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强化监管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2018-03-18 06:5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强化监管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作为“天下粮仓”,东北的粮食安全,尤为引人关注。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粮食局局长陈健谈及农产品安全时表示,将针对1%的不安全,尽100%的努力去改善。

谈农产品安全

针对1%的不安全 尽100%的努力

北青报:农业趋向多元化的结构调整,也面临粮食安全的问题。目前,消费者十分注重农产品安全问题,在这个方面您认为应该如何改善和加强?

陈健:农产品安全,是社会普遍关心的话题,也是农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必然要求。对此,我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去年,辽宁省人大审议通过《辽宁省农产品质量安全条例》,进一步强化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努力保障百姓“舌尖上的安全”。

主要措施:第一,加强源头监管,实现生产环境清洁化。加强农田环境监测,重点是对农业用水和土壤进行监测检测,一旦发现土壤和水污染物超标,就当即采取措施,进行治理和处置。

第二,加强生产监管,实现生产过程绿色化。具体来说,加强对农业投入品特别是农药的监管,每年都会同工商等部门进行市场排查,对农药销售都要建立进货台账和流向记录,购买高毒危险农药都要实名登记。同时,要在生产过程中对农民进行培训,让农民掌握科学用药方法,做到安全用药,保证产品安全。

第三,加强追溯监管,实现质量追溯信息化。我们正在建立“质量可追溯”体系,努力实现生产有记录、信息可查询、流向可追踪、责任可追溯。就是采用信息化手段,在农产品上贴上二维码,购买者一扫码,就知道产地在哪儿、是由谁生产的。目前,已经在十多个示范县全面开展,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实现“质量可追溯”体系在全省覆盖。

北青报:个别农产品被曝存在安全问题,原因何在?

陈健:第一,个别农民贪便宜,从流动小商贩处购买投入品,逃避了市场监管,这些投入品质量没有保障,使用不当就易出问题。所以,以后如何编织监管网,进一步堵塞这种漏洞,是我们下一步要继续努力的。

第二,农民土地分散,进行分散管理,栽培管理技术不同,易导致个别农户生产操作不当而出现偏差。这个问题根源还是农民科技素质偏低、生产组织化程度低,标准化管理还有差距。

去年,辽宁省农产品合格率为97%,总体来说,是一年一年地在提高。目前,我省对“菜篮子”产品建立了更加严格的质量监管体系,在全省各县都设立了农产品检验中心,每年省市县都安排产地抽检。当然,不排除这里面有1%或者极个别的不安全案例。通过抽检,能够主动发现问题,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及时解决。针对1%的不安全,我们就要尽100%的努力。

谈“大庄园”模式

适度规模经营和家庭经营并举

北青报:现在东北在搞农业合作社,有人说应该顺势完全发展“大庄园劳作制”。

陈健:这是两个问题。一方面,从发展粮食生产来说,搞适度的规模经营,品种可以统一;适合机械化操作,便于集约化管理,有利于降低生产成本,相应地,单位面积产量相对高、产品质量也比较稳定。所以,国家政策是鼓励的。另一方面,规模经营和家庭经营还要长期共存,这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因此,在政策上对家庭经营还需要继续予以保护,要引导和指导家庭经营如何提高管理水平和生产效率,逐步通过发展“共营制”等途径实现规模经营。

北青报:像您说的,集约化经营有很多好处。为什么还要让家庭经营并举?

陈健:主要是要考虑农业农村稳定发展。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加快,农村劳动力逐步向城市和非农领域转移,农村土地逐渐趋于集中,由职业农民进行管理,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但在条件尚不完全具备的情况下,过快地、简单地强调流转集中土地,就可能给农村带来新的不稳定。目前,党中央提出在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要让“耕者有其田”。换句话说,农民有地,就有了生活的最基本的保障。

所以,在稳定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政策的基础上,要认真做好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妥善处理好家庭经营和规模经营的关系,引导和鼓励家庭经营如何转型升级,促进农村产业兴旺。一是发展社会化服务——托管。就是农民把土地交给种植合作社或农机专业合作社托管,进行整地、播种、插秧、收获等,这样的话土地虽是分户所有,但耕种收管理是统一的,也能达到标准化,可以有效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

二是发展农业共营制。共营制是以农户为主体自愿自主组建土地股份合作社推进农业的规模化经营,以培育农业职业经理人队伍推进农业的专业化经营,以强化社会化服务推进农业的组织化经营,形成“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现代农业服务体系”三位一体的农业经营模式。

谈两会建议

解决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

北青报:这次您是否带来什么建议?

陈健:这次我带来两个建议。一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问题。按照《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规定,全国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到2021年基本结束,而确认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是改革的重中之重。目前,农村“新老农户”利益之争比较突出。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农村集体土地征收、征用频繁发生,当地的生产生活平衡关系被打乱,“新老农户”围绕土地补偿费用的分配问题经常互不相让,并引起纠纷。目前,基层政府在处理这方面问题时,主要是依靠“一村一策”“一事一议”的办法处理,但易出现农户之间互相攀比、激化矛盾。为此,建议国家高度重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认定工作,要加强承包方家庭成员基础数据汇总和分析工作,通过总结各地实践经验,抓紧研究制定相关认定办法,指导地方开展相关工作。

我的另一个建议是关于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农民焚烧秸秆污染大气,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目前各级政府研究出台了很多办法,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堵”,健全严格的大气污染防控责任制,加强对农民宣传教育,严禁焚烧秸秆;另一方面是“疏”,强化秸秆综合利用技术推广,让秸秆“变废为宝”,农民就不会再烧了。

北青报:秸秆焚烧不是一个新话题,但一些地区的工作效果并不好。

陈健:之所以在一些地方开展不下去,有多种原因。一是农民缺乏环保意识,延续传统习惯,种地前清理田间残根残秆杂草进行焚烧;二是秸秆综合利用渠道不畅,随着机械化收获面积的扩大,还田的秸秆对农民而言没有什么用途;三是不进行翻地作业,现行耕作方式秸秆留置田间影响播种作业。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多措并举。要继续抓好秸秆打捆作业,通过饲料化、燃料化、肥料化、基质化等综合措施继续扩大秸秆综合利用的同时,进一步抓好秸秆还田技术推广,通过秸秆还田改良土壤、培肥地力,落实藏粮于地战略。为此,建议国家在巩固农机深松作业补贴的基础上,增加对农机秸秆还田作业补贴,扩大秸秆还田面积,让没有充分利用的秸秆得以还田利用,实现经济、生态效益双提高。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张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