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扬:科学的播种者

2018-03-30 01:10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钟扬:科学的播种者

新华社北京3月29日电 “长颈鹿在水中,不会像石块那样下沉,它能漂浮在水面上。但是长颈鹿的长脖子妨碍了它在水中游泳,不仅很难保持平衡,还会有生命危险呢,你们说,是不是呀?”

“我可喜欢蒲公英了,它开花并且结了种子时,抓上一把,然后一摊开,里面就有200颗种子了,神奇吧?”

……

小朋友们听到的一个个趣味横生、令人着迷的科学“段子”,来自“科学队长”钟扬。

很多人在钟扬去世之后才知道,他在上海、西藏繁重的科研教学任务之外,一直承担为中小学生进行科学知识普及的工作。

钟扬先后参与上海科技馆、上海自然博物馆的筹建,并作为学术委员会成员为场馆建设提供服务,还承担了上海科技馆英文图文翻译和自然博物馆512块展板的中英文图文编写工作。

钟扬在多年辗转上海、西藏等地中,从未间断参与科普志愿活动,每年举办30余场公益科普讲座,他的实验室也一直对中小学生开放。

钟扬的学生陈科元说,钟老师做起科普来较真得近乎“偏执”:给小朋友做10分钟左右的科普音频文件,他一录就是四五个小时,哪怕错了一个字、一个前后鼻音,必须重新再录。学生赵宁说,有一天看到钟老师对着墙和镜子反复练习一个演讲,一问才知,他是给中学生准备演讲,主题是“电影《阿凡达》里的生物学知识”。

“他即便再忙,也会想尽办法赶过来,和我们坐在一起字斟句酌地讨论图文展板的每一段内容,我们也很‘不客气’地把最难的部分留给他。”上海自然博物馆图文项目负责人鲍其泂回忆。

“堂堂一个大教授,自己又这么忙,干吗还花这么多时间给孩子做科普?”有人这样问他。钟扬回答:“我相信科学能深入儿童的心灵,能让孩子们多一点兴趣,说不定以后就多出几个科学家。”

钟扬为双胞胎儿子取名“云杉”和“云实”,一个是裸子植物,一个是被子植物。他曾开玩笑说:“如果大家都喜欢用植物名给孩子取名字,那就是最好的科普时代到来了。”

去世前不久,钟扬还来到西藏墨脱最偏远的背崩乡上钞希望小学,为那里160多名门巴族学生作了一场科普讲座。钟扬看到学校条件较差,当即提出个人出资捐助10万元。校长拒绝了,说:“比起钱,这里的孩子更需要您给他们带来科学的火种。”

钟扬毫不犹豫地承诺:“我一定常来!”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陈芳 吴振东 陈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