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经济数据看2019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

2019-01-23 02:07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从经济数据看2019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推进?

钢铁、煤炭年度去产能任务提前完成,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负债率再降0.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提升至近六成……21日发布的2018年中国经济“成绩单”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突出亮点。

当前,国内外形势依然复杂多变,改革面临更多新挑战。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落实“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推动改革迈向“新境界”。

深化改革“固成果”

走进兰州市红古区的窑街煤电集团有限公司,上世纪50年代的老厂房带来的历史感扑面而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生产车间机器轰鸣,职工干劲十足、充满活力。

和大部分煤炭企业一样,窑街煤电因煤价大跌一度濒临倒闭。这两年大力推进的去产能,倒逼企业自身改革、降本增效。2018年,在煤炭产能减少170万吨的情况下,公司利润反而增长近40%。

窥斑见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消息,2018年前11个月,我国大型煤炭企业利润总额1467亿元,同比增长31.9%。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802亿元,同比增长63.5%。曾经“苦不堪言”的两大行业都过上了多年没有的“好日子”。

“2018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持续见效,经济结构调整优化,新动能逐步壮大,新产业、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成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我国经济正在处于转型升级当中,有转型之痛,也有变化和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我国供需失衡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供需矛盾的主要方面仍然在供给侧。“三去一降一补”成果需要巩固,同时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降低全社会各类营商成本,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

优化环境“增活力”

从事高端钢材生产制造的中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江苏新沂的“电力大户”。

2018年,由国网新沂供电公司当“红娘”,中新钢铁与一家能源服务公司签订“直购电”协议,获得每度电0.02元优惠,一年下来节约用电成本1300余万元。

微观主体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单元,只有市场微观主体活力十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取得成效。广大企业家最关注降成本,期盼着能减负松绑、轻装上阵。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至11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收入中的成本同比继续减少0.21元。全国企业和个人减负总规模超过预计的1.1万亿元,达到1.3万多亿元。

“除落实减税降费外,还应加快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构建以公平竞争、优胜劣汰为主导的正向激励机制。”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所长黄汉权表示,要有效激发干事创业的主观能动性和创新性,培育发展更多优质企业。

加速创新“提层次”

一支小小的中性笔,蕴含着创新“大门道”。很多人都不知道,这里头的墨水此前一直被国外企业所垄断。

苏州雄鹰笔墨新材料有限公司经过多年试错改进,终于成功研发颜料型中性笔墨水。2018年11月产品正式投入市场后,短短两个月,销量就超过40吨。

“我们每个型号的墨水都能做到500米画圆不断线、不卡墨,远高于其他企业200米、300米的画圆测试标准,价格也比国外同类产品低15%左右。”该公司总经理张胜男介绍说。

从一支笔到一辆车,从一点墨到一张屏……在创新引领下,2018年,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快于规模以上工业5.5个百分点;铁路客车、新能源汽车、光纤、智能电视等新兴工业产品产量快速增长;网上零售额增长超过20%。

“尽管新的力量不断生长,但也要看到,我国仍处于经济发展阶段转换期,经济结构调整仍在持续。传统优势正在逐渐弱化,新的竞争优势尚未有效形成,产业链安全面临挑战。”李伟说。

在他看来,国际贸易摩擦使得我国仍处于价值链中低端和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进一步暴露,迫切需要我们加快优化提升,培育和发展新的产业集群,不断推动产业升级,形成发展新动能。

通经活血“畅循环”

位于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中的天津卡雷尔机器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人工智能商用服务型机器人研发、生产制造和产品销售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2018年在建设生产工厂时,公司遇到了不小的资金压力。

“由于缺少房产等有效抵押,从金融机构贷款并不容易,最终在园区帮助协调下,我们得到了包括政府天使投资、融资租赁等在内的上千万元资金支持,弥补了产业化关键阶段的资金缺口。”公司CEO尹利说。

如果把实体经济比作国民经济的躯体,那么金融就是支撑躯体的血液。不过一些实体企业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常常遭遇“缺血”之痛。

我国国民经济循环中,不仅有金融供给与实体需求脱节带来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还存在市场产品供给与需求脱节造成的需求外溢、产能过剩,人才供给与产业需求脱节导致的招工难与就业难并存。

“要素流通尚存障碍,国内外统一市场建设仍有巨大空间。”李伟表示,这需要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形成国内市场和生产主体、经济增长和就业扩大、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