洱海警铃响起之后……

2018-12-25 00:54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洱海警铃响起之后……

新华社昆明12月24日电 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环境监测站20日的监测结果显示,12月洱海全湖水质是Ⅱ类,这是2018年第7个月保持Ⅱ类水,保持Ⅱ类水月份数为2015年以来最多。

这意味着抢救洱海行动取得阶段性成果。近年来,餐饮客栈围湖、面源污染“高烧不退”……警铃声声,“高原明珠”洱海怎么了?洱海怎么办?

从“贫”到“富”,警铃接连响起

地处大理市近郊的洱海因形似人耳得名,是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

上世纪80年代起,洱海经历了从贫营养湖泊向中营养湖泊再到富营养湖泊的演变。

遗憾的是,保护治理没有赶上污染负荷加重的速度。特别是六七年前,随着大理环海游兴起,客栈、餐饮沿湖“野蛮生长”。

“到2016年底,双廊镇旅游核心区仅约1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就有餐馆客栈580余家,接待游客超过320万人次。”大理市双廊镇党委书记娄增辉说。

洱海流域环境人口最佳承载极限为50万人。918万、1028万、1500万,分别是2014年到2016年大理市环湖旅游的年游客接待量,外加80多万洱海流域人口,远超承载限值。

入湖污染物也同步增长。据权威调查,2016年洱海流域污染负荷排放总量与2004年相比增加逾50%。

氮和磷含量超标是洱海水质变差的主因。苍山洱海间,村庄星罗棋布,沃野四季常绿,是大理州传统的粮经作物区。

大理州农业局副局长李月秋介绍,去年洱海流域仍种有大蒜近12万亩,而大蒜化肥亩均用量是蚕豆、水稻等作物的2至3倍。

由于多种因素,1996年、2003年、2013年洱海都出现了蓝藻大面积聚集和暴发,水质已处于中营养向富营养转变的“拐点”。直到2016年底,水质走低的趋势也没有被彻底遏制。

按下开发“暂停键”,启动保护“加速度”

2016年11月,云南省开启抢救式保护工作,全面打响洱海治理攻坚战,大理州随即实施洱海保护“七大行动”。

去年3月,一纸“最严治理令”为洱海流域2400多家餐饮和民宿按下“暂停键”。

根据中央环保督察要求,洱海治理再提速。今年5月30日,洱海生态环境保护“三线”划定实施,将完成环湖1806户生态搬迁与补偿,并同步建设5800多亩环湖生态湿地和缓冲带。

人退湖进。在大理市喜洲镇桃源码头,有4层楼、46个房间的客栈苍洱大观临湖而建,目前已拆了三分之一。

“如果洱海不好,还有什么海景房?牺牲一点个人利益,还是值得。”客栈老板、大理州鹤庆县人杨百康说。

面源污染治理同步跟上。今年8月大理州实施禁种大蒜等“三禁四推”行动,加速农业绿色转型。

经测算,今年洱海流域禁种大蒜10万亩,预计总使用含氮、磷化肥纯量同比减少八成以上。

在洱海流域,小到一条沟渠、大到一条江都有河长;大理还建设连通工程调上游好水入湖,实现存清排污。

记者在走访中,群众、游客的观感一致:入湖的溪水清了,洱海岸边能看到底了,被视为“水质风向标”的海菜花也多了。

“全湖水生植被面积为近15年来最大。今年1月至9月,洱海输入污染负荷总量比2017年同期减少17.5%。”大理州洱海流域保护局局长段彪说。

留住“有趣的灵魂”,走高质量发展新路

当前,云南正破除“就洱海抓洱海保护治理”“救火式治理”等误区,全力留住“苍山不墨千秋画,洱海无弦万古琴”的美景,走出一条保护洱海的高质量发展新路。

随着环湖截污治污设备投入使用,洱海流域城乡生活污水已实现全收集、全处理。今年9月起,一些符合规定的客栈陆续恢复营业。

在整治后的“网红打卡地”双廊,天空不见杂乱的线缆,白族风情愈加浓郁。双廊恢复营业的客栈有255家,餐饮126家,约占总数的六成。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洱海都面临着政策、法规和规划等落后于发展速度的窘境。开发得太快了,有必要等一等环保。”在双廊经营民宿10多年的重庆人安南说。

苍山洱海风光旖旎,风情各异的民宿是人们到此探寻“诗与远方”的一个落脚点,经营者多是热爱大理的“有趣的灵魂”。

“对于‘三线’划定后腾退的客栈和民宿,我们邀约从业者从苍洱地区向州内其他旅游区域扩散,把‘有趣的灵魂’留下来。”大理州旅发委副主任席玲说。

尽管洱海水质下滑趋势得到遏制,蓝藻水华滋生势头得到有效控制,但实现水质根本性改善任务艰巨,保护的脚步不会停歇。

“洱海水质总体稳定向好的拐点还没出现。高原湖泊保护治理要久久为功,请给洱海以时间与耐心。”研究洱海多年的上海交大云南(大理)研究院副院长王欣泽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周亮 吉哲鹏 丁怡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