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培生:哈萨克斯坦新总统是位“中国通”

2019-09-04 05:3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姚培生:哈萨克斯坦新总统是位“中国通”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提出“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成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开端。哈萨克斯坦与中国友好交往的历史源远流长,独立以来,更与中国长期保持着友好关系。

姚培生先后在四个前苏联国家担任驻外大使,其中2000年至2003年担任驻哈萨克斯坦大使,曾获得纳扎尔巴耶夫总统颁发的共和国友谊勋章。

今年上半年,哈萨克斯坦新老总统的交接吸引了全球目光,哈萨克斯坦媒体第一时间便对姚培生进行了采访。原来,30多年前的1985年,当托卡耶夫还是苏联驻华使馆的一名外交官时,他与姚培生的友谊便已建立了。

外交官出身的总统

托卡耶夫1953年生于阿拉木图。这位哈萨克斯坦第二任总统是一位外交官出身的领导人,与中国有很深的渊源。上世纪70年代从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毕业前,托卡耶夫就曾来苏联驻中国大使馆进行半年的实习。进入苏联外交部后,他外交生涯的第一站是苏联驻新加坡大使馆。

“托卡耶夫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汉语,在新加坡又接着学。1983年他再次来华,在北京语言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年的汉语培训,之后就到苏联驻华使馆工作了。”姚培生说。

1985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七个年头。其时,中苏关系尚未实现正常化。“跟托卡耶夫有点像,我1973年就到驻苏联使馆工作,跟苏联人打交道的时间很长。1985年,我忘记当时是什么事了,我在苏联大使馆第一次见到了托卡耶夫。”

流利的汉语、精干的仪表、诚恳的态度,这是托卡耶夫留给姚培生的第一印象。初次见面,托卡耶夫与姚培生探讨了中苏双边关系和中国国内的形势。“大家讲话比较谨慎。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很感兴趣,尤其是对农村的改革非常关心。我向他介绍了实行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等中国农村改革的基本情况。”

姚培生说,上世纪80年代,苏联人普遍比较关注中国改革。1985年3月,戈尔巴乔夫刚刚上台,苏联改革还在酝酿当中。姚培生第一次听到“休克疗法”这个词,就是1987年在中国驻苏联大使馆。

面对中国外交官,年轻的托卡耶夫展示出了超乎年龄的稳重。姚培生回忆:“他跟你了解情况,不说这是对的还是错的,经常用‘说得对’‘是’‘不是’这样的表达,而不轻易表态。”

中亚加盟共和国出身的外交官在苏联外交体系中并不多见。在姚培生的印象里,当时苏联外交部来自前苏联哈萨克共和国的有几个人,托卡耶夫便是其中之一。

全力推动两国经贸合作

在苏联驻华使馆,托卡耶夫一直工作到1991年,苏联解体后,履历出众的他先担任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副部长,很快升任外交部长,那时他仅有41岁。1999年,根据哈萨克斯坦总统令,托卡耶夫被任命为总理。

同年,姚培生从吉尔吉斯斯坦转任驻拉脱维亚大使,仅过了一年,便被任命为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当时,得知托卡耶夫被任命为总理,姚培生与他初次相识时的某种预感似乎得到了应验。“托卡耶夫是职业外交官,但总理光懂外交不行,还要管理国家的经济。这说明纳扎尔巴耶夫想要培养他,他前程远大。”

初到哈萨克斯坦,姚培生与已是总理的托卡耶夫见面,洽谈中哈经贸合作问题。托卡耶夫向老朋友表态,哈中经贸合作已经全面展开,自己担任总理期间一定要全力推进两国经贸合作。当时,哈萨克斯坦西部的阿克纠宾斯克州(现名阿克托别州)有中石油的油气开发项目,中方还在当地进行农业技术支持。

托卡耶夫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的时间不长,在2002年又再次出任外交部长,并兼任国务秘书,但他为刚起步的两国经贸合作打下了很好基础。“当时中哈贸易额只有几亿美元,到2018年已经达到了198亿美元。”姚培生说。

2003年的一天,即将离开哈萨克斯坦转任驻乌克兰大使的姚培生前往哈萨克斯坦总统府,向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辞行。

在总统府纳扎尔巴耶夫的办公室外,迎接姚培生的是国务秘书兼外交部长托卡耶夫。“今天纳扎尔巴耶夫总统要授予你共和国友谊勋章。”托卡耶夫说。哈方事先没通知姚培生要向他授勋,这多少让他有些惊喜。授勋时,纳扎尔巴耶夫对姚培生说,非常感谢你,你在将近4年的工作中为促进哈中关系做了很多工作。真挚的话语令即将结束使命的姚培生十分感动。

这是继驻哈萨克斯坦首任大使张德广后,时隔十年再次有中国大使获此殊荣。

他亲自用中文递来字条

精通汉语,长期在华工作,托卡耶夫称得上是一位“中国通”。“他当总理的时候,每次接见中国代表团都是先用汉语致欢迎词。”在向姚培生赠送的几部自己的著作上,托卡耶夫也用工整的汉字写下赠言。

关于托卡耶夫的汉语水平,让姚培生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字条”。“2002年首次亚信峰会在阿拉木图举行,托卡耶夫当时已经第二次担任外交部长。峰会快结束的时候,他走过来递给我一个条子,上面用中文写着:姚培生大使,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想请你向领导报告,他邀请中俄两国元首今天在总统官邸参加他的晚宴。”

峰会中,各国领导人和官员都在一个会场里,身为外长的托卡耶夫为了方便起见,写下字条并亲自递给了中国大使姚培生。晚宴是纳扎尔巴耶夫的私人宴会,并未事先通知,姚培生马上把字条转交时任外交部长唐家璇,又由唐家璇转告在场的钱其琛副总理。当晚,这场计划外的三国领导人宴会顺利举行。

亚信会议的全称是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是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独立初期就倡议举行的多边论坛,从提出倡议到举行首次领导人峰会,花了整整十年时间。亚信现有成员国27个,是纳扎尔巴耶夫任内的第一个重大外交成就。

首次亚信峰会前夕,托卡耶夫曾受纳扎尔巴耶夫委派访华,目的正是力邀中国领导人出席。姚培生说,托卡耶夫在北京见到钱其琛商谈此事,得到了钱其琛的一句反馈:我会把你的建议转告中国领导人。“托卡耶夫的外交直觉十分敏锐。听到这句话,他就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办成了。”

访问结束,托卡耶夫启程回国,外交部长唐家璇到机场送行。“这样的礼仪是罕见的。”姚培生说,“托卡耶夫在起飞前专门给国内打了一个电话,说亚信的事儿成了。当时我正好在阿拉木图参加亚信工作小组会议,哈萨克斯坦的外交部副部长临时宣布休会,把我拉到外边走廊里说,‘姚大使,我们得到托卡耶夫外长的消息,中国领导人已经确定可以出席峰会了’。”

托卡耶夫2003年出版了介绍哈萨克斯坦外交成就的《制胜》一书,邀请姚培生撰写引言。姚培生在引言中这样评价这位老朋友:“托卡耶夫是哈萨克斯坦外交政策的主要制定者之一,哈萨克斯坦独立后的一系列外交进展都与他有关。”“他的讲话往往与众不同,既有政治家的原则高度,又有外交家的机灵风格。”

“托卡耶夫又懂经济又懂外交,是个人才。他担任总统不是偶然,而是有很好的基础,得到了纳扎尔巴耶夫的信任,也做出了成绩。”谈到新老总统交接后中哈关系的前景,姚培生说,“托卡耶夫强调发展两国关系的必然性、重要性,他将继续执行纳扎尔巴耶夫的路线,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关系。”

人物简介

姚培生

1945年10月生于江苏太仓县,1973年进入外交部工作。1995年至2005年,先后任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大使。2010年任上海世博会中国政府副总代表。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