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诉法修正案草案首亮相:贪官潜逃境外 可缺席审判

2018-04-26 06:5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贪官潜逃境外 可缺席审判

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25日举行。会议初次审议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对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人民陪审员法草案进行二次审议。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25日亮相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拟建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潜逃境外的缺席审判程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

将处理违法所得及涉案财产

贪官潜逃境外 法院可开庭审判

“中央纪委建议在配合监察体制改革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对刑事缺席审判制度作出规定。”受委员长会议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作草案说明。

修正案草案第二百九十一条明确,对于贪污贿赂等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潜逃境外,监察机关移送起诉,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已经查清,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进行审查后,对于起诉书中有明确的指控犯罪事实的,应当决定开庭审判。

“目前贪官外逃后,我国有几种手段对其追责,比如发布红色通缉令追逃,在国际公约、引渡条约框架下进行引渡,或由请求国根据移民法等规定进行遣返,或由所在国起诉、审判,解决贪官的刑事责任问题,或通过劝返让其回国自首。但是在该法通过之前,按照现行法的规定,是不可以进行缺席审判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导,G20反腐败追逃追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文华说。

修正案草案第二百九十二条提到,法院应当通过有关国家条约中规定的司法协助方式或者受送达人所在地法律允许的其他方式,将传票和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送达被告人。

被告人收到传票和起诉书副本后未按要求归案的,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依法作出判决,并对违法所得及其涉案财产作出处理。

审理时被告人自动投案应重新审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修正案草案还充分保障了被告人的诉讼权利。

修正案草案明确,法院缺席审判案件,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被告人的近亲属可以代为委托辩护人。被告人及其近亲属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王文华告诉北青报记者,如果缺席审判,在境外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也可以授权委托辩护律师,“但是按照规定,不能委托外国律师,可以聘请国内的律师担任辩护人。如果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没有请律师,我国司法机关也会保障他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包括出庭辩护”。

修正案草案还规定了法院重新审理的情况。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自动投案或者被抓获的,法院应当重新审理。

与违法所得没收程序有所区别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并不是刑诉法第一次对贪官下重手,之前就规定了“违法所得没收程序”。

即对于贪污贿赂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等重大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在通缉一年后不能到案,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依照刑法规定应当追缴其违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财产的,检察院可以向法院提出没收违法所得的申请。

王文华解释称,违法所得没收程序和缺席审判有区别。“缺席审判的证明标准要更严格。违法所得没收程序针对的是违法所得的财物,不涉及定罪;缺席审判针对的是‘人’,解决的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刑事责任问题,因为缺席审判之后可能会被定罪。具体操作在刑事诉讼法草案通过之后会出司法解释或实施细则对缺席审判制度作进一步的规范”。

被告人否认指控不适用速裁程序

修正案草案规定,速裁程序不受刑事诉讼法规定的送达期限的限制,不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但应当听取被告人的最后陈述意见。应当当庭宣判。

适用速裁程序审理案件,法院应当在受理后十日以内审结。对可能判处的有期徒刑超过一年的,可以延长至十五日。

修正案草案还规定了五种不适用速裁程序的情形,即: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有重大社会影响的;共同犯罪案件中部分被告人对指控的事实、罪名、量刑建议有异议的;被告人与被害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没有就附带民事诉讼赔偿等事项达成调解或者和解协议的;其他不宜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有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不宜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情形的,应当按照相关规定重新审理。

同时增加规定,“犯罪嫌疑人自愿如实供述涉嫌犯罪的事实,有重大立功或者案件涉及国家重大利益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也可以对涉嫌数罪中的一项或者多项不起诉,公安机关可以撤销案件”。

检察院必要时可自行补充侦查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为落实宪法有关规定,做好与监察法的衔接,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顺利进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作了相应的修改补充。

据沈春耀介绍,修正案草案删去了检察院对贪污贿赂等案件行使侦查权的规定,保留了检察院在诉讼活动法律监督中发现司法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非法搜查等侵犯公民权利、损害司法公正的犯罪的侦查权。

修正案草案规定,检察院对于监察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依照本法和监察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审查。检察院经审查,认为需要补充核实的,应当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调查,必要时可以自行补充侦查。

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

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可追刑责

亵渎英烈事迹将可追刑责

北青报记者获悉,有的常委会委员和社会公众提出,近年来社会上个别人身着二战时期日本军服拍照并通过网络传播,宣扬、美化侵略战争,损害国家尊严、伤害民族感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需要明确相关法律责任,予以严厉打击。

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二审稿增加规定,亵渎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草案规定,网信等部门发现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信息的,应当要求网络运营者采取停止传输等处置措施。

有的常委会委员和部门提出,对来源于境外的有害信息,应规定必要的阻断传播措施,与网络安全法有关规定相衔接。有的部门还提出,为了加强对有害信息的管理,应明确电信、公安部门的监管责任。

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对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上述信息,应当通知有关机构采取技术措施和其他必要措施阻断传播。

不得用电影侵害英烈荣誉

草案规定,不得利用广播、电视等侵害英雄烈士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有的常委会委员和部门提出,电影也是重要的传播媒介,对电影也应作出相应规定。

草案二审稿将上述条款修改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共场所、互联网或者利用广播电视、电影、出版物等,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

草案对民政部门英雄烈士保护的职责作了规定。根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原由民政部承担的英雄烈士保护的有关职责,调整到新组建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将上述规定的“民政部门”改为“负责英雄烈士保护工作的部门”。同时对草案规定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的其他相关机构的表述也作了相应调整。

如何甄别英烈可由有关部门明确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一些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地方、部门提出,草案对英雄烈士的范围规定比较原则,建议进一步界定,有的还建议规定英雄烈士名录制度。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认为,本法保护的英雄烈士,包括近代以来,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作出牺牲和贡献的英烈先驱和革命先行者,重点是中国共产党、人民军队和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涌现的无数英雄烈士。

缅怀英雄烈士、弘扬英烈精神,面对的是英雄烈士的整体,包括中国民主革命以来英勇牺牲的2000多万烈士,而其中经评定确认列入名录的只有约196万多名,仅靠烈士名录不能涵盖更多的无名英烈。

实践中发生的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的案件,一般是针对知名的英烈个人或者群体实施的,其英雄烈士身份是清楚的。对于实际工作中如何甄别和认定英雄烈士工作,可由有关部门制定具体规定予以明确。

金融法院

我国拟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

上海涉金融案件每年增长51%

昨日,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审议《关于在上海设立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草案对上海金融法院的设立、监督、案件管辖、法官任免等进行了明确。

“设立上海金融法院,对金融案件实行集中管辖,不仅有利于依法保障金融改革顺利推进,引导金融行业‘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同时也有利于人民法院与金融监管部门形成合力,加强市场监管,维护金融安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作草案说明时表示。

据介绍,近年来上海市涉金融案件数量迅速增长,2013年至2017年平均每年增长51%,去年受理一审金融商事案件数量达到17.9万件。

将专门管辖金融商事等案件

据介绍,上海金融法院专门管辖上海市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金融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管辖案件由最高法确定。

具体包括四类:上海市辖区中院管辖的金融借款、票据、信用证、证券、期货、保险、融资租赁、典当、金融仲裁等一审、二审和再审金融商事案件;上海市辖区中院管辖的以金融监管机关为被告的一审、二审和再审涉金融行政案件;上海市辖区新型、重大、疑难、复杂的一审金融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最高法相关司法解释指定由上海市辖区中院管辖的以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期货交易所等为被告或者第三人履行职责引发的一审民事、行政案件。

对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和裁定的上诉案件,由上海市高院管辖。上海市第一、第二、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不再管辖金融商事案件和涉金融行政案件。

“决定草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最高法还将专门出台相关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上海金融法院的案件管辖问题。”周强说。

审级与上海市其他中院相同

“上海是中央确定并支持建设的国际金融中心,辖区内金融机构数量多,外资金融机构占比大,金融要素市场齐全,金融市场交易额巨大。”周强说,“近年来,上海法院受理的涉金融案件呈现新类型案件多、案件风险传导性强、审理难度较大、国际关注度高等突出特点,对金融审判专业化提出更高要求。”

草案在上海金融法院的监督方面也进行了规定。据悉,上海金融法院属于专门法院,其审级与上海市其他中院相同。上海金融法院依法定程序设立后,对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接受监督。

根据法律规定,上海金融法院的审判工作,接受上海市高院的业务指导和审判监督,上海金融法院审理的案件,接受上海市同级检察院的诉讼监督。

据周强介绍,上海金融法院审判庭的设置,由最高法根据金融案件的类型和数量以及机构编制部门的意见具体规定。

“上海金融法院的员额法官拟从现有经验丰富的优秀金融审判、民商事审判或行政审判法官中选任,也可探索从优秀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遴选。”周强说。

人民陪审员法草案

影响大的案件纳入参审范围

人民陪审员法草案二审稿25日提请审议。二审稿明确,可能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社会影响重大的刑事案件一审,由人民陪审员和法官组成七人合议庭进行。

根据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提起的公益诉讼案件;涉及征地拆迁、环境保护、食品药品安全,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其他社会影响重大的案件也由人民陪审员和法官组成七人合议庭进行。

此前,有的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地方、部门和社会公众提出,根据法律职业资格制度改革精神和时间情况,建议增加规定公证员、仲裁员不能担任人民陪审员,被吊销律师、公证员执业证书的,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以及有严重违法行为,可能影响司法公信的,不得担任人民陪审员。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建议采纳这些意见。

草案二审稿新增规定,人民陪审员的人身和住所安全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对人民陪审员及其近亲属打击报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陪审员制度改革试点情况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50个试点地区人民陪审员总数达到13740人,比改革前新增9220人。其中基层群众7953人,占57.88%;高中学历4894人,占35.62%;高中以下学历653人,占4.75%。

上述报告显示,试点以来,陪审员共参审刑事案件30659件,民事案件178749件,行政案件11846件,占一审普通程序案件的77.4%,由人民陪审员参与组成五人以上大合议庭审结涉及群体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3658件。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孟亚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