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秀山青宜为家——浙江生态文明建设侧记

2018-05-29 09:45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水秀山青宜为家

站在浙江省档案馆的历史照片前,总让人产生一种疑惑:这是浙江吗?

岩石裸露的山丘上稀疏地长着几棵小树,低丘的褶皱里横陈着一排排陈旧破败的瓦屋;两条呈十字状交错的街道,逼仄得容不下两台并排行驶的卡车。这是改革开放初年的义乌。

再看这张:酱油色的河道里,漂着塑料袋和泡得鼓囊囊的家畜。这就是昔日的长兴。

而现在的浙江,可以从不久前网络上热传的一组照片和博文一探究竟:今年4月,法国青年罗意周在浙江游玩一圈后发文惊叹:这里的环境丝毫不比法国逊色!他的镜头里,宁波滕头村一排排整齐的别墅如同一幅油画,丽水山区翠绿的山峦和粉墙黛瓦的民居让人仿佛置身仙境……

是什么引来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任接着一任干,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空间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遇到了“成长的烦恼”:钱是多了,可水脏了、山秃了。靠水晶制造富起来的浦江老百姓叹息:“坐在垃圾堆上数钱,躺在病床上花钱。”

浙江的决策者们清醒地认识到:仅仅生产发展、生活富裕,并不能给群众带来幸福感。只有尊重自然、保护自然,才能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2003年6月,浙江召开“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作会议,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用5年时间,从全省近4万个村庄中,选择1万个行政村进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个中心村建设成全面小康示范村。

在推进“千万工程”建设中,浙江紧紧抓住农村人居条件改善的主线,整治村庄环境,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几年下来,浙江广大行政村通上了高等级公路;垃圾收集、污水治理等公共服务设施实现全覆盖……

2008年下半年以来,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浙江GDP一度大幅下滑。是复原传统增长方式、先把经济指标搞上去,还是继续坚持生态文明建设?时任省委书记赵洪祝提出:环境保护的“硬杠杠”不能宽,节能减排的“紧箍”不能松。省里决定:对选址不符合生态环境功能区规划、不符合产业政策等要求的项目,实施禁批制度,从源头上控制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

2013年,浙江省委将生态文明建设又往前推动了一步:打响“五水共治”战役,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有个形象的比喻:“五水共治”好比五个手指头,既竖起治污水这个“大拇指”,从群众最深恶痛绝的污水治理抓起,也把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捏成“拳头”,齐头并进。“五水共治”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生动实践,从那时开始,浙江已累计消除垃圾河6500公里、黑臭河5100公里,全面消除劣Ⅳ类水质断面。国家首次“水十条”考核中,浙江名列第一。

生态建设15年,一任接着一任干。现在的浙江,不但看不到濯濯童山——全省森林覆盖率超过60%,大川小河皆碧水清清。“敢到池浦河里游泳吗?”这是3年前网民对浙江环保部门下的“挑战书”,池浦河是浙江温州出了名的臭水沟。而今,池浦河不但可以游泳,而且虾戏鱼翔,成为垂钓者的天堂。

坚持绿色发展理念,科学政绩观带来保护与发展同步

在浙江,有一句话叫:翻好“高低杠”,做好“加减法”。

何谓翻好“高低杠”?“高”是传统产业高端化,“低”是高碳产业低碳化;何为做好“加减法”?“加”是做大做优、提质增效,“减”是限小汰劣、治污减排。

拆解业曾是台州的支柱产业之一,拆解过程产生大量的油污、废水、废气……台州人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毅然对拆解业进行彻底改造。“齐合天地”是台州最大的拆解企业,如果你现在再到该厂,会看到花草遍地,绿树成荫,俨然一座花园。通过高端化转型升级,原先拆解电线时靠燃烧分离出铜丝,现在用机器分离,解决了废气问题。

生态环保目标落实得好不好,领导干部是关键。为使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浙江改革政绩考核体系,将“青山绿水”纳入其中。

千岛湖出名,缘于水!环保部门多年监测表明:千岛湖为Ⅰ类水质——可以直接饮用。淳安能保住“这盆清水”,与省里的“生态指挥棒”有关:不再搞单纯的GDP竞赛,把各县市分为工业主导型、综合发展型、生态保护型三个类别分类考核。这种考核办法,有利于不同自然条件、不同功能定位的地区因地制宜谋发展,避免“长跑的和游泳的一起比赛”的弊端。用当地干部的话说,GDP增长是政绩,生态环保同样也是政绩。

在浙江,坚持绿色发展,躬身生态建设,成为大家的自觉行动。

立制度、定期限、抓落实,有规矩才能成方圆

一提“811行动”,浙江的干部就会有一种紧迫感。

“811行动”是一场全省环境污染整治大会战,起自2004年10月。

“8”指的是浙江省八大水系;“11”既是指全省11个设区市,也指当年浙江省政府划定的区域性、结构性污染特别突出的11个省级环保重点监管区。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在动员大会上说:“生态环境方面欠的债迟还不如早还,早还早主动,否则没法向后人交代。”

迄今,“811行动”已经进行到第四轮,带来了什么样的结果?

长兴县曾经“低小散”企业遍地开花,600多个烟囱冒出滚滚浓烟,河道里的污水划根火柴就能点着,因污染引起的群体性事件不断发生。“811行动”首轮,域内所有烟囱全部关停;绍兴市柯桥区印染产业产值曾占全国三成,为从根子上解决空气、水质污染,柯桥区一口气砍掉1/3印染企业……

从跨行政区域水质交接断面考核管理、行政问责,到政府年度绩效考核环保成绩“一票否决”,再到“出境水必须优于入境水”这一刚性指标,浙江制定了一项项制度,并严格抓落实,督促广大干部前进。

2016年4月17日的一场工作交流会场景令人记忆犹新:面对全体省委常委和省电视台直播镜头,长兴县委书记周卫兵承诺:“我们县全力奋战100天,全域剿灭劣Ⅴ类水!”

不但县委书记要向全省人民做出承诺,省委主要领导也要向全省做出承诺。省委主要负责同志立下“军令状”:“年内,浙江将彻底剿灭劣Ⅴ类水,并采取一切措施巩固成果,保证不反弹。”

立制度,定期限,抓落实,成效显著。浦江县年产水晶数量占全国80%,全县2万多家水晶业小作坊污染严重。多年来,境内的浦阳江水一直处于劣Ⅴ类,县内90%的河流白沫翻滚。两年治水中,浦江共关停水晶加工户19518家,印染、造纸、化工等污染企业关停55%,789人因环境违法被依法处理。

像呵护眼睛一样呵护来之不易的生态环境,浙江加大环保执法力度。2017年,浙江共查处环境违法案件186万件,移送行政拘留727人、刑事拘留1048人,移送公安案件数继续位居全国首位。

水秀山青,生态优势逐渐化为发展优势

日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来到浦江县考察。浦江县从发展工业严重污染河流,到生态环境修复,水体重新干净清澈、产业升级发展的历程,令他惊叹。现在的浦江县,碧水欢淌,电商、半导体装备、高端民宿等新产业红红火火。

山绿了,水清了,不但换来群众一张张笑脸,生态优势还化为强劲的发展优势。

绍兴市亭山桥村10多年前因为水系污染,人们恨不得搬离家园。而今,村旁的小溪碧水潺潺,溪上建起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廊桥,桥堍还有一个富有水乡风情的小广场。一到傍晚,这里欢声笑语,成为村民们休闲的好所在。廊桥上的鎏金对联引人注目:上联“西来东去为名为利莫失德”,下联“你下我上往南往北不忘家”,横批“水秀山青宜为家”。

时光倒退10多年,走近天台县街头镇后岸村,但听炮声“隆隆”,旋即一股股粉尘飞扬升腾,村舍、树木全笼罩在粉尘中。后岸村人世代以开山卖石为业,青山绿水一步步沦为秃山污水,不但污染了环境,还给生命健康带来不能承受之痛。

经过生态恢复,如今后岸村口溪流潺潺,垂柳拂岸,垂柳丛中一架巨大的木质水车随着水流缓缓转动。“水车人家”农家乐坐落在水车旁,主人陈飞说得很实在:“这水车每天不停地转呀转呀,转来了金,转来了银,多亏了这变好的环境!”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王慧敏 顾 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