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杭州女子失踪案后续最新消息!一文看懂杭州女子离奇失踪4大疑点详情 杭州来女……

2020-07-24 08:08 人民资讯

杭州53岁的来女士失踪已经19天了,连日来,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围绕事件的各种传言也不断出现。

7月22日,浙江杭州,来惠利失踪18天后,小区电梯里粘贴的寻人启事。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时婷婷

7月23日早上,有报道说在22日后半夜,警方在其所在小区化粪池里发现了其尸体。不过,随即有其他媒体采访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回复系谣言,具体案情以通报为准。

同样在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网传一则警情通报显示,案件已取得重大突破,该女子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警方控制。随即,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网传失踪女子被找到且其丈夫被控制的警方通报是假的。

截至发稿前,当地警方还未对该事件作出官方通报。

辟谣!杭州失踪女子化粪池找到属谣言

杭州失踪女子丈夫已被警方控制!有重大作案嫌疑

今天早晨,一则消息在网络上流传:杭州市江干区一名53岁女子,从7月5日失踪至今,女子尸体在小区化粪池找到。

随后,多家媒体刊发一则“警方通报”,通报中称,经走访调查、现场勘察、勒痕检验,案件已取得重大突破,女子的丈夫(55岁)有重大作案嫌疑。

上午10点半,媒体记者电话采访杭州市江干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表示,上述网传“警方通报”是假的,江干公安方面从未发布案情进展。

那么,杭州来女士到底去哪了呢?

女子失踪前后的活动轨迹

7月20日,杭州53岁来女士失踪第16天。她11岁的小女儿回忆事发当天,表示妈妈是在晚上不见的,自己也在家里,却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来女士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这是一片回迁房,几百米外就有一个派出所。据齐鲁晚报报道,来女士的邻居老王称,大家都是五六年前村里拆迁搬过来的,一个人平均能分60平方米。

像来女士这种三口之家,可以分到180平方米。来女士家在这个小区的房子是50多平方米,在别的小区还有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

老王表示自己和来女士家并不熟,但是也没听过来女士夫妻吵架。来女士和丈夫许先生是重组家庭,两个人的女儿已经11岁了。

来女士的失踪,难道是和房子或者钱有关吗?许先生并不这么认为。来女士在某金融中心当保洁,一个月能挣四五千,而他自己也有固定收入,一家人生活还不错。而在来女士失踪之后,她的5张银行卡流水也没有变化。

但许先生透露,妻子之前说过自己睡不好,就在她失踪的第二天,她网购的治睡眠的药也寄到了家里。

许先生还原了一遍事发经过:7月4日上午,他陪着妻子一起去了医院配高血压的药。下午妻子带着女儿去买东西,回家进电梯被监控拍到了最后一次,当时是17点10分左右。晚上7点全家吃饭,到了10点就收拾收拾要睡觉了。

许先生半夜12点半起过一次夜,妻子还好好地睡着。但是5日凌晨5点半,他再醒过来就发现妻子不见了。

虽然以前没过这种情况,但许先生当时没多想。直到6日被妻子单位告知她没来上班,他才觉得不对,在当晚报了警。

这起失踪案变得越发离奇,警方搜遍了小区的天台、地下室,甚至还抽干了一条河,但都没有发现蛛丝马迹;而看遍小区的监控,都没有更多的线索,更没有发现来女士已经出了小区。

许先生始终认为,妻子一个人是出不去的,她出去那肯定不是自己一个人。据南方都市报报道,7月19日警方已就本案成立了专案组,家属也悬赏10万征集线索。

事件回顾

杭州发生女子离奇失踪事件

7月5日,住在浙江杭州三堡北苑4栋的来女士从家中走失。

让人奇怪的是,小区内的监控没有拍下来女士走出小区的画面,来女士的离奇失踪,引发全国广泛关注。

失踪女子叫来惠利,53岁,身高158厘米,体型不高不瘦,精神正常,住在杭州的三堡北苑小区,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保洁。

家属曾向媒体介绍,7月5日凌晨,来女士从家中走失,走失时什么都没有带走,钥匙在家里,手机也没带。其丈夫许先生还表示,他想不通妻子怎么走失,妻子出去肯定不是一个人,以他对妻子多年的了解,一个人出不去小区。

杭州失踪女子轨迹还原

7月4日上午,来女士和丈夫到红会医院配药。

7月4日下午,来女士带女儿到商场买书和蛋糕。

7月4日下午5时03分,在三堡北苑4栋电梯内,监控拍到来女士和女儿进入电梯,当时并无异常,这也是她最后一次监控中。

7月4日晚,来女士和一家人吃了蛋糕,不久就休息。

7月5日凌晨0时30分,来女士丈夫许先生起来上厕所时还发现妻子在床上。

7月5日清晨5时30分,许先生发现妻子不在。

7月5日,家人发现来女士联系不上。

7月6日,来女士工作单位的负责人给许先生打来电话,表示她没有上班。

家属随后报警,并查看了小区监控,但并没有发现来女士离开小区的蛛丝马迹。

据来女士家属向媒体介绍,离家前她所有东西的都留在家里,包括手机、钥匙等,只穿了一件咖啡色吊带睡衣和和一双黑色鞋子人就失踪了。

家属借助小区监控找人未果

一家餐馆老板介绍,他们都听说了来女士失踪的事,也觉得奇怪。小区一共有四个进出口,其中小区东门就在她店面附近,由于是消防通道,平日里东门大都处于封闭状态。此前女子的丈夫和女儿曾在她店里吃过饭,但她印象并不深,最近一些到店吃饭的顾客,偶尔会说起这件事。

有小区居民称,夫妻两人平时关系也很好。

家属称,他们查过小区的监控,但连貌似来女士的人走出小区都没有发现。该栋楼电梯内的监控是好的,当晚并没有看见来女士进入电梯。楼栋的电梯和楼梯可进入地下车库,但之后要经过一个出入口才可以进入地库,在这个出口处也有监控。

家属还第一时间想到了电梯井,公安也都第一时间查看过。包括窨井盖,排查人员也都全部打开找了。在单元楼天台,有栅栏门,安装了指纹密码锁,家属表示,只有物业工作人员才能打开栅栏门,而且这些地方,家属和排查人员也都排查过。

只少了一件吊带睡衣,通宵看三天监控毫无线索

来惠利的大女儿表示,妈妈今年53岁,在一家会计事务所做保洁,月收入4000多,平时跟同事关系很好,基本上能聊到一起去,做这个工作她说很开心,单位年轻人也很有礼貌。

7月5日下午,来惠利单位的负责人突然打电话给许先生,说她当天没有到岗,接到电话后,全家人才发现事情的蹊跷,赶到四季青派出所报了警。

许先生和女儿查看家里有没有少什么东西时,却发现来惠利一样东西都没有带走,唯一不见的就是当天她穿的吊带睡衣。

如此不同寻常的失踪,许先生和女儿在报警后决定去查看小区监控。一家人花了三个通宵把周围的监控看了个遍,依旧没有发现来惠利的任何踪迹。

许先生拿出拷过来的监控视频,来惠利最后一次出现在电梯里是前一天接小女儿放学,当时母女两人一路热聊,不像是有心事儿的样子。

"我们查看了两个进出口大门的监控,这两个监控它是非常清楚的,我们花了三个通宵,就看这两个监控,连稍微有嫌疑的人都没有。"来惠利的侄子小毛说,"小姨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抽干景观湖找人,悬赏10万征集线索

看完监控仍然没有踪迹,家人怀疑来惠利根本没有出小区,在寻遍小区各处监控死角后,许先生把目光投向小区的景观河。

在征得相关部门和小区物管同意之后,许先生一家把整条河水抽干,但是并没有任何发现。

"是个活人也好,不是活人也好,你出去,这么多监控在的,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是让我们家属最疑惑的事情。"

"我们家里人非常不解和焦急,愿意出10万元现金,征集妈妈失踪的有效线索。"来惠利的大女儿说。说到这里,大女儿有些忍不住眼泪,"妈妈一直有高血压,刚刚在医院配了新的药,她钱包、手机都没拿,怎么吃饭吃药啊!"

地毯式搜索,走访每家住户,目前已成立专案组

接到报案后,警方立即展开调查。

警方表示,已经对小区开展了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都没有任何发现,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

来惠利的大女儿说,小区的每一个窨井、每一个电梯井,甚至顶楼的蓄水箱,都查看过了。甚至他们家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

民警问询邻居当天晚上有没有听到异常,邻居表示,自己平时睡得很晚,房子隔音不好,有时候来惠利家里大声说话都能听见,可是那天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7月19日12时许,四季青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该案已移交江干区分局,"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

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调查此案。

失踪原因成谜

家人说不可能是因为经济问题

来大姐失踪前后,仍有诸多疑点。

有人猜测,会不会被电信诈骗骗出去了?“不可能!”大女儿说,“妈妈失踪前,唯一的手机就放在家里,事后,我查看了她支付宝捆绑的5张银行卡,银行流水均没有支出变化。”

她说:“妈妈喜欢种花,养养小动物,社交方面比较简单,不跳广场舞,平日里基本是两点一线,工作和家庭。”

来大姐平日喜欢种花

外甥女黄女士说:“小姨从事清洁工作,月收入4000多元,收入不高,但她很喜欢这份工作,说人很快乐,和事务所的同事也聊得来。”

丈夫说,家里有一定存款,妻子应该也不会是因为经济问题离家出走。妻子睡眠质量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警方翻遍每一个冰箱洗衣机

王杰(化名)是和来女士同住一层的邻居,都居住在位于小区东南角的4幢楼。

在来女士失踪后,民警曾两次到4幢楼居民的家里询问情况。王杰说:"查看了我们家里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衣柜,冰箱的每一格都打开看,洗衣机也打开看了。"

王杰还透露,自己和来女士都来自北堡村,是五六年前搬来这个小区的。来女士与现在的丈夫是二婚,两人生育了一个小女儿,今年11岁。丈夫许先生来自诸暨,和前妻有一个儿子,目前在杭州工作。

王杰表示,前几年北堡村拆迁,按照人口分配新房,"按照一人平均60平方米,像她(来女士)家三口人,能分180平方米。"

来女士家目前居住北堡苑小区就是其中的一套安置房,50多平方,另外在其他小区还有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

"到今年上半年,村里所有的新房都分下来了。"王杰说。

有小区居民听说,丈夫许先生曾想将另一套房子用作自己儿子的婚房,两人因此吵过架。

女儿和嫂子否认家庭不和

7月18日,当事人女儿发文称,自己父母平时感情很好,出事当天两人没有任何争吵,并且母亲的社交圈子比较单纯,基本上就是工作和家庭两点一线,她怀疑自己的妈妈"可能是被人强迫带离"。

7月21日中午,来女士的嫂子回应网友议论,否认双方关系恶劣,"他们是重组家庭,夫妻关系还可以。"她表示,"网上现在说什么的都有。人就这么莫名其妙不见了,人间蒸发了一样。"

来女士离奇失踪事件在网上也引起了激烈讨论,网友纷纷进行猜测,凭空消失或是他人谋划?

来女士因拆迁分得了两套房子,与现任丈夫究竟有无矛盾仍不得知,警方检查每一格冰箱洗衣机仍未发现来女士,来女士真的是被人强行带离的吗...这些都成为了网友争论的焦点。

目前,来女士的家人仍在一直在寻找,每天去往派出所和公安局询问情况。案件真相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追问:

杭州女子失踪案4大疑点待解

消失的来女士精神异常?“没有厌世倾向或反常举止”7月4日(周六)上午,夫妻俩去了一趟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许先生去拔牙,来女士去配自己的高血压药,她每两个月去配一次药。中午回到家吃饭,许先生做饭,来女士洗衣服、看女儿。下午,许先生赶去监工正在装修的新房,预计8月就能装修完毕。一切都很正常。下午4点多,来女士带着小女儿到庆春银泰去买书和蛋糕。她们从外面回来搭乘电梯时,在监控里留下了来女士最后的画面。从下午5:03监控看,两人在电梯里有说有笑,并无异样。傍晚7点,一家人在家吃晚餐,10点就上床休息了。到此时为止,在许先生的叙述中,来女士所有行为看上去都十分正常、日常,没有厌世倾向或者精神问题的人可能会表现出来的反常举止。唯一一个细节就是,在来女士“消失”的第二天也就是6日下午,许先生收到了一个快递,是来女士之前网购用于治疗睡眠不足的药物。许先生说,妻子睡眠质量虽然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许先生自述,7月5日(周日)凌晨0:30起来上厕所时,看见来女士在床上睡觉,凌晨5:30再起床时,来女士已经不见了。他当时以为她有事出去了,没在意,但表示以前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为何失踪36小时丈夫才报警?“没往这方面考虑”7月5日傍晚,来女士依然没回家吃晚饭,甚至深夜都没回家睡觉,而且也联系不上。7月6日(周一)上午,来女士的工作单位打来电话,说她没有到岗上班。到了7月6日傍晚,来女士无故消失36个小时后,许先生才感觉“不对”了,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来女士大女儿已成年,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7月6日傍晚,许先生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从大女儿那里也没得到消息后,一家人才在7月6日19点左右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从7月5日凌晨到7月6日傍晚,有两天一夜,许先生没有向来女士最亲近的人交流妻子的失踪,没去工作单位寻找,也没报警。从许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来看,来女士失踪后,他虽然觉得“异样”,当时还是没有太在意。是两人感情不合吗?许先生称两人感情没问题。是来女士以前经常夜不归宿吗?也并没有。许先生对记者的解释是:“也没往现在这个思路上去考虑。”

穿着一件睡衣消失了?负一楼有条暗道或可避开监控来女士家属称,他们和警方反复查看所有出入口的监控,看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发现来女士走出去的画面。即使在监控相对较少的地下车库,如果特意规避的话,尽管拍不到全身,但还是会被拍到一双脚。来女士侄子毛先生在接受媒体时的说法:“哪怕是贴着墙出来,脚肯定会拍到的。”他们看到7月5日凌晨3:42时,有一个拿手机的男子出现在地下车库。但排除了来女士自己曾在7月5日凌晨来到地库。报警后,警方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都没有任何发现。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杭州三堡北苑隔壁有一条景观河,之前,家属把整条河水抽干,也没有任何发现。有搜救专家到现场实地考察后,发现负一楼有一条没有灯的暗道,可以避开监控到达地面出口,且该出口没有监控。若从该出口乘车离开,则可避开小区监控。许先生表示,按来女士的智商,不可能一个人机智地躲开那么多监控,“一个人她出不去的”。按照许先生的说法,来女士大女儿到妈妈家翻找了一番后发现,来女士的钱包、手机、钥匙、身份证,都在家里没有带走。来女士侄子毛先生说,没发现少其他东西,“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少了一件当晚睡觉穿的棕色吊带睡衣。毛先生特意说,这种式样的睡衣是在家睡觉穿的,“不可能”穿着出门。

来女士失踪与回迁房有关?暂未发现线索在来女士消失后的这十几天里,围绕她失踪的说法和也传言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传言称,来女士的失踪与其新分到两套回迁房有关。来女士一家居住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50多平米,户型紧凑。7月22日,健康时报记者致电杭州市江干区三堡社区,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三堡社区是为安置农转非的三堡村村民所建的社区,来女士此前也是三堡村村民。一位与来女士同住一层的邻居表示,他们是在五六年前搬到这个小区的,小区是安置房,按每个人60平米安置,他们一家三口能分180平米;在目前居住的这套房子外,他们还有一套大概120平米左右的房子。邻居称,许先生是外地人,但只要女方户籍在这,男方也有分配名额,“只要一个人户口在这里,其他人都按照人口数给分房子”。而且三堡社区对原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被补偿人的回迁安置工作也已于今年上半年前结束,都已分齐,来女士目前所居住的这套房属于夫妻共同所有。目前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已组成调查组正在调查,暂未发现来女士与回迁房有关的线索。(综合媒体报道)

责任编辑:李慧英(QZ0017)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