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速则不达 高歌猛进的贝壳找房留下一地鸡毛

2019-03-03 00:56 北国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欲速则不达 高歌猛进的贝壳找房留下一地鸡毛

近日,有36氪记者报道,贝壳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已经向左晖提出离职,而一旦离职成功,这将对贝壳研究院、大数据推广乃至整个贝壳集团的品牌价值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与此同时,链家集团旗下贝壳找房在脉脉等平台上被曝“变相裁员”,贝壳新房、租赁、装修、交易、海外等业务全部并入二手(经济平台)其他职能线打着“组织架构调整”的旗号,该撤的撤,该合并的合并。

       在国内房地产行业,链家是一个绕不开的存在,而提到链家,贝壳找房就是一个不得不说的话题。正是由于在房产存量时代链家在线下的发展遭遇了瓶颈,因此才全面发力线上。在链家掌门人左晖心目中,贝壳找房甚至承担了“再造一个链家的重任”。但是,这个高喊着要用技术驱动品质居住的所谓”平台“却自2018年4月上线以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引来非议无数。

贝壳找房制造虚假流量繁荣 完美演绎“高投入低产出”

其实,链家最早从2014年开始就开始尝试转战线上,为此,传统房产中介出身的链家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构建大数据系统,并将大数据产品化和发力移动端。有数据显示,链家IT和互联网化成本每年达到1.1亿元,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更是投放了1.65亿元的广告。

但是贝壳找房后发劣势太多明显,以至于投入了那么多真金白银,但却很难在互联网上打开局面,一组来自第三方的数据显示,贝壳找房在世界杯期间的APP日活跃用户数仅为33.29万,简直完美演绎了何为“高投入,低产出”。  

情急之下,贝壳找房只得选择了另外一种不太光彩的手法----强行摊派。具体做法就是:链家某些地区公司要求员工每天完成100个贝壳找房APP下载量的任务,并计入员工考核。为了完成这一指标,链家员工不仅想尽办法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甚至不惜向网友有偿求助。

试想,这种作弊手法自然能让贝壳找房标榜一下自己的影响力,但这粉饰出来的注水数据又有什么真正的价值呢? 出租甲醛超标房 贝壳找房踢得一脚好皮球

当然,或许正是看中了贝壳找房背靠链家这棵大树,很多普通用户对贝壳找房都会自带信任感,但不幸的是,贝壳找房却辜负了这份信任。

在2019年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仅杭州就收到多起甲醛超标的投诉维权电话,而贝壳找房也被卷入漩涡之中。        比如杭州的刘女士通过贝壳找房租下的房子被检测到甲醛超标近一倍。

当刘女士出具了权威机构的甲醛检测报告时,出租方相关负责人却玩起了失踪,不仅拒绝接听电话,连刘女士的微信也被其拉黑。 对此,贝壳找房客服给出的答复却是:消防隐患和甲醛他们都不做前期审查,他们只是平台方。他们可以协调下出租方解决问题,但具体的责任可能还是需要出租方来承担。 如此来看,房屋不出问题,自然是皆大欢喜,但房屋租出去被检测出问题,贝壳找房却开始推卸责任,踢得一脚好皮球。 贝壳找房引发股权结构质疑 在“伪平台”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仅在线上流量和具体业务层面漏洞百出,贝壳找房的股权结构也引来不少的争议。 在目前的股权结构中,贝壳找房的母公司天津小屋科技,是左晖个人持股94%的公司。要知道,链家多年深耕线下,已经累积了高达1200T的底层数据,这些数据被平滑转移到贝壳找房上,让人不得不怀疑此举是在掏空链家。

对此,左晖自然矢口否认,他表示:链家投资者的股权也会平移进贝壳找房。只不过,链家并没有披露过财务数据,在净利润逐年下滑的情况下,贝壳找房的扩张又挤占了链家很大一部分的净利润。

倘若链家真的如愿上市,恐怕股权结构会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最终成为剪不断理还乱的一本乱帐。届时,融创、万科、百度、腾讯等投资链家的机构恐怕都不能全身而退了。 明眼人不难发现,脱胎于链家的贝壳找房不再是过去一个单纯的交易网站,贝壳找房上那么多的房源、那么多的经纪人,都与链家有着撇不清的关系。要知道,入驻贝壳平台的所有经纪公司和中介,其业务联系甚至电话通讯都要经过400这一关,也就是说他们的商业秘密对贝壳相当大程度上是透明的。这样的状况下,作为贝壳“母体”的链家,天然就与其他入品牌驻经纪公司形成了竞争优势----它能看到其他公司的机密,而其他公司却看不到它的。

就在1月份,链家又宣布贝壳、德佑、链家管理团队合并,不再划分南北贝壳和德佑的后台,三条职能线合并。贝壳找房方面声称此次调整的目的是全面提升运营效率,升级服务品质和用户体验,更好地服务品牌、门店和经纪人。但是试想一下,贝壳找房既然提供了这样一个线上同台竞技的平台,但又对平台上所有的公司知根知底,链家同时又是这个行业的实力选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公司拿什么来跟链家竞争呢?

更令人齿冷的是,相比于之前链家帮房产经纪人卖房挣佣金的合作关系,链家用轻资产的贝壳找房轻易就获得了这一切。很显然,正是贝壳找房这种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的奇葩存在,才对固有的房产经纪市场造成了严重冲击。如果贝壳找房仍旧以这样的走势扩张下去,链家会不会成为房地产界的泰山派,而左晖会不会自封一个五岳盟主呢? 为IPO“变相瘦身”、高管离职 贝壳找房未来何去何从

最后一个话题回归到贝壳找房的近期新闻。         实际上,互联网公司“瘦身”这一话题从年前一路火到现在,如今成立不足一年的贝壳找房也成为了其中一员。有贝壳员工在脉脉上表示,在加盟路线效果堪忧,不得已的情况之下,链家不得不降低扩张进度,整合之后的多位员工都被公司鼓励转岗到经纪人等岗位。       这时,贝壳研究院院长杨现领被曝离职的消息更是为贝壳找房及背后的链家集团蒙上了一层阴影。成立至今,贝壳找房始终走高调路线,世界杯期间更是猛砸1.65亿广告费,一路扩张,业务涉及二手房、新房、租房、装修、海外、旅居等方面。而一向用烧钱来快速扩张的贝壳找房开始变相裁员,其背后一定有来自资本的压力。

此前业务线调整之际,前我爱我家副总裁、湘楚朝晖集团董事长兼CEO就表示:“链家这次调整可能迫于资本的压力。自营、加盟和贝壳三个后台成本太高了,2018年贝壳在推广上花了不少钱,财务压力很大,估计今年的财报不好看。同时,贝壳有准备在海外上市,可能是资本要求他三个后台整合。”

如今看来,链家集团这种既想当运动员、又想当裁判员的模式似乎难以为继。不管贝壳找房“瘦身”原因是为何,这背后释放的信号已经足够令人质疑其未来。

其实,细数贝壳找房一路发展而来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贝壳找房被寄予了太多不可与人言明的责任。一旦将来互联网房产生态真的被贝壳找房左右时,链家的估值自然高不可攀,但这恐怕既不是行业健康发展的福音,亦不是普通购房者和房产从业者的福祉。此前一家独大的滴滴殷鉴不远,不知道贝壳找房会不会前赴后继呢?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