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四川云南为何森林火灾频发?

2020-04-04 00:16 人民日报客户端

来源标题:四川云南为何森林火灾频发?

最近,四川、云南发生多起森林火灾。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的森林火灾,造成19名地方扑火人员牺牲。截至4月3日上午,四川凉山木里火场、四川甘孜九龙火场、云南迪庆火场、云南腾冲火场和云南勐腊火场,还在扑救。

四川、云南为何森林火灾频发?怎样应对严峻挑战?

气候、植被、地形等多种因素给川滇森林防灭火带来挑战

“老‘火窝子’了。”全国森林消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姚树人,这样形容四川、云南森林火灾频发的现象,“西南地区是我国森林防灭火的重中之重。”

记者3日从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获悉,4月2日7时至4月3日7时,全队伍共动用2847人、2架直升机,参与扑救四川、云南、北京、吉林4省森林火灾13起。其中,四川、云南的森林火灾达9起。

截至3日上午,正在扑救的均为四川、云南的火场,包括四川凉山木里火场、四川甘孜九龙火场、云南迪庆火场、云南腾冲火场和云南勐腊火场,1203名森林消防指战员日夜奋战一线。造成19名地方扑火人员牺牲的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的明火,已于2日全部扑灭,转入清烟点、守余火、严防死灰复燃阶段。

川滇两省为何森林火灾多发?姚树人认为,其中有独特的植被、山形地势、气候条件等因素。

从气候条件看,今年3月以来,西南地区干旱少雨,气温回升明显,大风天气频繁。以西昌为例,3月进入干风季节,晴热天气异常,连续20天无任何降雨,湿度仅为5%—10%。

从物候条件看,四川、云南属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重点火险区,云南大部、四川西南部以云南松、思茅松为主,云南松属于强阳性树种,分布广,自身枝叶含有松脂,又分布在立地条件干燥的环境之中,随着海拔高度变化,部分云南松匍匐生长,极易自燃;思茅松也属于易燃类型。随着森林资源总量不断增长,滇北、川西重点林区可燃物载量持续增加,远超重特大森林草原火灾临界值,一旦遇有高温大风极端气象,极易引发大灾。

从山形地势看,四川、云南的山区往往山高林密坡陡,山谷纵横,风向往往飘忽多变,尤其是雅砻江附近的林区受干热风影响,风往往干燥又变化无常。

地形复杂陡峭,也给消防员及时到达火场、展开扑火作业带来了挑战。“没到过迪庆的人,很难想象迪庆的山有多高、有多难爬。迪庆火场海拔3000多米,需要克服高原反应,我们当时徒步五六个小时到达火场,有的斜坡接近70度,身上背的水箱近50斤,几乎可以说是手脚并用。”云南森林消防总队保山支队消防员杜礼说。

在山高坡陡的川滇林区,攀爬五六个小时到达火场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另一位四川的森林消防员告诉记者,有一回从下午六点一直爬到凌晨两点,才到达火场,紧接着迅速投入灭火救援。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整体灭火进程。

此外,四川、云南等地林牧区农事用火、生产生活用火较多,林下经济活动和森林旅游日益频繁,野外火源管控压力较大。

快速到位能力、地方扑火队伍力量建设等方面有待进一步加强

森林火灾严重危害森林资源,威胁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破坏自然生态环境。森林火灾发生后,打早打小、快速到位尤为关键。

能不能利用直升机快速向火场机降人员,并且空中洒水扑救?记者了解到,这是当前在不断完善的一种方式。目前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直升机支队装备国产大型直升机18架,分别部署在黑龙江大庆和云南昆明,立足东北和西南,辐射全国,既可以侦查巡护、传输图像,也可以投送兵力、吊桶灭火。此外,还有南北方航空护林总站以及47个航空护林站,主要通过租用地方航空公司航空器,执行森林防火灭火任务。

但是,当前我国航空消防飞机数量总体仍然较少,覆盖范围还比较有限。四川、云南等林区发生火灾,直升机出动受到风力、烟雾、地形等因素限制。“和东北平原地区不一样,云贵高原的山高低起伏,风向变化莫测,但直升机洒水灭火精度要求较高,离火场地面高度控制在20米左右最好,太低容易遇到危险,太高水又容易雾化。”昆明航空救援支队副支队长张英海告诉记者,去年驾驶直升机参与云南一处火场的扑救时,他就遭遇了惊险一刻,刚刚飞过一个山头,突然发生“爆燃”,顿时火海一片,再飞低点后果不敢想。

此外,在我国大部分重点林区,各类防火应急道路、应急停机坪等基础设施建设,与防控需求还有较大差距。

快速到位对于跨区域机动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国森林消防队伍编制大约2.5万人,包括内蒙古、吉林、四川、云南、甘肃等9个总队,并不是每个省都覆盖。面对严峻的森林防灭火形势,全域机动增援正成为常态。森林消防队伍去年一年就跨区增援40余次,最近的上百公里,最远的近2000公里。

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局长徐平介绍,当前正与铁路、航空、交通部门和物流公司加强沟通协调,建立紧急情况下的机动保障机制,确保遇有任务快速输送、按时到位;同时研究解决增援力量到位后二次投送问题,建立以属地为主的保障模式,让力量快速抵达火场一线。此外,森林消防局还将进一步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新型装备研发,提升综合防控和救援能力。

2019年,我国共发生森林火灾2345起,受灾森林面积超过1.3万公顷。相比于多发的森林火灾,2.5万人的国家森林消防队伍力量并不够,需要依靠地方约2万支、60多万人的专业半专业扑火力量等,确保一旦有火能够快速处置。

但是,当前一些地方专兼职扑火队伍,存在年龄结构偏大、工资待遇水平偏低、管理体系不规范、队伍人员不稳定的问题。记者了解到,东北某省森林扑火专业队伍,扣除各种保险和公积金后,平均月工资2000元左右,由于工作强度大、危险性高,队伍不太稳定。

专家建议,应适当提高待遇水平,出台适合本省情况的地方专业队伍人员进入、流出和转岗政策,从根本上解决队伍老化、战斗力减弱的问题;加大扑灭火物资储备以及通信、信息化建设等方面的支持。

除了快速到达能力、基础设施、地方扑火力量等方面的挑战,当前基层防灭火体制改革正在推进,一些地方特别是市县两级防灭火组织机构还在调整和理顺过程中,“防”和“救”的责任链条没有完全衔接好,这也给森林防灭火工作带来一定困难。

责任编辑:詹雨泉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