去重庆,还是三个美女同事,还是那个如邻家妹子一般的江小白,还是那接连干掉的五碗,还是醉得无所顾忌。

如今,独自喝酒时,我会拿起江小白兑上冰爽的雪碧,一杯喝下,打一个嗝,爽,爽得顽皮。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