矗立在帕米尔高原上——一家四代在帕米尔高原为国“接力”守边

2018-02-22 09:27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矗立在帕米尔高原上——一家四代在帕米尔高原为国“接力”守边

新华社乌鲁木齐2月21日电题:矗立在帕米尔高原上——一家四代在帕米尔高原为国“接力”守边

记者阿依努尔、宿传义

2月的帕米尔高原,冰雪尘封,一片银色。湛蓝天空下,绵延不绝的昆仑山脉更显巍峨。被崇山峻岭环绕的牧业点里,43岁的柯尔克孜族护边员买买提努尔·吾布力艾山又检查了一遍摩托车零部件,将巡防用的干粮绑在后座,骑上摩托车驶向去往国界线的路上。

这个被称为木孜阔若的牧业点,是新疆阿克陶县布伦口乡的通外山口,海拔高达5000米,是通往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的要道。“木孜阔若”意为“冰窝棚”,名副其实,这里的牧民一年四季都要烧炉子取暖,眼下的气温仍低于零下20℃。

不同于普通村落,生活在木孜阔若的13户牧民,全都是护边员。即使在万家团圆的新春佳节,他们也一如既往地踏查巡逻,守卫祖国最西端的国界线。

新中国成立伊始,木孜阔若通道入口处只有三四户人家,自那时起,牧民就义务为国守边。买买提努尔的父辈是其中一户,他们一家四代守护祖国的边境,出了16位护边员,父亡子继,兄退弟续,护边的使命嵌入血液传承至今。

祖父珀默勒·多来提说,新中国成立时,他常配合解放军管控边境,战士也经常吃住在他家毡房里,珀默勒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护边员。

1952年,买买提努尔的父亲吾布力·艾山成为护边员,一守就是28年,直到疾病缠身,才被迫下山。

大哥塔吉丁·吾普尔接父亲的班成了护边员,买买提努尔又接了哥哥的班。2008年,侄子阿不都克里木·米曼也成为护边员。虽是家族中最年轻护边员,但29岁的阿不都克里木已是护边队伍的骨干。

买买提努尔说,患上帕金森病的父亲思维还清晰时,每年都要向他们交代:“国家把边境交给我们,我们就要守好它,这是我们家族的使命。”

家训谨记在心。子孙没有让老人失望。

暴雪严寒、稀薄的空气、崎岖的山路常带给护边员无尽的风险。2014年冬天,边防派出所的车在巡逻中突遇暴风雪,3个战士被困山中。凌晨1点,阿不都克里木受命带队去救援。经过5个小时与暴风雪的搏斗,被困战士终于被成功救回,5名护边员的耳朵和手脚却被严重冻伤。

“当时耳朵肿得很厉害,像两团火在烧,手脚的皮都掉了,血淋淋的,变成两块肉,新皮长出来的时候痒得睡不着。”阿不都克里木心有余悸。像这样的冻伤,阿不都克里木遭受过两次,而买买提努尔已有十几次之多。

一天经历四季,高原缺氧,常年刮风,几乎所有的护边员都患有偏头疼、心脏病、关节炎等疾病,往往20多岁的小伙子就开始掉牙。买买提努尔患关节炎已经10年,天一冷腿就疼得走不了路,这也成了他的一个心病——担心自己护边不能坚持下去。尽管这样,他也没有落下任何一次边境巡防。

为了帮助柯尔克孜族牧民脱贫,阿克陶县政府在海拔较低的苏巴士村委会建了集中定居点,修了路,拉了电,通了自来水,有的牧民搬到条件更好的县城定居。买买提努尔的孩子都在县里上学,妻子也曾动过心,但为了护边,夫妇俩和其他十几户护边员依然坚守在木孜阔若山口。

买买提努尔说,这些年,国家不断给护边员增加补贴,从每月100元涨到去年的2600元,派出所还给每人配了巡逻摩托车,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春节前夕,木孜阔若牧业点的13户牧民全部搬进政府为他们免费修建的70平方米安居房。喜庆的日子里,护边员挑了人员最齐整的大年初二,组织了一场特别“春晚”。每家每户做了自己最拿手的柯尔克孜族传统美食——酥油卷饼、手抓肉、抓饭、酸奶疙瘩摊饼、黄金糊……高原星空下,温暖新房中,他们演唱《玛纳斯》,载歌载舞,迎接新年的到来。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