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账本]社情民意调查2017年受访群众11万人次

2017-10-24 14:4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小账本如何汇成大账本

在老百姓与统计调查部门之间,还有一批人充当着纽带的作用。无论住户调查员、面访调查员还是电话调查员,他们将一组组鲜活的数据汇总、审核,维系着统计工作的平稳进行,成为统计数据准确性的基石。

而在与受访者的交流中,调查员们也成为北京发展的观察者,居民手中的“小账本”,在他们的眼中变得更为立体直观。

住户调查员

生活富足了 记账户请假出游越来越多

许军栋成为通州区的住户调查员,是9年前的事情。

那时的他20岁刚出头,为补贴家用,想干一份兼职。朋友给他介绍了住户调查员的工作——在统计居民收入支出的过程中,需要调查员收集记账户的数据,并保证数据的准确性。

可调查队的领导一看许军栋就犯嘀咕——调查员往往是中老年妇女,一来时间上宽裕,二来有着女性的细致——小伙子当调查员,许军栋算是独一份儿。

“想获得记账户的信任,就要多交流。”调查员的第一项工作便是入户,随机抽取出的记账户,需要调查员一个个去敲门,说明记账的内容与调查工作的重要性,征得对方的同意。

虽然少了“邻家大妈”的亲近感,许军栋也有自己博得信任的方法,记账户有什么难处,他都会尽量帮忙。有次一位记账户家中的煤气阀门松动了,许军栋就当起了维修工,一来二去,大家终于接受了这位小伙子。如今,通州区700户记账家庭中,有40户由许军栋负责。

9年与记账户的沟通工作,许军栋听到过最多的质疑,仍然是“你们的数据真实吗?”

“面对这个问题,我都不会直接回答对方。”住户同意了记账,保证记账的准确、准时,便是许军栋的重要工作。以居民消费为例,记账数据被分为八大类,每个大类又分出诸多小类,为保证数据的准确,一项都不能填错:“老人的大病保险,每个月只有3元,那也要单独列出来。”

“要记账的数据很多,每天都要记录,每个月要按时提交,所以坚持起来很难。我们就要时常鼓励记账户,保证数据的准确。”许军栋坦言,记账户里包含京城的各类人群,因此引导的方式也有所不同。面对个体户,他会要求对方真实记录收支情况,并宣传统计调查工作纪律,保证数据不会外泄;对于老年人,他会鼓励对方在记账中“与时俱进”,乃至于通过手机记账学习新技术;面对年轻人,他则会换个角度,强调记账在统计调查工作中的重要性:“我跟年轻的记账户就说,你们不是老说不知道钱怎么就花没了吗,记账就能告诉你们。”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努力后,许军栋才会反问记账户:“你看咱们这么做下去,数据是不是真实的?”

“最近这两年,跟我请假的记账户是越来越多了。”许军栋发现,向他“请假”的记账户,大多是出去旅游休闲。除了外出旅游,记账户们也越来越爱为自己的身体花钱,无论是购买健身器材,还是参与户外运动,居民的消费支出都在增加:“办健身卡的越来越多,大家愿意为这个花钱。”

随之而来的,是旅游等休闲娱乐消费的增加:“大家也玩得越来越嗨,从京郊到海南,从国内到国外……在我看,如果多几个黄金周,大家花在旅游上的钱,还会更多。”

“在与记账户的来来往往中,见证着北京的发展,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军栋们对统计调查工作深以为傲。”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新闻发言人邬春仙介绍,调查员队伍目前有八百余人,而他们正是“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基层调查数据的采集者和守护者:“记账户健身花费逐年提高、‘休假出游’的情况越来越多等等,反映出老百姓的消费已经由生存型消费向发展型消费转变,获得感不断增强。”

面访调查员

听到的意见 这几年越来越少

如果说许军栋的工作,是保证记账户数据的稳定与准确,那么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的面访调查员张桂茹,则需要“随机应变”,因为她每一次面对的,都是不同的受访者。

2003年,原本是会计的张桂茹,成为一名“面访调查员”,而她的第一个任务,便是下乡入户,进行“绩效”调查。

“就是我们常说的满意度,当时的项目是居民对当地政府的满意度调查。”彼时大众对于统计部门的调查工作仍不了解,难免有所抵触,张桂茹记得,入户填写问卷如同在进行暗访:“实际上这种满意度调查是我们的常规项目,不仅是市民对政府的满意度,还有对市容环境、教育医疗等涉及百姓生活各个方面的调查统计。”

与此同时,如张桂茹般的调查员,还会参与到各类社会热点问题的调查中。如近年来网约车发展迅速,市民对于网约车的态度与意见如何,就需要“张桂茹们”一一收集。

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工作人员介绍,面访主要分为两种,一种需要进入社区,抽选家庭填写问卷;另一种则需走上街头,随机拦截路人,说服对方接受调查。张桂茹坦言,每一种方式,都有其独特的难度。

“现在的居民警惕性强,外加调查可能涉及个人隐私问题,因此并非所有人都会配合。不配合的住户,我也不会去强求。”张桂茹总结,家中正在做饭或带小孩的家庭,她都会另选时间来访:“人家本来在忙,就算抽空回答,数据可能也不会准确。”

虽然工作常常面临“碰壁”的尴尬,张桂茹对于自己的工作,仍然充满自豪。尤其是近几年,她发现自己收集来的意见,正变得越来越少。

“以往做满意度调查的时候,确实能收集到一些意见。就拿旅游者来访北京,在接受我们调查时,都会提出很多问题。”张桂茹坦言,作为一个北京人,听到这些意见,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然而随着意见的收集、上报,在各个部门的通力协作下,如今听到的问题,正在逐年减少:“这也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有效果的。”

电话调查员

每次拨号 都盼着听到支持的声音

如张桂茹般的面访调查员走街串巷,收集数据民声的同时,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的电话调查机房内,另外一批人正坐在电脑前,头戴耳机话筒,干着同样的工作——电话调查,一直是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电话调查员平均打通20个电话,才能完成一份问卷。每次拨号,都盼着听到支持的声音。”社情民意调查中心热线室内,传出一阵阵电话调查员的低声询问声。这里共有100条电话线路,平日里,约有几十名电话调查员同时工作,承担着各类调查统计任务。

热线室中间,资深电话调查员应群则坐在督导席上,随机监听着这里拨出的电话。“统计调查需要的样本量不同,问卷的难度也不尽相同。一名电话调查员,一天要打几百个电话,才能做出十几份问卷。”2004年,应群成为这里的一名电话调查员,彼时社情民意调查中心刚刚成立,电话调查还是个新事物。

电话调查员全凭“一张嘴”,不仅要让电话那头的受访者同意接受调查,还要把问卷里的问题,准确传达给对方,“首先调查员自己要理解题目;其次表达要准确,一句话念错了,甚至顿句的位置不对,都可能让对方听错了题面的意思。”

遇到政策问题不容易理解时,电话调查员的工作量也会大增,与此同时,光把问卷做完还不行:“每天我们还要抽查20%的电话访问录音,以确保调查数据的真实。”

“电话调查员遇到的最大困难,还是拒访。”应群坦言,与面访调查员遇到的困难类似,电话调查接听率同样不高,而对于电话接线员来说,只能依靠自己的经验:“我常跟受访群众说,对我们有怀疑没关系,先听听我们的问题,是不是您关心的问题。”

“调查员队伍是社情民意调查赖以发展的支撑力量和幕后英雄。目前,中心聘用的调查员大多已年逾半百,在民意调查战线奋战多年。”北京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主任葛艳介绍,2017年截至目前,中心已完成调查项目24项,涉及受访群众达11万人次。其中电话调查14项,受访群众近8万人次;面访调查10项,受访群众近3万人次。“可以说,正是有调查员的坚守与付出,社情民意调查工作才能获得原汁原味的百姓诉求,从而为服务市委市政府决策、为相关部门改进工作提供可靠有效的参考。”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吴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