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防控金融风险 代表纷纷建言献策

2018-03-08 15:2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面建立互金融行业信用档案

当衣食住行都和金融紧密联系在一起时,金融风险也变得重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打好三大攻坚战。三大攻坚战之首是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而其中的重点则是防控金融风险。在审议报告时,多位人大代表建议,要格外关注互联网金融风险,通过联防联控、信息共享等手段将风险扼杀在萌芽中。

打击金融违法需联防联控

“当前,在互联网环境下,金融安全的形势并不乐观,传统的风险管理和监管模式正面临着新挑战。”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谈到,部分非法金融活动依托互联网传播渠道,打着“金融创新”、“金融科技”、“慈善互助”等旗号,以高收益为诱饵,利用普通消费者金融和技术知识匮乏,进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等活动,造成人民群众较大的财产损失,如近期爆发的“南京钱宝案”。同时,一些网贷平台、小贷公司推出的“现金贷”业务,也存在着刺激低收入群体过度消费的现象,其“共债”问题也造成了潜在的金融风险。

如何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马化腾告诉记者,应建立打击金融违法活动联防联控和分级响应机制,金融监管、公安、网信等监管部门和企业之间联手,搭建联防联控体系和快速反应机制,对金融违法线索及时判断和处理,尽早给予风险提示。同时,监管部门还应明确金融违法的判断标准、依据和特征,赋予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权限,在发现非法金融活动时可采取分级应急处置措施。

对互金平台进行兜底式信用普查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富申评估咨询集团董事长樊芸同样提出,目前互联网金融案件频发、数量激增、处理难度大,老百姓被骗损失惨重。“面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要求,互联网企业或金融咨询、顾问类公司到工商局登记、注册,工商局既无法把握,也很难拒绝企业的注册行为。”樊芸说,一些公司在网上干起P2P理财,推销基金、股票、保险,一旦涉嫌诈骗,势必危害老百姓。从操作层面看,由于信息不及时、不对称,监管部门也无从入手,缺乏有效手段。如果这种状况得不到及时遏制、继续发酵,容易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影响社会稳定。

对此,樊芸建议,要实施信用普查,全面建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信用档案。对互联网金融机构包括类似金交所等互联网金融交易平台,一家一家进行兜底式信用普查,全部建立行业信用档案。“我们要打破信用评估的惯性做法,重点关注负面信息,出具负面信用评级预警报告。”同时,她也建议,相关监管部门以及司法机关之间建立平台信息互通共享,实施即时的、常态化的监测,将风险扼杀在萌芽中。

资金链风险很多源自担保链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工商联副会长胡成中则关注到了“共债”问题。胡成中谈到,保证贷款是我国商业银行发放贷款的方式之一,但是,我国现行的保证制度主要依据1995年颁布的《担保法》,过了二十几年,已严重滞后于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以保证规模来说,现行法律没有关于保证人可提供保证额度的约束,在加杠杆周期中,保证人出于帮忙或互利需要,也不会根据自身实力控制保证金额,从而造成超出能力的对外保证,没有真实履约能力。

“近几年部分地区爆发的‘资金链’风险,除了少数是由于企业经营管理不善导致现金流短缺外,大多数的资金链风险都是由担保链引起的。”胡成中以浙江温州为例,在2011年至2013年,因经营不善、投资失误、资金链担保链风险蔓延等问题叠加,温州大批民营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不少企业家“失联跑路”,甚至付出生命代价。到去年年末,温州金融机构已累计处理不良资产1839亿,涉及51家市级银行机构。

胡成中建议,为防止债务风险沿着担保链、担保圈传导,应该建立合格保证人制度,债权银行在与保证人签署保证合同前,要调查保证人的保证意愿、审查保证人的保证能力、控制保证金额与贷款金额的比例。保证金额超过法律规定上限的,法院应判定保证责任按相应比例缩小。债权银行恶意提高保证金额倍数的,应由监管部门给予追责。同时,研究制订贷款保证登记制度,从而解决过度授信、过度担保的问题。

责任编辑:李娜  作者:赵莹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