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岁的“老马识途”

2017-07-03 08:39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103岁的“老马识途”

新华社成都7月1日电 题:103岁的“老马识途”

记者惠小勇、童方

他103岁,依然硬朗矍铄,与记者谈话一个多小时,声若钟,气如兰。

他80年党龄,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1年,当过文书、工人、教师、记者、山货商、货郎,尽解旧中国底层民众的辛酸艰难。

他诗书画俱佳,近60年笔耕不辍,出版小说、诗歌、散文20多部500余万字,其中《夜谭十记》中的《盗官记》就是电影《让子弹飞》的原著;102岁时出版22万字的《百岁拾忆》,即将推出30多万字的《人物印象——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他是谁?——老党员、老革命、老作家、老寿星马识途!新中国成立前担任过中共鄂西特委书记、西南联大党支部书记、川康特委副书记,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四川省建设厅厅长、中国科学院西南分院党委书记、中共中央西南局及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四川省人大副主任、四川省作协主席等职务。

建党96周年之际,记者在成都一个居民小区探望了这位百岁老党员。门一开,客厅就是书房,一张书桌、两个书架,马老仍在伏案整理手写的文稿。见有客人来,他热情起身握手,落座即娓娓道来,谈到某件事或某作品,转身就能从书架上抽出相关书籍来介绍。

书架上用宣纸压挂着一副马识途手书的隶体对联:“事在人为休言万般皆是命,境由心造退后一步自然宽。”似乎在诠释着马老达观的心性、长寿的秘诀。女儿马万梅介绍,父亲的生活简单而有规律,每天早睡早起,坚持锻炼、读报、看书、写字,偶尔上网、看电视,对时事和文化建设十分关心。

谈到文化建设,马识途说出了他的看法:只有深入人民群众,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才能出精品、冶心性,否则就是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造成沉渣泛滥、“垃圾喂养”。

“道路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马识途的思维跳跃而清晰,“我一辈子都在思考、追寻正确的道路。年轻时立志工业救国,考入中央大学工学院化学工程系学习造炸药;1938年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认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道路,就将名字由马千木改为马识途。现在入党80年了,更深知识途也不易哟,走错路、走冤枉路,危害是很大的。”

“自古清谈多误国,而今苦干来兴邦。”这是马老为建党96周年书写的一副对联。“我现在最幸福的,是我们党的路子找对了,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迅速发展的道路,但还不能掉以轻心,要坚持改革开放、从严治党、实干兴邦!”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