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下乡的重庆样本:农民增收近6亿

2019-08-13 00:52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国债下乡的重庆样本:农民增收近6亿

2018年至今年6月,农村地区共发售国债37.84亿元,9.56万人次购买国债

位于重庆市区东北方向逾200公里外的石柱县中益乡,于2018年6月实现全面脱贫。非法集资曾更早一步“袭击”过这里。新京报记者日前走访了解到,曾有外来人以“一起办厂”为由进行传销,当时有的百姓因风险防范意识相对薄弱而受骗。

此事并非孤例。由于城乡供需的结构性矛盾仍然较为突出,农村地区居民对安全性好、收益稳定的金融产品的需求度不断提高,国债投资成为巩固脱贫的重要渠道。

近年来,人民银行总行大力推进国债下乡。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建立“国债宣传服务站”1091个,覆盖32个远郊区县全部760个乡镇,开办“农民理财课堂”891期。

来自该营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至2019年6月末,重庆市农村地区9.56万人次购买国债,同比增长37.78%,占全市购买总人次的43.36%。购买国债直接为农村居民带来利息收入5.92亿元,有效促进了农民增收,也进一步培育了新的市场主体。

逾千个网点打通国债下乡“最后一公里”

7月份国债开售前一天,中益乡邮储银行门前,几十位乡民围着一张宣传桌听邮储银行员工介绍国债知识。

“明天就可以买了,我准备买4万元,5年期的。”67岁的马先生告诉记者,这是他第一次购买国债,以前都是存定期。和他一样,中益乡乡民长期以来以储蓄为主。这个拥有3013户、8227人的乡镇,2018年6月刚刚实现全面脱贫。

邮储银行中益乡营业所2018年实现国债销售零的突破,全年共销售3笔,总计5万元。2019年该网点挂牌成为国债宣传服务站,多次开展村民理财课堂,至今年6月末,年内一共销售15笔,共计11万元。

“我回去跟邻居讲,国债门槛低,100块就可以买,很安全,他们也准备买。”马先生俨然已成为一位“宣传员”,他表示,自己要买5年期,一方面是因为利息高,另一方面是为了“支持国家建设”。

有保障、利息相对较高,这也是72岁的黄先生对国债的认识。黄先生是重庆农商行的客户,家在涪陵区南沱镇,他之前的储蓄理财方式也是存定期。有一次取款时听业务员介绍起国债,恰逢5万元定期到期,加上手头1万元的机动资金,他赶在7月国债发售首日早上7点就来到重庆农商行南沱分理处排队,最终成功认购6万元5年期国债。

重庆农商行自2018年开始承销储蓄国债,目前已和邮储银行成为重庆地区推动国债下乡的主力。重庆农商行在全市有1775个网点,80%都在农村。邮储银行重庆分行下辖1699个营业网点,也多数分布在农村。

“我们的员工是人熟、地熟、情况熟,百姓对银行的信任度也非常高。”重庆农商行副行长张培宗表示。借助网点这一“触角”,两家银行以“国债宣传服务站+村民理财课堂”形式向村民讲解理财知识,乡镇街道、田间地头、农户院坝等都是宣讲的场地,内容除了国债知识外,还包括征信、反假币等。

购买国债一年半为农村居民“创收”5.92亿

国债下乡是巩固脱贫的重要一举。“老百姓吃饭没问题了,口袋里的钱还是不多,(这时候有渠道)能够尽量让钱升值,本身就巩固了脱贫的成果。”邮储银行中益乡营业所相关负责人介绍。

“国债宣传服务站+村民理财课堂”的形式已显露成效。来自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的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至2019年6月,重庆市农村地区共计发售国债37.84亿元,同比增长1.12倍,占全市发行总量的38.08%,同比上升22.97个百分点。农村地区9.56万人次购买国债,同比增长37.78%,占全市购买总人次的43.36%。购买国债为农村居民带来利息收入5.92亿元,有效地促进了农民增收,有助于解决城乡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同时进一步培育了新的投资需求。

除提高农村居民的收益外,金融知识的普及对地方政府打击非法集资也有很大助益。新京报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在推动国债下乡之前,曾有非法集资行径先一步渗透到乡村。

中益乡华溪村村民樵明华告诉记者,曾有外来的人以“一起办厂”为由进行传销,有人被骗到外地,身份证被拿走,要求集资5万,最终报警后获救,“回来都哭了起来。”樵明华认为,村民理财课堂下乡能提高村民意识,尤其是提醒一些老人,“没那种(投资高回报的)好事。”

经济水平相对高一些的南沱镇也面临投资渠道不够丰富的问题。南沱镇党委书记张正书介绍,南沱工业发展相对少一些,主要发展农业。村民外出务工或发展农产品加工等,有一些余钱,人均年收入1.48万元。从存款规模看,当前南沱镇金融机构整体存款余额有6亿多,人口约3.7万,人均存款近2万元。

“老百姓的钱怎么用?想收益高一点,又容易上当,买国债是个渠道。”张正书说道,只要是通过正规金融机构,一些好的金融产品,如债券、理财也可以买,让村民提高收益,享受改革开放成果、获得感更强。

人民银行涪陵中心支行行长何仕安表示,通过国债下乡提高乡民金融素养,提升现代化金融知识理念,对长远的致富也有好的引领和带动作用。

承销银行创新“切块”销售,保证村民额度

长期以来,国债采取销售额度由人行和财政部下发到各家银行总行,再由各级承销网点在总额度内自由抓取的抢购方式,电子式国债还支持部分网银购买,因此国债销售常常出现“秒杀”场面。

新京报记者从人行重庆营管部了解到,重庆营管部创新构建“切块+竞售”发行模式,对特定区域分配一定额度,并建立T+1保护机制,推动具备切块条件的工行、建行重庆市分行、重庆农商行向32个远郊区县实施切块发行。2018年以来,全市共完成切块发行7.2亿元。

张培宗介绍,重庆农商行取得承销国债资格之后,就马上开发了系统,2018年将50%的承销额度用于全行竞售,剩余50%的承销额度用于切块销售。2019年加大切块力度,3、5月份发行的四期国债,将80%的额度用于切块销售,切块金额累计达2.37亿元,切块的额度用于主城以外的区县承销,保证农村地区国债投资需求得到有效满足。

承销银行也在推动国债下乡的过程中获取了较为可观的利润。例如,重庆农商行2018年以来实现代理国债发行中间业务收入1100万元,新增客户11万余户,增加个人存款、理财等衍生资金106亿元。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陈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