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女性友好型社会 对“她”更友好

2019-03-13 14:2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些方面,还可以对“她”更友好

“不得以性别为由限制妇女求职就业、拒绝录用妇女,不得询问妇女婚育状况,不得将妊娠测试作为入职体检项目……”2019年2月21日,人社部、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招聘行为促进妇女就业的通知》,要求依法禁止在招聘环节中的就业歧视。

在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达到70%的今天,“妇女能顶半边天”描述的愿景在经济领域已经基本实现。但在更广泛的维度上,女性友好型社会还未完全建立。

职场

隐性歧视仍然存在

25岁硕士毕业的小叶在求职中遭遇了人生的第一次滑铁卢。就读于北京某知名985院校经济专业且在校成绩优秀的她,原本认为在金融行业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不是难事,然而现实却有些“骨感”。

“很多金融企业、证券企业对女生开放的大多是销售类岗位,而且对颜值有要求。有些岗位,比如协助公司上市之类的,都只招男生。”小叶无奈地说,她投递了几十家企业,辗转几个城市面试也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小叶告诉记者,在她的同学中,男生们拿到录用通知的情况普遍比女生们要好,福利待遇也比女生们优厚。“这种性别歧视是隐性的,因为政策规定,很多企业不会把只招男生写进招聘要求里,但是录用的结果就全是男生。还有些企业招聘时总是会问女性求职者: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结婚计划。如果是已婚的男性求职者,企业会认为他成熟、稳定性强。而已婚的女性求职者,企业会认为她精力不够、抗压能力差。”

30岁的罗晓已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项目组领导了,但因为怀孕生子被上司架空了。“去年怀孕之后,我们组的技术老大就对我很不满意,生孩子休完产假回来,把我从原来的岗位上调离了。把我的项目连同小组成员整体移交给了别人。而新的项目手底下一个人都没有,就是一个空壳团队。”罗晓告诉记者。看到罗晓的这番遭遇,她的同事芳芳也有同感:“不敢怀孕生孩子,更别说是二孩。”

教育

启蒙升学需要公平待遇

开发智力的拼插玩具,还是漂亮的《冰雪奇缘》小钱包?不久前,为了挑选给小一辈的过年礼物,张琪和老公发生了一场争吵:“给他外甥买礼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挑了乐高,说是能培养想象力、开发智力,给我侄女买礼物的时候,我说也买个乐高吧,结果他说女孩子玩什么乐高?买个好看的钱包或者玩偶就行了。两个孩子都是四岁,正是启蒙的年纪,为什么男孩女孩要被区别对待?”

张琪之所以对教育上的区别对待如此敏感,是因为她亲身经历过升学过程中的性别歧视。

“升大四那年,学校组织了对所有高校开放的夏令营,进入夏令营的学生表现优秀就能拿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报名的人很多,入围条件是学分绩点和英语能力。我学分绩点很高,英语中上,感觉入围没问题,但最终我落选了,两个学分绩点和英语能力都不如我的男生入围了。”张琪说,她去组委会询问原因,负责人说想多收男生,所以对女生的标准比较高。

“‘女孩子玩什么乐高’‘女生不用那么拼’,这样的话其实都是在迷惑女生,让她们误以为真的不用那么优秀,但当你真正面对竞争时就知道,要获得同等的机会,女生往往要比男生优秀得多。”张琪说,她希望有一天这种受教育机会的不平等能被消除,而在此之前,女孩们的家长不该被这些话迷惑,而是应该鼓励女孩们加倍努力。

家庭

繁杂家务成女性专属

“单位改革,连续加班,已经睡了三天沙发了,然而回到家里,该做的家务一点不少。”37岁的刘云最近情绪异常低落,不仅因为婆婆挑剔她家务做得不勤,更是因为那个本该跟她分担家务的人,又趁着出差开溜了,“有孩子以后家务重,但是他却照样心安理得地出差。其实即使不出差,也很少做家务,尤其是婆婆在的时候,基本不让他动手,说他工作压力太大,回家要歇着。”

刘云说,好像在男人的观念里,做家务是帮老婆做,而不是家庭义务的一部分:“大概从小就没有做家务的意识吧,桌子落了灰、马桶有污渍、垃圾需要扔,如果你不说,他哪怕看到了,也意识不到要去做,非要等你明确指示他去把桌子擦一下、垃圾带下去,他才会去做,毫无主观能动性。”

刘云与丈夫结婚多年,感情深厚,孩子也快上小学了,但家务这点事儿总让她有点意难平:“家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的,他总是逃避家务,我难免会觉得灰心,觉得难。虽然不至于到因为这个要离婚的地步,但一定是会损耗感情的。有时候去朋友家看人家两个人一起聊着天做家务,感觉也很增进感情,挺羡慕的。”

舆论

负面消息总贴性别标签

编剧小欣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用自己写剧本的收入购买了一辆小汽车。她总是跟朋友们说,“别看我看起来年纪小,可是业务能力一级棒,不仅仅是工作能力,开车也一样。”没活儿的时候,小欣常自驾载着父母去旅行。跟同学出国游玩,也是她开着车,几百公里一个人开也没问题。可是,一次剐蹭事故让她觉得当个女司机可真不容易。

“我在环岛内行驶,环岛外有辆车进来,剐花了我的车。那位司机大叔一下车就嚷嚷,说女司机开什么车,就是马路杀手,幸好没出什么事,别开车了。”后来交警处理的结果是对方负全责,小欣没有责任。“网上曝光的很多交通事故,老是强调说女司机,所以大家就有个印象,出交通事故的都是女司机。但其实还有更多交通事故中没强调是女司机,其实都是男司机。我认为女孩子开车比男性更细心,更谨慎。”

除了女司机外,在网络环境中,女粉丝女球迷也是一种让女性们感到不适的性别标签。大学生小左曾经是某体育论坛的常客,因为论坛上常常出现贬低女性的言论,她退出了那个论坛。“一个女球迷说了点外行话,就嘲笑女球迷都是伪球迷;一个女粉丝言语不当,就要骂一句,女人都是脑残。”

点评

建设女性友好型社会 受益者不止女性

“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是70%左右,在国际上排名第一,而我们的邻国印度只有28%。女性劳动参与率提高对女性的家庭地位、社会地位、话语权都是有好处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法学院教师王莹长期关注性别社会学,她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和女性友好型社会相关的,是生育友好型社会。“我们需要反思,现在女性为什么会不太愿意生育,很可能是生育给她们带来过多负担,会导致女性在职场上受到歧视。”

而对于“女司机”、“女强人”等带有性别标签的词,在社会学上对应的概念是社会性别刻板印象,它的形成涉及男性和女性成长的社会化过程。“社会化过程涉及的方面有很多,例如很多童话故事里,像是《睡美人》、《白雪公主》,王子需要披荆斩棘才能迎娶到公主,而美貌的公主在熟睡中就能等来幸福生活。这些故事设定其实就预设了女性处于被动的角色,会削弱女性的成就动机。投射到现实生活来看,在婚姻中男性一般会被要求贡献房子和财力。男主外女主内,是农耕社会时期沉淀下来的社会角色。而在当下,参与社会劳动对体力的要求降低,如果去除这种刻板印象,为妇女敞开更多自我实现的道路,受益者不光是女性,也有男性。因为其实很多刚工作的年轻男性很难负担起一个家庭在一线城市的生活成本,结婚买房为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男性也在抱怨压力大,这也是社会性别刻板印象对男性造成的束缚,解开这种束缚有助于社会的和谐稳定。”

责任编辑:李娜(QU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