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海域发现甲午海战沉舰“经远舰”

2018-09-22 02:5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辽宁海域发现甲午海战沉舰“经远舰”

国家文物局21日通报称,2018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等机构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开展水下考古调查工作,搜寻、发现并确认了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沉舰经远舰。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所长姜波告诉记者,此次考古的水域能见度低,考古人员几乎是“蒙着眼睛”工作,下一步将研究是否对经远舰进行打捞工作。

考古准备工作始于2013年

21日,国家文物局发布通报称,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8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开展水下考古调查工作,搜寻、发现并确认了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沉舰经远舰。这是继致远舰后,我国甲午海战遗迹水下考古工作获得的又一重大成果。

国家文物局介绍,经远舰由德国伏尔铿造船厂建造,1887年底作为致远舰僚舰,入编北洋水师。著名将领邓世昌、林永升分别出任两舰管带(舰长)。1894年9月,中日甲午海战在黄海北部大东沟海域爆发,北洋水师战败,共损失战舰四艘。其中经远舰受到四艘日舰围攻,全舰官兵不畏强敌,英勇接战,直至最终沉没。全舰仅有16人幸存,管带林永升及二百余名官兵捐躯殉国。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所长姜波告诉北青报记者,早在2013年对致远舰的水下考古调查开始时,对经远舰等北洋舰队沉舰的调查工作就已同步展开。在此期间,考古人员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并对当地渔民等做了大量访谈工作,记录下关于经远舰的历史故事。“与此同时,我们对经远舰所在海域也做了扫描,在大量准备工作基础上,今年考古人员才下水进行实地确认工作。”

水下能见度低似“蒙眼”工作

然而确认并非易事。姜波说:“沉舰所在地水中颗粒物较多,能见度不好。很多考古人员相当于在‘蒙着眼’考古,能确认这艘沉舰的身份十分难得。”

负责此次水下考古调查的周春水告诉北青报记者,考古人员找到两个证据,直接证明该沉舰就是经远舰。首先,考古人员在抽取沉舰周围的泥沙后,从舰体上找到髹金的“经远”字样。此外,考古人员还找到一件木牌,尽管距经远舰沉没已有100多年,但木牌上仍能看到“经远”字样。失踪百年之久的经远舰就此确定真身。

周春水说,此次考古发现经远舰处于倒扣状态,这种状态有助于保存文物标本。考古清理出铁、木、铜、铅、玻璃、陶瓷、皮革等各类材质遗物标本500余件,种类十分丰富。包括锅炉、斜桁、舷窗、舱门、铁甲堡衬木等舰体结构,毛瑟步枪子弹、左轮手枪子弹、37毫米和47毫米炮弹等武器装备,以及锉刀、扳手、旋柄等船载工具。

让周春水等考古人员惊喜的是,遗址中还发现了53毫米格鲁森炮弹、120毫米炮弹引信等,这些口径的武器均未见于经远舰出厂档案,“经远舰原本尾部缺少武器,有记载说,战前北洋水师在经远舰上增添了一些武器装备,此次恰发现印证了这些说法。”

周春水表示,此次考古中发现经远舰有遭人破坏的痕迹,目前尚无法确定是否甲午海战后日本海军所为,还是后来被其他人造成。

考古遇台风需争分夺秒

周春水表示,水下考古不同于陆地考古的地方很多:“考古人员下水时要考虑水流情况,水流过快会使考古工作非常吃力。我们要把握住水流相对较缓的时段,每次可能只有两小时左右。”除了时间短,每天水流较缓的时段还会有变化,有时考古人员要凌晨一两点起床,早上5点就要下水考古。

姜波介绍,之所以选择7月到9月进行此次考古,主要是考虑这个时期当地水温相对温暖,利于考古人员在水下工作。“不过今年考古期间,我们遇到几次台风,这时就要回到岸上。可以说,这次考古是争分夺秒来进行的。”

国家文物局称,经远舰水下考古成果是近现代沉舰水下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对于近代史、海军发展史、世界海战史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同时,经远舰是德国设计制造装甲巡洋舰的最早案例之一,它的发现为世界海军舰艇史的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与2014年发现的致远舰一样,经远舰沉舰遗迹也是中日甲午海战的真实见证,国家文物局将进一步加大指导和支持力度,督促辽宁省、大连市人民政府落实致远舰、经远舰保护措施,加大日常巡护力度,并继续组织开展黄、渤海海域水下考古工作,及时向社会公布最新成果。

姜波表示,此次考古调查属于前期摸底,下一步相关部门将进行研究,确定对经远舰进一步的考古工作,“包括是否对经远舰进行打捞,都需要根据这次发现的情况,分析研究后来决定”。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