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闻博览馆 记录百年香江

2019-11-09 01:58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香港新闻博览馆 记录百年香江

下午3点,上环的必列者士街2号,玻璃感应门应声而开,施永远迈着大步进来,与工作人员点头致意后,接过一张工牌,扣在西装口袋,然后走向参观的人群:“各位街坊,大家请跟着我的脚步,我们从这里开始。”

施永远是一名有着三十多年从业经历的资深记者,曾经供职于多家媒体,辗转报馆、电台和电视台之间,4年前从香港电台助理广播处长的任上退休后,必列者士街2号便成了他每周必到的地方。这里曾经是港岛上环地区的一个旧街市(市场),在一批资深媒体人的运营下,改建为“香港新闻博览馆”。上下两层,总计不过一万平方英尺(约900平方米)的博物馆,从媒体的角度述说香港自开埠以来,从一个小渔港到国际金融中心所走过的百年历程。

每当有街坊前来参观,施永远都会指着馆内展览的报纸版样、采访设备,以亲历者的视角,将新闻背后的故事娓娓道来,“要让香港人有一个地方,去知道脚下的这片土地曾经发生过什么。”

必列者士街2号

香江的百年媒体博览馆

与永远步履匆匆的中环相比,被一条又一条上坡路隔开的上环,安静得像一个郊区小镇:合抱的榕树垂下长长的丝绦,唐楼外墙被粉刷成五颜六色,背街的一面画满各种现代风格的涂鸦。

香港新闻博览馆坐落在上环必列者士街一段悠长的上山石级旁,是一栋两层高、通体刷成白色的小楼。

“香港新闻博览馆”几个字出自居港的已故国学泰斗饶宗颐之手,“当时想成立这个博览馆,找到老先生,他觉得想法很好,说香港应该有这么一个地方,便很快题了字。”博览馆创始人之一陈淑薇说。

博览馆入口处地面上有一句话:记者更需要不断学习、敬业乐业、诚恳、诚实、谦虚。这句话出自陈淑薇,同时也是她的职业理念。在香港商业电台供职40年,做过记者和主播的陈淑薇,被很多香港人称为“May姐”。这句话是要提醒每一个来访的同行后辈:怎样才能称之为一个“好记者”。

施永远告诉新京报记者,面朝中国内地,辐射南洋地区的地理位置,使得香港成为一个信息交换的中转站。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诞生了一大批新闻媒体,一度是远东地区的信息流通中心。

香港出版的各种中英文报纸,不但在本港销售,还沿着珠江运往内地,甚至过海进入南洋市场,“应该说,香港是中文报业的发祥地之一”。

新闻博览馆展出的一张张报纸版样和报头图案,记录下了这段历史。

“活化”老建筑

新闻五线谱记录人间百态

媒体记录时代,谁来记录媒体?一批香港的资深媒体人开始思考。

2008年,时任香港《经济日报》总编辑的陈早标率团访问美国,在华盛顿,一行人参观了新闻博物馆。上下六层楼,恢弘气派的博物馆,让同行的香港新闻界人士感慨:香港何时能有这样一个记录媒体历史的地方。

回到香港后,一批来自香港各个媒体机构的从业人员开始着手筹备工作,并得到了特区政府多个部门的支持。

时任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的唐英年向筹备团队建议,可以在政府“活化计划”中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然后参与竞标。

“活化计划”的全称是“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是一项香港特区政府推出的政策,旨在将政府拥有的历史建筑和法定古迹,通过转让给非营利组织运营,让旧建筑再利用。特区政府会提供非经常性拨款、象征式租金、非经常性补助金等援助。

挑来挑去,必列者士街2号进入筹备组视野。“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个位置跟新闻业有密切联系。”施永远在港岛长大,记忆中的必列者士街一带曾经报馆和印刷厂林立,是香港媒体的集中地。

2018年12月6日,香港新闻博览馆正式开放。除了加装电梯等无障碍设施外,建筑外观没有大的改动,内部也大致保留原结构。作为亚洲首个新闻主题的博览馆,特首林郑月娥对新闻博览馆的设计方案赞赏有加,在开幕仪式上称这里“别出心裁,实在值得赞赏”,并将“成为香港的文化地标”。

必列者士街市的墙上,原本有五道装饰性的线条,新闻博览馆将这五条线画进自己的标志当中,“五条线像不像五线谱?新闻也是这样,记录酸甜苦辣,人间百态,就像各种音符调和在一起。”陈淑薇说。

传媒变迁

从“999机”到VR报纸

新闻博览馆里,一个小朋友指着橱窗里的旧机器,问身旁的人:“这是计算器吗?”

橱窗里的机器一看就有些年头了,长方形的外壳,正面有几排按键和旋钮,还有一个液晶显示屏,形状如一部电台,旁边的一台对讲机上还插着耳机。

这套名为“999机”的设备,实际上是一台信号接收器。当年,记者们为了获得新闻线索,会尝试搜寻警方的电台并记录,一旦警方有行动,马上出发去现场。香港的报警电话是999,机器因而得名。

现场见面多了,警方和记者往往互相熟识,有些私下还成为朋友。陈淑薇介绍,新闻博览馆筹备的时候,前任警务处长“一哥”邓竟成给予了大力支持,并担任管委会主席至今。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香港报纸的黄金时期,各种报纸有几十种,销量最高的日销70万份。如今,香港市面上的中英文报纸共有11种,日销最高的不过十多万份。

不过在施永远看来,变化的只是传播介质,新闻业时刻都在向前发展。新闻博览馆收集了不同媒体的大量旧报纸,并影印成图片,按照新闻主题结集成册。通过现代的VR技术,参观者可以在大屏幕上任意浏览,并且用手势翻页。

百年传媒业,记录下香港太多历史。新闻博览馆有一个专门展区,展示香港媒体的“内地采访70年”,改革开放、港穗直通车恢复运营、中英香港问题谈判、邓小平南巡、北京申奥成功、中国入世等一系列重大新闻现场,都有香港记者的身影。

教育基地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

芳姨在必列者士街市曾经留下不少生活回忆。新闻博览馆建成后,每次经过时,芳姨都会进来看看。

像芳姨这样的街坊还有很多。博览馆里,常常能看到挎着布袋的街坊,还有背着书包的学生,“其实这正是我们要建立这样一个博览馆的初衷,让街坊有一个地方可以随时进来,随时了解香港的历史。”施永远说。

陈淑薇说,正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大家讨论之后决定命名为“香港新闻博览馆”,而非“博物馆”。“博览馆更加强调互动,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

如今的香港新闻博览馆,有10名专职工作人员负责日常运营,每个人都身兼多职。除此之外,馆内的讲解、对外的推广,都是由一帮资深媒体从业人员义务工作。

高洁媚负责新闻博览馆的日常运营,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博览馆会邀请一些业界前辈和新闻学界人士前来举办讲座,并与香港各区的学校联络,为学生们提供媒介素养教育,力图将新闻博览馆运营为一个新闻教育基地。

“香港应该有这样一个地方,去让我们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施永远说。

在报纸展区,一张1840年的《南京条约》签订现场和1997年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的照片,被组合放在了一起。157年的殖民时代,浓缩在了两张新闻照片之间,一旁地面上写着八个大字:新闻是历史的初稿。

文、图/新京报特派香港报道组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