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一诺千金 照顾友人之子18年

2018-11-26 05:4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诺千金 他照顾友人之子18年

11月24日,33岁的赵盛提着行李箱出现在家乡浙江桐庐分水小源村。难得的年休假期,他没直接回家,而是跑去与家对门的韩伦语家,提着满满的礼物和积攒了好久的对“父亲”的思念。

今年56岁的韩伦语是赵盛父亲赵敏华的好朋友。18年前,赵盛父母先后因病去世,留下15岁的他和年仅7岁的弟弟赵康。两个还没有能力照顾自己的孩子,从此成了韩伦语日日照顾的对象。而这一切的缘起,就是多年前韩伦语对赵敏华的一句承诺。他说会一直照顾赵家人,这一坚持,默默的就是18年。

赵敏华和韩伦语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性格相仿脾气相投的他们要好得像一对亲兄弟。长大之后的赵敏华做了油漆工,韩伦语做了木工。两人经常一起搭配着干活。1989年,经过商量,韩伦语和赵敏华拿出省吃俭用的钱开办了一家小榨油厂。榨油厂的利润我们两家平分。

正当两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时,赵家出事了。先是赵敏华的妻子被查出胃癌,一年不到的时间撒手人寰。当时,赵家小儿子才4岁。赵敏华痛失爱妻,在外面依然努力要为孩子谋生。妻子去世3年后,突然有一天,赵敏华在房间里突发心梗。等韩伦语拿着家里唯一的现钱2000元赶到医院时,赵敏华已经去世。

韩伦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一整天,然后许下一个承诺,要像父亲一样照顾这两个孩子,像儿子一样赡养赵敏华的父母。

父亲刚去世时,刚上初中的赵盛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变成孤儿了”,赵盛不止一次在晚上偷偷哭。新学期开学,失去父亲的阴影仍未消散。早晨赵盛起床,出门就看到了韩伦语。“韩叔叔说,送我去上学,给我带了被子、脸盆和开水壶。”看着摩托上捆的一堆东西,赵盛眼睛有点发酸,“我爸爸没有了,可是那一刻,他仿佛又回来了。”初中三年,赵盛的10多场家长会都是韩伦语去的。

毕业后的赵盛出外工作,大年三十那一天加班拖到了很晚,路上早就没有了车。赵盛着急,给韩叔叔打了电话。风雪天,韩伦语开着摩托去20公里外的镇里接回了赵盛,赵盛坐在摩托后座上,头靠在韩伦语湿冷的棉袄上,心里暖洋洋的。那一刻,他想着:“韩叔叔,他就是我的爸爸。”

赵盛娶妻,家里的房子早就破旧不堪。韩伦语贴补了四万元,等赵盛回家时,新房已经闪亮亮出现在他面前。赵盛说:“他已经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

小源村党委副书记陈关飞对韩赵两家的事情很了解。

“我住在离韩家100米不到的地方,赵家不幸的事情发生后,韩伦语就像是养了四个孩子。任何东西自己孩子有一份,赵家一对兄弟也一定有。他开的那家榨油厂,收入没有特别高,但他从没亏待过赵家两个小孩子。”

小源村村官费彬很佩服韩伦语,他说,一天两天照顾别人家的孩子容易,坚持了快20年真的不容易。

但这些在韩伦语看来都是应该做的。“我和敏华是兄弟,他走了,我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去照顾他的孩子。”韩伦语不善言辞,但他懂什么叫承诺,榨油厂的分红这些年他也一直坚持分给赵家,一分不少。

据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