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全国文明村”是怎样“炼”成的?——浙江宁波陆家堰村的改革秘诀

2019-01-21 00:58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个“全国文明村”是怎样“炼”成的?——浙江宁波陆家堰村的改革秘诀

新华社杭州1月20日电 一个开奔驰的村党支部书记,一个捡垃圾的村党支部书记,在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陆家堰村,两者竟然画上了等号。

晚饭过后,从奔驰车后备厢里掏出“文明督查员”的红袖章,拿上钳子、手电筒,拎起塑料桶,60岁的姚宏法从村委会出发了。作为陆家堰村的村党支部书记,他和同事将挨家挨户进行垃圾分类抽查,村道上看到垃圾会随手扔进塑料桶里。“村里的环境靠每个人努力,我们当干部的就得冲在前面。”

村区域面积1.1平方公里,下辖四个自然村,在册户数365户,户籍人口865人,外来人口1056人。在鄞州区数以千计的村落中,陆家堰村是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村。不能靠山吃山,基础设施不健全,交通不是特别便利,村集体经济也刚够“开门费”。

姚宏法早年经商,2008年回归当上了村干部。从此,这个有些人心涣散的城郊区级贫困村,开始脱胎换骨。2017年,第五届全国文明村镇名单公布,陆家堰村获评“全国文明村”。

“很多人问我陆家堰有什么秘诀,我觉得也没什么秘诀,就是党风带民风,党员带着群众一起干。”姚宏法不善言谈,但在规范党支部建设上雷厉风行、身先士卒。

刚到陆家堰,诸多困难摆在面前。新农村建设没有经验怎么办?姚宏法决定出门“取经”,带着村里的党员干部和村民代表一次次去周边地区考察参观。“我们抱着学徒的心态学习每个村的长处,消化后为我所用。”姚宏法说。

2015年,陆家堰开始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并向乱扔垃圾、乱堆杂物“宣战”。村中心的广度公园原是杂草丛生、建筑垃圾成堆的地块,姚宏法带领村干部、党员利用业余时间徒手搬运垃圾,从天蒙蒙亮干到日上三竿。

为了节省成本,村干部集思广益,根据土堆的高低起伏设计景观,仅用了8万元就让“脏乱差”有了“高颜值”。“我们村集体年收入不高,买个物件都要货比三家,一分钱得掰成两半花。”陆家堰村妇女主任郭洁洁说。

经过“见缝插绿”的“微整形手术”,陆家堰村转角处一个个垃圾场或乱石堆改造成了景观小品。

最脏最累的活,党员干部来做。“书记头顶烈日清运垃圾,他带头,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陆家堰村村委会主任郁光明1米8的个头,挂在嘴边的话是“我力气大,劳力活我来。”

立规矩,建制度,清旧账,理家底。正如陆家堰的马灯调里唱的那样——“干群合力一条心,干群合力万事成”。

党员活动室里,党支部书记工作职责、党建工作原则、党建工作主要任务、“三会一课”制度、村党支部年度工作计划等全部上墙。在支部党员固定活动日计划表上,每月15日要做什么,写得清清楚楚。

2017年6月,陆家堰率先推行生活垃圾分类,目前村里八成以上居民有了垃圾分类的意识和习惯。陆家堰制定了奖罚分明的制度,并成立由村干部、村民代表和志愿者组成的4个监督组,不定期入户抽查。

“如果连续3次被敲蓝章,那么这户村民将被认定为不合格,将无法享受村里的相关福利待遇。”姚宏法说,在明晰的制度和严格的执行下,村民们逐渐养成了自觉分类的好习惯。

年近七旬的陈国英曾是上海知青,如今女儿在上海工作,她自己却选择留在陆家堰养老。“这几年村里越来越美。”陈国英白天干完家务经常去村里的文化礼堂上网冲浪,晚上则变身村头广场的“舞林高手”。

近些天,闲不住的姚宏法正在琢磨着给村里的生活垃圾分类升级换代。“还打算引入乡村旅游,有了好环境,相信陆家堰百姓的生活会越来越好。”姚宏法说。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马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