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不说话的女主播”周晔:不同角色同为残疾人发声

2018-03-14 13:3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同事“接力”直播 会前传授经验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徐邦印) 从十八大到过去五年的两会,再到去年的十九大,每次大会开幕式的电视直播画面中,观众们总能看到一位手语翻译,她就是“央视20多年不说话的女主播”周晔。而周晔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

今年全国两会上,“央视20多年不说话的女主播”周晔首次成为政协委员,并在首场委员通道上发言,她教了大家一句手语“谢谢你”,并呼吁大家关注特殊教育的发展。3月11日下午,在教育界别小组讨论的间隙,周晔接受《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介绍了自己围绕特殊教育的提案,并透露今年的两会开幕式的手语翻译,是由她的同事宋芠“顶班”。

谈角色转换

两种角色都是传播者

提案围绕特殊教育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法晚”):从十八大、十九大以及五次全国两会的手语翻译,到现在的全国政协委员,怎样看待这种角色变化?

周晔:肯定不一样,原来只是利用我的专业把两会精神,把十八大、十九大上党的声音第一时间传达给听障人士,也让听障人士感受到党和政府对他们的特殊尊重。当时是这样一个角色,一个传播者。

当了全国政协委员以后,定位不一样,职责不一样,担当也不一样了。也是一种传播者,比如特殊教育在发展当中存在哪些问题,比如残疾人群体还有哪些呼声,是以这样一种身份和角色参与到残疾人事业的发展当中来。

法晚:刚刚您提到为残疾人群体发声,今年提交的提案主要围绕哪方面?

周晔:都是围绕特殊教育,一个是提高特殊教育教师的待遇问题,只有大家认为这个岗位很有吸引力、有干头,才能够吸引更多优秀人才,参与到特殊教育建设和发展当中来。另外要加大对特殊教育教师的培养,一定要大力培养,专业人才是推进特殊教育发展的核心问题。

包括我们教育界别第41小组提出的核心话题,大家都比较认同,就是教师队伍建设。特殊教育面对的是残疾人群体,这个群体特殊性很强,需要的专业性也非常强。特别是现在这些残疾孩子的残障程度加大,给特殊教育的课题研究,包括教育方法和手段都提出新的挑战,所以急需这方面的人才。

谈特教师资

特殊教育教师数量少

无法满足学生需求

法晚:全国特殊教育教师的数量大概有多少?能够满足残疾儿童的教育吗?

周晔:现在人员是非常紧缺的。从教育部2016年的统计数字看,全国特殊教育教师才5万多人,统计的学生数量是50万,这个比例摆在这里。而且每年毕业学生数量是5万人,招收数量是9万多人,学生整体数量在逐渐增多。所以,教师的数量远远无法满足残疾人学生的需求。

法晚:国家对于特殊教育有哪些现有的政策?

周晔:从国家这块,普及残疾儿童教育,规定了在30万人口以上的县市一定要建立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全国范围内老师都紧缺,基层的学校招收老师更是难上加难,很多人甚至都不了解特殊教育是怎么回事。这个政策非常好,目的是普及残疾儿童的受教育率,提高他们的教育质量,然而配套的相关支持不到位。

此外,还有很多残疾的孩子是在普通学校里面,老师们都没有特殊教育理论的背景,面对残疾儿童的时候,就会束手无策。有的时候归结于孩子心理有问题、学习态度有问题,实际上不是,而是他生理上的一些障碍,导致了学习的困难。

如果老师有一点点专业背景的话,就明白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法,或者咨询一些老师、专家,给这个孩子提供一些支持,或者正确认识这个孩子。总的来说,教师队伍建设在制约整个特殊教育的发展。

谈手语翻译

熟练掌握有难度

学校6位老师做手语翻译

法晚:手语翻译这项技能在特殊教育学校的普及程度如何?

周晔:一般教听障孩子的老师都能掌握手语,这个技能是教学的需要和工作的需要。但是手语的表达有一个整体的素质,包括对手语的了解,运用手语的能力,要做到掌握非常好,不单纯是事实的传递、文字的表达,还是有难度的。

法晚:在第一场委员通道上,您自己也提到“央视20多年不说话的女主播”这个称呼,是怎么成为央视手语主播的?

周晔:从1995年,我在中央电视台做《本周》栏目,当时是一周一次,录播20分钟,之后改版为《新闻周刊》,也就是现在的《共同关注》,当然现在改成了直播,而且时间加长。然后到2012年的全国两会,他们就找到了我,希望我来做手语翻译。现在我们学校有6位老师,都是在央视《共同关注》栏目做手语翻译。

谈两会直播

同事“接力”参与直播

两会之前传授经验

法晚:今年您成为政协委员,参与两会直播的是另一位手语翻译,是您的同事吗?

周晔:对,是我们学校另外一个老师,宋芠老师,是我们分管教学的一个副校长,她是我刚刚说的6位老师之一,也一直在《共同关注》栏目做手语翻译。

法晚:作为参与两会直播的“老手”,您有没有向她传授一些经验?

周晔:在之前沟通过,也告诉过她一些要求和经验。这之前她也是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告诉她要把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打印出来,很好地看一下、学习一下,多打几遍,针对吃不准的手语动作,再查查手语书。播报完我们也沟通过,她讲还是很紧张,毕竟没有连续打手语这么长时间,也挺有压力的。

谈手语节目

政府工作报告不难翻译

盼更多节目加播手语

法晚:您今年是在台下听政府工作报告,觉得有没有哪些比较难翻译的地方?

周晔:我感觉没有特别难,都是以前打过的。手语有自己的组合方式,当出现很难理解的字句的时候,我们的翻译老师要很快地转变意思,把大致意思打出来,让听障朋友了解。并不见得非得一个字一个字翻,有的地方一个字一个字翻,反而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法晚:除了两会、十八大、十九大的直播,以及央视的《共同关注》栏目,手语翻译是不是应该在更多节目中推广?

周晔:像央视只有《共同关注》一个节目在加手语,残疾人当然希望更多栏目加播手语,了解更多的社会发展、方针政策、社会热点问题。但从电视台来讲,编制、人员都有限,暂时无法做到很多频道、节目有手语。

残疾人有自己的语言体系,有自己组词造句的方法,进行翻译时要很快切换到他们的思维模式中,准确无误地在手语和普通话之间转换,这个是很有难度的。直到现在,只有一个郑州师范学院一所大学开设了手语翻译专业,我们国家的手语翻译队伍并不健全,没有专门的队伍。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徐邦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