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楷

2018-04-03 09:24 中国青年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刘平楷

“富贵非吾所愿,只欲求精神上之满足,预备以后谋正大之生活耳。若力有余者,应为吾国平民援助。”——

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想写篇文章缅怀那无数为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牺牲的先烈。好几个夜深人静的夜晚,翻阅那些纪录先烈英雄事迹的书籍,一次次忍不住掩卷长思,感慨万千:他们,那些前赴后继倒在连接今天我们走的这条道路上的先烈,生不谋一己之利,死不图个人之名,他们到底为了什么?是什么精神给了他们牺牲的勇气?是什么信念能让他们视死如归?

阅读先烈们留下的那些没有被加工、美化、拔高的文字,就走近了他们心灵,膜拜那让我们这些后来者仰之弥高的精神。

一个安静的夜晚,复读了我曾参与编辑的《刘平楷烈士资料》一书,回想起我亲历的有关刘平楷烈士资料编辑、烈士遗发处理和烈士墓的修建,以及去年又到彝良县调研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时的所见所闻,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刘平楷烈士有灵的话,他的在天之灵在哪儿呢?这个问题问得我自己都发憷。

刘平楷是谁?若问彝良人,问昭通人,大多数都能回答,并且还会说,我们昭通的彝良县,在中共党史上出了著名的一文一武,文将是刘平楷,武将是罗炳辉。但是,离开昭通地区,就没有多少人知道已经离开人世81年的刘平楷了。

刘平楷,又名刘少猷。1902年出生于云南省彝良县。五四运动时,积极参加云南学生爱国会活动,参与编辑出版《滇潮》杂志。1922年到北京,先后就读于国立北京美术专科学校、国立北京世界语专门学校、国际语专门学校。曾到长辛店协助邓中夏工作,参加过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曾与王德三等人组织了云南革新社。192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秋,赴河南信阳从事工人运动和党的工作,当选为国民党(左派)信阳市党部执行委员,次年任中共信阳地委书记。1926年调上海继续从事工人运动,参加中共南京地委工作,并任国民党(左派)南京市党部常务委员会执委。北伐军占领南京后,以刘平楷为首的国民党(左派)南京市党部及所属区党部转为公开,起到了临时政权的作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刘平楷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不久调任中共上海沪东、闸北区委书记。1928年5月,他奉派赴武汉恢复湖北党组织,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年底,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前往东北工作,恢复了东北党组织,先后任中共满洲临时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中共满洲省委常委代理省委书记。1929年秋,被派回云南工作,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在省委书记王德三赴滇南工作期间,负责处理省委日常工作。

1930年5月5日,刘平楷在明知反动派正在抓捕自己的危险情况下,还冒险去通知机关人员转移,不幸被捕。敌先以“赤化罪”判他无期徒刑,后又以“赤军代表,勾结迤南匪党,图谋不轨”的罪名,于7月26日将其秘密杀害,牺牲时年仅28岁。

从上面的简单介绍可以看出,刘平楷是一位曾经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担任过许多重要角色的风云人物。按一位彝良人可能有点世俗的说法:刘平楷如果没牺牲的话,是一个可能成就大器的人物。比如说,1927年蒋介石在南京制造“四一〇”反革命事件,接着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时,刘平楷时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6月下旬接任中共上海沪东区委书记,年底调任闸北区委书记,1929年秋就是由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接任沪东区委书记。刘平楷任中共满洲省委代理书记时,中共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谢觉哉在其领导下负责宣传工作,而继刘平楷后于1929年7月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的,又是刘少奇。如果还需要加强印象的话,对于我们云南来说,他是第一届中共云南省委常委、第一任省委组织部长。

我为什么要追问刘平楷的在天之灵在哪里,原因不仅仅因为他在党的历史上是一个重要人物。阅读刘平楷,我读到了这位从磅礴乌蒙山走出来的青年之才华横溢、倜傥风流,读到了他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后,在河南,在南京,在上海,不畏艰险不怕牺牲去应对困难和险恶,还读到了他在中共满洲省委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精神。最后,我的心被他在故乡云南最后的日子彻底征服了。我读着他写的,以及他人写的有关他28年生命最后日子的文字,不禁感慨万端:他牺牲得那么英勇,那么惨烈,而且牺牲后遗骨无存,唯一留下的一缕遗发,72年后才得以安葬,更何况他牺牲前的一个遗愿,至今还未能实现。

那么,刘平楷烈士的在天之灵在哪里呢?他未了之心愿又是什么呢?

刘平楷烈士的牺牲地在昆明模范监狱。

1930年7月26日下午2点30分,刘平楷和张舫被反动当局在昆明模范监狱秘密杀害。昆明模范监狱旧址,就在今钱局街。天地翻覆,如今那里已面目全非,找不到任何旧迹了。据刘平楷长辈亲戚刘百川当时写给刘静川的信中说,刘平楷被捕后,他去探监两次,“见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刘平楷牺牲后,刘百川去见了曾在彝良任职的模范监狱二科科长陈健庭,据陈健庭讲,曾在刘平楷牺牲前,“询其有无话说,只云:请转达兄处,寄信到其家属,可称病故。余无他言,亦未流泪。因系连珠枪,共计四枪,始行气绝。兄闻之即约同张尊五垫款棺殓,暂行浅厝北门外义塚内,立有标记,并将详情函致其父。”为安慰家属,刘百川等人在安葬刘平楷前,剪下了他的一束头发,后带回彝良交给了烈士的家人。

当时,刘平楷烈士的遗体葬在昆明北门外莲花池的乱坟间。

据亲手掩埋烈士遗体的钟祥寓1988年5月30日提供的资料说,他当时在省天主教堂帮工,烈士牺牲次日早晨,家乡人刘百川、张尊五二人找到他,要他帮忙掩埋刘平楷遗体。他即随苦力6人将遗体抬到北门外莲花池的乱坟中埋葬,后来又回去立了块石碑,钟在上面用毛笔写了“彝良刘平楷履端之墓”几个字。1931年2月,几位彝良旅昆同乡还曾去奠祭扫墓并合影留念。但后来,时光流逝,时事变迁,莲花池边的乱坟早已不复存在,烈士墓也被沧桑的尘埃掩没,不知踪迹。

现在的刘平楷烈士墓,在今昆明黑龙潭公园烈士陵园。

这个烈士墓,真的来之不易。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个历史阶段,由于种种原因,中共云南地方组织在革命战争年代英勇顽强的斗争历史被歪曲,刘平楷和省委书记王德三等许多先烈一样,没有得到烈士的政治荣誉。在“文化大革命”中,林彪、江青两个反党集团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刘平楷打成叛徒,并且利用刘平楷烈士曾用名刘少猷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姓名的一字之差,加上刘少奇曾接替刘平楷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便把刘少猷和刘少奇说成是同一个人,继而对刘少奇大肆诬陷……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历史事实才得以澄清,刘少奇冤案终于平反,刘平楷的家属也于1984年12月拿到国家民政部颁发的刘平楷烈士证明书。这时,离刘平楷牺牲都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随即,彝良县委、县政府启动了征集刘平楷烈士资料的工作,他们走遍全国10多个省市,查阅历史档案,寻访烈士战友,征集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在彝良县文化馆陈列了刘平楷烈士事迹,和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共同编辑出版了《刘平楷烈士资料》一书,逐渐还原了刘平楷烈士的英雄本色。但是,烈士的英灵仍然没有安息地,在彝良县文化馆的陈列室里,刘平楷的那一缕遗发,仍静静地躺在一个简陋的木框玻璃盒里……

直到2002年,也就是刘平楷烈士诞辰100周年、英勇就义72周年时,在各有关方面的呼吁和省委领导的关心下,刘平楷烈士的遗发终于从彝良移到昆明,安葬在黑龙潭公园的烈士陵园——和他的战友王德三、王复生、李国柱、吴澄、马登云等长眠在一起。

这时,刘平楷烈士的在天之灵,终于可以安息在这翠柏苍松之间。

翻阅烈士留下的文字,发现烈士生前还有一个耿耿于怀的心愿,至今未曾了结。

1929年11月,刘平楷根据党中央的决定,从上海回到昆明,次年1月参加中共云南省委任常委、组织部长。他知道,秘密工作不允许他把肩负的重任告诉家人。他的慈母于1926年秋就已经去世,厝柩待葬3年多,他都强忍悲痛,未能启程回乡葬母。这次,他以“省亲葬母,以赎不肖之愆于万一”为由回到昆明,但直至1930年5月牺牲都未能回乡安葬母亲。而且,从烈士写给父亲的多封信中,看到他不断地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向家里要钱。其实,刘平楷是在为党组织筹集工作经费。当时的党组织,处境之困难让今人难以想象——当时的中共云南省临委在给中共中央的一份报告中说到:“许多同志的手表、金水笔都卖尽了,被盖、垫单甚至身上穿的衣服分下来去当卖,但是能维持得多少时候?有时候工作不能停止,饿一二天不能吃饭,甚至两个人只剩一条裤子,一人出去工作,一人躲在家里……吃稀饭、吃白薯充饥,这是常有的现象。”“严英武同志因必要工作的派遣,由芷村到阿迷,而车费一文都没有,只得去坐混车。在大庄车站因无车票,被查车警察拘去了,押到警署知道是C.P分子,现已在省定了八年的监禁。”……

在刘平楷烈士生前最后写的几封信中,都提到了一个他的心愿。他对父亲说:“儿对于葬母的意见是:把一切端公道士的无聊通通取消掉,把开吊请客总总也取消掉……把这些费用通移来办一个‘纪念先慈图书馆’,以作永久追远的纪念物。”他还说:“吾邑文化落后,地方的有志青年限于经济的关系不能升学,以至无书可读者比比皆是。是吾邑图书馆之设立,乃先进者的义务。”

刘平楷甚至把如何创办这图书馆及建设管理工作都设想好了。他在给父亲的信中写道:“父亲若能同意儿对于葬母的意见,把一切不必要的费用通移出来,可得二三百金,如亲族戚谊慨然允助,五百金不难立至,小规模的图书馆,可以办得起来了。馆址就用我们家的第二进中堂,稍加装置,前设玻璃门窗,门上匾额移于后进,另立一‘纪念先慈图书馆’的匾额于上,修理费大概有数十金可也。中堂内除了放书架,经常可容十余人阅书。由亲族戚谊中推举五人组成一图书管理委员会,经营规划书籍的增置和筹划图书馆的扩充基金。馆内设事务员一人,专门管理书籍。此计划若成,不独儿得永哀亡母,地方有志的贫苦青年亦受益多了。”

也许,当时严峻的斗争形势和不少同志的牺牲,使刘平楷意识到,自己为共产主义献身,也已经无多日了。为了他这一个最后的心愿,他不无兴奋地在信中对父亲说:“一般人纪念先人的奢荣办法,不过只落得一时愚夫愚妇的称羡,但过眼烟云,不久即成明日黄花。设立‘纪念先慈图书馆’则可永志不忘,同时有实惠于地方有志青年。所以儿恳切的请求摒绝一般人士的非难,为破除陈腐、提倡公益事业开先河,数十年后,地方文风大盛时,公平当推尊父亲了。”

刘平楷在给四弟的信中,在叮嘱办一个公共图书馆的同时,还说:“我愿你刻苦努力的紧随着你亲爱的哥哥向真理的途程奔去。一般无聊的人们要笑我们是书呆子也好,要骂我们不成材也好,我们不见着真理的面目,我们的努力绝不应有已时。”

实际上,在刘平楷1922年写的旅京日记中,他的忧国忧民和想为平民百姓谋利益的志向,就已经跃然笔端了。他写道:“富贵非吾所愿,只欲求精神上之满足,预备以后谋正大之生活耳。若力有余者,应为吾国平民援助。”“社会制度之不良,以至资本万恶,有此严厉阶级之分,同属一空间之生物,而享受各悬殊如此,时日曷亡,余与尔皆亡。深祝俄河之爱海,其速洗世间之一切罪恶也!”

1920年,他还曾写过一首诗:“前程悲往事,大梦追黄粱。恨未成大业,世事惜沧桑。”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读着他这些催人泪下的文字,我在想:在烈士的家乡故居旧址,建一个“刘平楷烈士图书馆”,应该也是烈士生命最后时刻念念不忘的心愿。在先烈们为之奋斗为之牺牲的革命事业已经成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也蒸蒸日上的今天,至迟在明年烈士诞辰110周年、牺牲82周年前,我们这些享受着烈士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雨露阳光的人们,已经没有任何理由让先烈的遗愿再成未了的心愿。(作者单位:云南省老区建设促进会)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