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解读1月金融统计数据:多项数据明显回升

2019-02-22 02:50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央行解读1月金融统计数据:多项数据明显回升

日前,央行公布1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多项数据均出现明显回升。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86.59万亿元,同比增长8.4%;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4.6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56万亿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新增3.23万亿元,创单月历史新高,同比多增3284亿元。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M2增速回升、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明显回升和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多增是货币政策传导边际改善的结果,也是前期货币政策效果的集中体现。

M2余额186.59万亿 同比增长8.4%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86.59万亿元,同比增长8.4%,增速比上月末高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4.56万亿元,同比增长0.4%,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1个和14.6个百分点。

关于M2增速上升,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M2增速回升是前期货币政策效果的集中体现。

首先,人民银行适度增加中长期流动性供应。在2018年多次出台政策释放流动性的基础上,今年1月份再次降准释放流动性1.5万亿元,开展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完成2018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这些措施都有利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第二,商业银行加大资金运用,表内信贷、债券投资和股权及其他投资增加较多,推动M2增速提升。1月份,表内贷款增加3.23万亿元,同比多增3284亿元;债券投资增加4062亿元,同比多增3583亿元;股权及其他投资增加8465亿元,同比多增3066亿元。

“另外,春节因素推动M1增速再次回落,M1回落主要反映全社会流动性的结构变化,不代表流动性总量规模的变化。1月份这一情况表现得更为突出,1月底临近春节,是企业发放薪资、奖金的高峰期,当月单位活期存款大幅减少2.03万亿元。1月份,个人存款大幅增加3.87万亿元,同比增长15.5%;M0增加1.43万亿元,同比增长17.2%。应该来说,今年春节老百姓持有资金较以往更多,手头更宽裕。” 阮健弘补充说。

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比上年同期多1.56万亿

数据显示,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4.6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56万亿元。1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05.08万亿元,同比增长10.4%,增速比上月末高0.7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2.3个百分点。

阮健弘认为,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新增较多,增速明显回升,显示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加大,是货币政策效果逐渐显现的结果。从社会融资规模指标的构成看,占比较大的项目都出现了明显回升。

“去年下半年开始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贷款增速就由小幅回落转为平稳增长。今年1月份一方面延续了这一态势,另一方面叠加了年初季节性因素的影响,贷款增速加快,同比多增较多。1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138.26万亿元,同比增长13.6%,比上年同期高0.4个百分点,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5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8818亿元。” 阮健弘说。

她还指出,债券融资大幅增加也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有所回升的原因之一。债券融资自2018年二季度开始增长有所加快,今年1月份企业债券增速明显回升,当月企业债券净融资4990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768亿元。地方债发行力度也有所加大,1月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净融资1088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088亿元。

此外,商业银行对企业商业信用的支持力度加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票据融资增加5160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4813亿元,这部分已经在当月人民币贷款中体现;另一方面,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786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349亿元。委托贷款降幅缩小,信托贷款也由负转正。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多增反映了债券、表外融资等恢复性增长,处于合理水平。

总的来看,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变化,既有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也有2018年表外融资大幅下降后的恢复性因素,同时也反映了货币政策传导正在边际改善,既支持了实体经济,又改善了市场预期,而且当前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与名义GDP增速是基本匹配的,不是“大水漫灌”。

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3284亿

2019年1月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元,同比多增3284亿元。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贷款多增的主要原因:一是贷款投放本身有季节性因素。银行普遍有“早投放,早收益”、争取“开门红”的经营传统。从历史规律看,1月份是全年贷款投放最多的月份,2018年1月新增贷款为2.9万亿元,是当年贷款投放最多的月份,今年1月新增贷款情况与去年同期情况类似。

二是表内贷款多增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表外融资的减少。2018年以来,表外融资明显收缩。表内贷款多增,可对冲表外业务萎缩的影响。其中有一部分表内贷款还承接了原有的表外融资需求,这有利于保持货币和融资总量的平稳增长。

三是货币政策传导边际改善。2018年尤其是四季度以来,人民银行积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缓解银行信贷供给存在的约束,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包括:推动银行发行永续债,改善资本对银行投放信贷的实质性约束;综合运用定向降准、中期借贷便利(MLF)、再贷款、再贴现等措施,创设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在缓解部分银行面临的流动性约束的同时,设计激励相容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扩大对小微、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研究推动利率逐步“两轨合一轨”,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信贷利率的传导,缓解利率约束;推动商业银行改善内部政策传导。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