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潮起又潮落 共享电动车来势汹汹

2019-06-13 01:28 中国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共享单车潮起又潮落 共享电动车来势汹汹

过去两年间,共享单车潮起又潮落,而共享电动车最近则来势汹汹。

“有共享电动车我就不需要早上挤公交了,还能多睡十五分钟。”刚到杭州黄龙商圈某公司工作的小吴姑娘告诉记者,家边上古墩路五颜六色的共享电动车成了她的代步工具。

共享电动车最早于2017年出现在北京。眼下,在杭州,共享电动车平台比共享单车还要多。共享电动车们在杭州体验感究竟如何?它们靠什么生存?近日,记者做了一番调查。

七家共享电动车品牌混战

昨天下午,在杭州主城区最核心的武林广场,记者沿着人行道逛了一大圈,共享电单车的数量寥寥无几。

莫干山路忠义坊附近,人行道上停着一排黄色的共享电动车。这个品牌名叫小遛,一共有7辆。虽然人行道并不宽,不过因为摆放整齐,倒也不影响行人通行。

就在此时,一位小哥出现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小遛电动车的运维,负责将该区域电动车摆放规整。每辆车每天还要检查更换电瓶、擦拭车子保持整洁等。

记者调查发现,城西是杭州共享电动车的“主战场”,街兔、哈啰、摩拜、骑电、雷风行、小溜、小蜜……一共7家共享电动车品牌,车身颜色涵盖了黄色、绿色、蓝色等。从平台数来看,已经超过了共享单车。

在文三路东部软件园附近,各种颜色共享单车比比皆是。从外观看,有些街兔的车身有很明显的使用痕迹,但车辆的坐垫、把手却很干净,显然使用频次颇高。

街兔APP显示,其运营企业为杭州青奇科技有限公司。记者通过企查查了解到,该公司为小桔科技(滴滴母公司)100%控股的企业。也就是说,街兔、哈啰、摩拜这三个共享电动车品牌,系出“名门”。

此外,骑电和雷风行都是杭州本土公司打造的,骑电的运营公司叫杭州骑迹科技,雷风行的运营公司是杭州雷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小遛的运营公司为宁波小遛共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小蜜的运营公司叫宝驾科技,总部位于深圳。

20分钟内起步价2至3元

昨天,在广电大厦附近,记者体验了一次街兔骑行。

先下载APP,手机扫码,开锁的同时,系统提示声响起,提醒用户慢点骑行。扫码之后,APP会显示该共享电动车的电池剩余容量以及可以骑行的距离。当超出运营范围时,街兔将收取一定的调度费。

跟普通电动车不同,街兔需要轻踩两圈脚踏板后,再轻轻转动把手,此时能感觉到电机开始工作,之后就切换到了电助力状态,不需要再用脚踩踏。它既能像传统单车那样用脚踩,也能像电动车那样用电力驱动,看起来比较轻巧。

骑到白马大厦附近,系统突然发出提示声:“您已骑出服务区域,电池即将关闭,请尽快返回。”话音刚落,这辆电动车瞬间变成单车。等到将这辆街兔再骑回服务区时,电池自动恢复工作,再次开启助力车模式。

因为记者在滴滴出行已完成实名认证,街兔可以共享相关信息,且滴滴平台认证用户行为良好,记者这一次是免押金骑行。一共骑了16分钟,按照街兔的计费规则(免费时长为2分钟,20分钟内为起步价两元,超出时间按1元/分钟),用券抵扣1元费用后,记者支付了1元,比哈罗单车还便宜1元。

记者还在金地大厦附近试骑了小蜜共享电动车。骑行了22分钟,因还车至规定区域获得了一定的优惠,共消费了3.59元。

在押金方面,街兔和哈啰可以信用免押;骑电的押金是49元;最高的是小蜜,需要299元押金。租用收费比共享单车价格要高一些,起步价多为2~3元。

共享电动车仍有不少痛点

不过,共享电动车最大的痛点在于还车便捷度,与共享单车的“随借随还”相差甚远。几乎所有的共享电动车品牌都会要求用户定点还车,但因为停车点密度不够大,如果中途停留,周围又没有停车点,只能临时锁车,这种情况下系统仍会继续计费。如果用户到了目的地,没有将车辆停放在停车点,还会被收取附加调度费用。

还有的用户吐槽,很多共享电动车到晚上就没电了,想找一辆有电的很困难。按照规定,电动车驾驶者都要佩戴安全头盔,而共享电动车驾驶者佩戴头盔的基本为零。

在《关于加强电动自行车国家标准实施监督的意见》出台后,记者了解到,杭州市运管部门目前的管理办法是:暂时禁止发展,禁止新增。后续是否发展,相关政策还在研究中。

浙江省政协委员陶俊长期关注共享行业。“共享助力车符合新国标要求,且属于鼓励发展的‘电踏车’的范畴,对于降低居民自有超标电动自行车,以及提高电动自行车充电的安全性,具有积极的作用。”

共享助力车车速不超过20km/h(新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车速不超过25km/h)。陶俊建议,“共享助力车应与普通电动车区分监管,不应强制性规定骑行人佩戴头盔。”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