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国务院成立郑州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 河南暴雨致302人遇难50人失踪

2021-08-03 08:23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国务院成立“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

7月17日以来,河南省遭遇极端强降雨,特别是7月20日郑州市遭受特大暴雨灾害,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相关方面参加,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调查组聘请专家为调查工作提供技术支撑。

调查组将依法依规、实事求是、科学严谨、全面客观地对灾害应对过程进行调查评估,总结灾害应对经验教训,提出防灾减灾改进措施,对存在失职渎职的行为依法依规予以问责追责。

灾情通报

河南特大洪涝灾害已致302人遇难

河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8月2日下午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河南最新灾情。截至8月2日12时,此次特大洪涝灾害已致302人遇难,50人失踪。

发布会通报,截至8月2日12时,全省共有150个县(市、区)、1663个乡镇、1453.16万人受灾。全省组织紧急避险93.38万人,转移安置最高峰值147.08万人;倒塌房屋30616户、89001间;农作物受灾面积1635.6万亩,成灾面积872.3万亩,绝收面积380.2万亩。

在重灾区郑州市,截至8月1日18时,全市共遇难292人,失踪47人。其中,因洪水、泥石流导致189人遇难;因房屋倒塌导致54人遇难;因地下室、车库、地下管廊管网等地下空间溺亡39人;另有其他遇难者10人。县区方面,巩义市遇难64人、荥阳市58人、新密市46人、登封市12人、新郑市2人、上街区2人、中牟县0人,共遇难184人;市内五区和四个开发区共遇难108人。

据介绍,由于郑州市瞬间降雨量大、城镇交通严重损毁、城市地下空间排水量大、遇难人员比对需要时间,造成搜救困难重重。搜救范围广、困难大、比对时间长,导致了搜救时间的延长。

目前,河南全省铁路、民航、高速公路和国省干线公路全部恢复通行,除郑州地铁和卫河流域蓄滞洪区外,其他城乡公共交通和通信网络基本恢复。受灾群众集中安置区、公共交通、受淹场所等实现消杀全覆盖。文/新华社

记者探访

排涝工作将收尾 人们开始清理垃圾、重整店铺

卫辉水退后 商户清点货物准备恢复营业

从7月28日开始,河南省新乡卫辉开始全面排涝,8月1日,排涝工作即将收尾,部分居民、商户回到住所,开始清点损失。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居民、商户纷纷清理自家垃圾,重整店铺,准备回归正常生活。

比干大道两旁商铺林立,这条路是卫辉市的主干道。几天前,这里积水最深处将近2米,许多卷帘门只能露出上部三分之一。路旁停靠的小轿车几乎完全没入水中,只露出一个车顶。经过多支消防队伍近90个小时连续作业,这里的积水基本已经排除。

车子被水泡“人没事就好”

8月1日下午,积水退后,一些车辆陷入路边的泥潭,保险杠也被“扯”了下来。

李女士走了半条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电动四轮车,车子被水泡了,后门完全打不开。她从副驾驶的抽屉里找出了自己的存折。

“没事没事,可以去银行换的,晾干了就好了。”李女士说着,将存折放上车顶,用抹布沾着路边的积水开始擦洗车上的水渍。一遍、两遍、三遍,她看着车玻璃上擦不掉的水渍,哭了。“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她不断念叨着自己小孙女的名字,说想要早些带孩子们回家。

距离李女士不远处,一名车主正在拆卸自己的车辆。“有点心疼,这车刚买不到一年,花了13万。”车主刘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如今泡水车太多了,虽然有很多外地的拖车来卫辉帮忙,但还是很难叫到。“维修成本太高,我就先自己修修,免得二次腐蚀,说说还挺心疼的。”

“开业的事,总会有办法的”

在街边上的一家商户门口,摆满了湿漉漉的垃圾,邻居们正在帮商户清点被水浸泡过的货物,收拾店铺准备重新开业。“这是我全部的身家了,开业的事再想想怎么办吧,总会有办法的。”一间超市的店主说。

在一处住宅区,几个人拎着装满垃圾的床单,来回走了好几趟。“我家里进了水,这些东西都不要了,收拾收拾,这已经第5趟了,马上就完事儿。”居民李先生说。

“东西锈了,留着自家用吧”

沿比干大道往太公路走去,一家饭店的大门被洪水“冲开”,店主只能用板凳垒起来顶住卷帘门,将店里的所有餐具、厨具和桌椅搬出来晾晒,家人在里面用拖把擦拭地面,准备重整旗鼓。

旁边一家五金市场,店主正在门前用钢丝球刷洗着角铁和合页。“这些东西锈了,卖不出去了,但是扔了可惜,留着以后自己家用吧。”店主的儿子正在帮着给清洗过的铁器浸油,防止二次生锈。

在比干大道上,还有部分积水,消防员们正在清理,一些居民已经忍不住想要回家了,“不碍事,这点水不影响生活了。”

指尖上的救援

灾情突袭 互联网“链接”起民间救援力量

7月20日,北京,天气晴朗。下午5点,和成千上万备战考研的学生一样,留着短发的北京工商大学大三学生赵佳琪和室友娄义坤刚刚做完一套英语模拟试题,拿出手机稍作休息。

此时,远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张敬舒正在旧金山一家酒店准备回国。因为时差关系,她睡前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河南特大暴雨”的新闻开始在手机各个终端推送,这引起了赵佳琪、娄义坤、张敬舒的关注。那时候,谁都没有预料到,接下来,她们将会共赴一个“看不见的救援战场”。

看不见的救援战场

“战士们”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海外

7月21日凌晨4点43分,新华社发布消息称,郑州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并引发洪灾。截至当时,洪灾已造成郑州市区12人死亡,当地已转移避险约10万人。

“心一直被揪着,想做点什么。”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2000年出生的赵佳琪和娄义坤有了奔赴一线救援的冲动。

7月21日中午12点,她俩开始四处检索各种互联网终端平台,发现前方救援队伍已经出发,同时,在微博上出现了很多线上招募志愿者的建群二维码。

“河南暴雨远程救援小分队”“征集求助者信息+核实”“河南物资救援队”……赵佳琪和娄义坤将这些群的二维码挨个保存并进行识别进群。张敬舒也发现了群二维码,并进了群。

她们不知道的是,这些群的发起人,是一名来自成都的“95后”自媒体人,网名叫“赫兹”。

实际上,赫兹7月20日下午就开始了行动。他尝试将自媒体平台上的粉丝集结建微信群。

主要内容为:一是在各个平台一边收集求援信息,一边搜集救援信息;二是将求援信息和救援信息进行分类、核实;三是将信息在群共享文档进行录入编辑;四是将求援信息和救援信息进行后方对接,并确认求救方是否被救。

7月21日凌晨4点37分,赫兹在微信平台发文:现在是凌晨四点多,我们刚刚帮一名受困的求助者,联系上民警和救援团队。但此时此刻,大家都很累了,都忙了一个通宵,希望有新人来接力,求求大家了!

赵佳琪、娄义坤、张敬舒均是在7月21日中午相继进群的。此后,越来越多的人进群,有不少国外“时差党”,也有几名“95后”航空乘务人员……

一场Z世代(流行用语,意指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又称网络世代)的自发救援开始了!这是一个看不见的救援战场。“战士们”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海外,10人、100人到后来的上千人“参战”,并实行24小时轮班制。“战场”则由最初的信息搜集群衍变成官方信息录入组、填入求救组、统筹对接组、求救确认组、救援确认组等。

如何让求救信息

送达前线精准施救

教育数据专业出身的张敬舒进入了各个小组。按照分工,她最后留在了求救组。

当时,发布求救信息容易,但让信息产生救援效果很难。各个社交媒体上不断涌现求救信息,过度分散、重复,真正紧急的信息被淹没。如何让求救信息送达前线,精准施救,成了最大问题。

北京时间7月22日凌晨2点,留学8年的张敬舒从旧金山起飞前往上海。在长途航班上,张敬舒不敢合眼,她发挥专业所长,飞速地敲打键盘,用技术手段筛减群里重复发布的求助信息。落地上海后,她第一时间将信息共享至群里。

赵佳琪、娄义坤则不断将收集的求助信息按照编号进行核实。核实后群里会将信息最后标色归档:绿色意味着获救,红色标注非常紧急,橙色是比较紧急,灰色则意味着失联或是已经失去生命特征。

为尽可能不占稀缺的信号、流量和电量,赵佳琪、娄义坤选择发短信。

赵佳琪手机上至今保留着一则核实的求助信息:1437已核实。4人,水到肩膀,手机只有百分之二电量。详细内容:在淇县高速路口往郑州方向,开着铲车水淹到驾驶室了。

“不敢睡,耽误一分钟有可能就会失去一条生命。”从7月21日下午入群至7月23日中午12点,两个女孩熬了两个通宵,仅吃了一个汉堡。

让社会的善意在线上汇聚成河

科技是重要连接器

让社会的善意在线上汇聚成河,科技是重要连接器。这场互联网实验,使得大量人群在线上聚集,并使他们相互交流。担心不能及时解决被困人员所需,线上还出现了二轮回访核实群。

有志愿者核实时被求助群众骂骚扰电话,群里志愿者便彼此鼓励,“最起码证明他们平安,被骂也是一种幸福。”淡淡一笑,继续核实下一个信息。

张敬舒创建的“河南各区线下志愿者群”很快至500人。于是,她又创建了“一线志愿者服务群”“偏远乡村物资分流群”。

一则参与救援的求助信息显示:有两名退伍军人包车连夜从山东菏泽赶赴郑州,希望参加一线救援,自带背包、备有手电、救生衣和游泳圈。7月25日上午5点半到莆田高速路口,有没有车可以接一下送到郑州航海体育馆!想赶上7点报名去一线。

微信群里的一名姑娘瞬间回复:我家距莆田高速路口近,我开车去接英雄。

作为后方指挥,张敬舒和接车的姑娘一直保持联系至凌晨4点,生怕让参与请求救援的两名退伍军人多等一分钟。最终,在这名姑娘的帮助下,两名退伍军人顺利到达前线。

直奔新乡的赵佳琪和娄义坤发现自己在前线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又通过救援物资群,参与到搬运物资的支援工作中。

连续多天搬运物资后,赵佳琪的胳膊已被晒伤,长出水泡。7月28日上午6点,在求助群的帮助下,她和娄义坤踏上了回京的路。

记者手记

线上线下联动

一场Z世代的救援探索

2021年河南一场暴雨,你在北京,我在成都,她在海外……从7月20日开始,他们都仿佛身在河南。他们说,这次,由我们来守护生命。这是此次救援有别于以往的一个缩影——互联网“链接”起救援力量。在这场“驰援+智援”的抢险战斗中,守望相助的人们切身感受到了科技的力量与青年一代的担当。

因为互联网共享、开放和及时等属性,社交媒体上分散且重复的求助和救援信息让真正紧急的信息被逐渐淹没,如何将有效信息提取、整理、归类并将其传达到前线,真正产生有效救援?这是一场属于Z世代的救援探索。

有诸如赫兹等自媒体人通过自媒体力量,召集像赵佳琪、娄义坤、张敬舒等成千上万的线上志愿者参与幕后救援;亦有河南籍大学生李睿通过创建一份“救命文档”将信息进行汇集,将一个简单的需求表格演化为“多用途”的民间抗洪资源对接平台;还有几名工程师开发救助小程序,标注求助位置,将求助信息可视化以供前方救援力量及时精准展开救援。

这也是年轻人参与突发灾害事件的最新“表达方式”。单个看,每个人所做的都是一点点,但是在技术的支撑下,最终却能汇集几百万人的力量。如果是传统场景,光是登记、汇总和核实信息,就需要相关部门专门组建庞大的团队、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才能完成。

但被称为“互联网原住民”的年轻一代,他们有着本能的互联网思维,懂得如何利用技术解决问题。即便是传统的捐款捐物,也可以利用文档和表格进行管理与实时更新。运用互联网思维,在技术的帮助下,青年志愿者们通过“指尖上的救援”参与到民间救援的工作中,展现出不一样的救援力量。

从2008年汶川地震,到新冠肺炎疫情,再到郑州暴雨……如果说疫情期间“屏幕一代”通过互联网技术平台开始进行有效尝试,那么此次郑州暴雨则可看作民间志愿救援的最新进化形式,这一形式,也会在今后的救援中被广泛使用。让技术助推民间救援不断进化,实现更高效救援。这也需要从这次互联网救援实验中总结经验教训。一方面,如何将求助信息和救援信息实施精准分类?如何实施求助信息和救援信息第一时间对接形成闭合?另一方面,如何将民间救援力量与官方救援力量通过互联网实现良性互动,达到救援“效益最大化”?这都是未来需要思考的命题。

同时,也要防止技术成为救援的阻碍力量。在看不见的“战场”上,一些别有用心的自媒体、网红主播混入群内,发表虚假信息混淆视听,以蹭流量;还有一些企业主趁机在平台和群里猛发广告,挖掘潜在客户。大灾面前,呈现众生相。这些噪音也需要通过技术手段予以清理。

责任编辑:陈丽艳(QX0006)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