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新设6个自贸区之后,广东自贸区该怎样当好开放“头雁”?

2019-08-30 05:47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国新设6个自贸区之后,广东自贸区该怎样当好开放“头雁”?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6个自贸试验区。加上这些新成员,目前我国已设立18个自贸试验区,可以说实力强大。

自贸试验区越来越多,全国新一轮对外开放不断加快,许多人关心,广东还有哪些不可替代的核心竞争力?还能发挥怎样的重要作用?为此,有料哥专访了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等权威专家,为你一一分析。

“广东人有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的精神,广东自贸试验区有着非常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地位。”魏建国总结说,广东自贸试验区要敢于担当“头雁”的使命,继续发挥在对港澳台开放合作,特别是融入“一带一路”建设中不可替代的作用,把“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来抓。

咱们国家的自贸区建设已从“一马当先”到“万马奔腾”

截至2019年8月26日,我国共设立5批18个自贸试验区:

第一批(1个):2013年设立上海自贸试验区

第二批(3个):2015年设立广东、天津、福建等自贸试验区

第三批(7个):2017年设立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等自贸试验区

第四批(1个):2018年设立海南自贸试验区

第五批(6个):2019年设立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自贸试验区

“我国自贸试验区建设,形成了从一马当先到万马奔腾、从沿海到内陆、从东部到东西南北中俱全的格局。”魏建国接受有料哥专访时指出,这说明我国全方位、高水平、多领域对外开放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魏建国表示,在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经贸摩擦频发的情况下,我国仍然坚持改革开放。今年更是改革开放各项政策密集出台的一年,几乎每隔半个月就有一个重大政策,接下来还会有海南自由贸易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带一路”、进博会相关的开放政策。

我国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的效应不断溢出。近6年来,自贸试验区共形成202项在不同范围内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

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向有料哥表示,我国启动第五批自贸试验区建设,主要传达了两个信号。一方面,当前我国高质量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体制机制创新问题,要通过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和深化改革来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要通过自贸试验区探索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

广东拥有得天独厚优势,肩负三项重大使命

在全国自贸试验区建设体系中,广东的坐标定位是什么?有何特殊之处?

“广东自贸试验区有着非常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地位。”魏建国向有料哥指出,虽然自贸试验区数量不断增加,但广东的地位和作用不会因此而变得普通,相反,现在的广东自贸试验区还肩负着三项更重大的使命。

第一,建设粤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在对港澳台开放合作上继续发挥“头雁”“尖兵”作用。“全国的自贸试验区是‘雁阵’,广东就像‘头雁’,具备引领开放创新的良好基础。”魏建国认为,40多年前,改革开放自广东而起,通过广东,中国逐步打通了全球渠道、走向了国际市场;今天,广东又迎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历史机遇,自贸试验区更应继承改革开放精神,敢于先行先试,像改革开放初期那样继续引领发展。尤其是在对港澳台的开放合作上,广东自贸试验区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第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在推动“一带一路”融通中发挥重要作用。“要联通东西,要全方位打通海陆空渠道,把‘一带’和‘一路’连接起来,打造成一个‘圆圈’。广东就是连接这个圆圈最重要的一个枢纽点。”魏建国表示。他以企业“走出去”举例说,可在广东自贸试验区借鉴日本“金融+公司”的做法,让金融机构介入内地企业和项目“走出去”的过程,降低企业到“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和贸易的风险。

第三,推动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率先抓住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未来5年,我更看好广东率先取得高质量发展成果,自贸区就是重要突破口。”魏建国指出,广东有全国乃至全球最完整的制造业体系和产业链条,这是历史形成的不可复制的优势,而广东自贸试验区能够很容易地实现“高端制造+现代服务”深度融合,是其他自贸试验区所不具备的。

毛艳华也向有料哥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认为,广东自贸试验区目前正打造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先行区、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和粤港澳大湾区合作示范区“两区一枢纽”,就是为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开放探路。

下一步广东自贸区建设,重点关注这三个方面

那么下一步,广东自贸试验区还有哪些方面需要加强,才能更好完成这些使命?有料哥根据专家们的意见,总结出三个关键词。

首先是“协调”。

“要想火车跑得快,每个轮子都要发力。粤港澳大湾区的一个短板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自贸区应当为解决这个问题探路。”魏建国用生动的比喻讲述了协调的重要性。他认为,未来应更注重发挥自贸试验区的带动和辐射作用,不断优化全省乃至粤港澳大湾区营商环境,支持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发展,推动粤东粤西粤北区域协调发展。

毛艳华建议,要以制度创新作为核心,聚焦投资、贸易、金融、政府职能转变、事中事后监管、法治环境等六个方面,对标国际先进进行更多基础性的改革创新,形成一套系统性的制度。

其次是“人才”。

魏建国表示,不仅要吸引科技类、制造业、实体经济类的“硬人才”,也要吸引专业类、服务业、虚拟经济类的“软人才”;不仅要吸收当前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也要寻找未来新兴产业的潜在人才;不仅要出台更多符合国际化人才需求的政策,也要加快现有政策落实见效。

最后是“城市群”。

“广东自贸区要更多探索,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形成全球一流的城市群核心竞争力。”魏建国认为,未来的全球竞争归根结底是城市群的竞争,粤港澳大湾区是我国最有实力、最有机遇打造全球城市群标杆的地区。针对当前大湾区发展存在的体制机制障碍,自贸试验区应当主动作为、先行先试,争取形成完整的生态链条,并推广至整个大湾区城市群。

毛艳华认为,广东自贸试验区要聚焦开放这一使命,立足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开放型经济优势,发展与开放相关的新业态,并探索解决城市群内部知识产权保护、标准互认等问题,助力城市群产业转型和新业态、新模式发展。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