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避贫困户成扶贫产业"附属品"

2018-07-09 14:10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力避贫困户成扶贫产业“附属品”

农民仍是产业扶贫的主体,只有让农民主动向产业链上靠拢,充分挖掘贫困地区资源优势,在农企和贫困户之间形成优势互补,才能避免政府或企业的一厢情愿,避免企业为交差搞形式主义、走过场,避免贫困户成为扶贫产业链上的“附属品”。

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期,如何解决贫困户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搞产业试错成本高的问题,进一步提高企业扶贫精准度,对贫困户持续稳定脱贫意义重大。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走访宁夏6家参与精准扶贫的农业龙头企业了解到,现代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程度越来越高,劣势明显的贫困户融入的难度较大,需要因地制宜选准农民能参与的产业,创新企业与贫困户在扶贫产业发展上的互动耦合模式,企业精准扶贫的“火车头”作用才能显现。

采访中,基层干部对本刊记者说:“龙头农企做好了,脱贫工作才好做”。结合龙头农企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融资难等各类难题,以及农业投入大、见效慢、风险高的特点,需要政府给予更多支持。专家指出,对于投身精准扶贫的农业龙头企业而言,想方设法把贫困户嵌入到合适的产业链中,让他们成为农企产业链上的结构体而非附属品,才能做到“真扶贫”。

挖掘促脱贫的优势特色产业

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占地1500亩的中烟“飞地”扶贫养殖园区内,近2800头良种牛在此悠然生活。它们不仅可以自由活动,而且每顿吃的饲料精确到两;因远离生活区,“飞地”扶贫养殖园区由此得名。按照“政府供地、托管养殖”的模式,这些牛由宁夏壹加壹农牧股份公司负责托管,购牛资金来自56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扶贫贷款,企业承担养殖风险、偿还贷款本息,贫困户则每年享受4000元收益。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飞地”模式以企业出技术、包市场,政府提供扶贫贷款的形式将农企与贫困户联结起来,不仅带动贫困群众稳定增收,也减轻了企业的资金压力。

宁夏壹加壹农牧股份公司董事长王振和说,因肉牛适合散养,是比较理想的扶贫产业。肉牛养殖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飞地”模式使企业逐步从养殖环节退出来,把沉淀在“牛”上的钱投到渠道、品牌建设上,专心做市场开拓。另外,企业开发覆盖整个红寺堡区的肉牛监管系统,给每头牛安装电子“身份证”全程溯源,农户按企业制定的标准养出来的牛能卖上高价,企业在养殖环节让给农户的利润也能得到弥补。

宁夏部分农企通过不断摸索,“创造”出精准扶贫新产业,成为因地制宜发展产业的“主力军”。宁夏德泽农业产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结合当地气候、养殖传统等优势,在吴忠市同心县建设黑毛驴繁育基地,存栏黑毛驴达7000头,带动贫困户1500户。“黑毛驴在国内市场供不应求,公司成立之初就与东阿阿胶签订10年的兜底回购协议。这里的农户大多有养驴的传统和经验,参与进来相对容易,而且养驴对劳动力要求不高,老弱病残都可以参与进来。”公司总经理郝旭说。

在一些与种植业相关的行业,解决农户就业的作用更加明显。宁夏百瑞源枸杞股份有限公司自有枸杞基地1.2万亩,基地长期需要工人1000人,枸杞采摘旺季每天的用工量达到6000人。在百瑞源红寺堡区原生态枸杞种植基地,在此采摘鲜枸杞的赵梅花来自基地旁边的移民村,每年50多天的采摘期她可收入1万多元,而赵梅花只是枸杞基地采摘旺季700名采摘工人中的一员。

百瑞源董事长郝向峰说:“土地流转、基地务工让农民有了收益,在此过程中,我们还通过专家对农户进行技能培训,让他们不仅就业,而且真正学到技术,向产业工人转变。”

培植贫困户参与的产业联合体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发现,在一些企业与贫困户联动程度高的产业中,通过科学分工、相互配合,产业扶贫效果明显。但是,一方面一些龙头农企“分红”、土地流转、提供就业岗位确实增加了贫困户的收入,另一方面一些贫困户依然是产业链上“可有可无”的附属品。部分受访农企认为,扶贫政策减弱或取消后,部分贫困群众有返贫的危险。

农业专家认为,企业在探索精准扶贫过程中需选准方向,让贫困户做能“接手”的事儿,让企业做贫困户参与不了的环节,各自发挥自身优势,只有双方都能获益,贫困户成为农企产业链上的结构体,合作才能长久开展。基层干部以及专家建议:

其一,鉴于与单个农户合作成本高、风险大,农企可避免与贫困户直接合作,而选择与有组织的合作社合作,企业负责制定标准,由合作社负责执行,“由农民管理农民”。

宁夏正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分“三步走”把农户吸引到产业上来,第一步,由企业自建桃园;第二步,企业与村集体合作成立合作社,除了土地流转费,农民还可参与分红;第三步,带动群众自发成立合作社。公司总经理张涛说,企业一定要把群众用好,通过企业让土地增值,让群众看到现代农业的潜力,带动他们参与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而稳定脱贫。

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马渠生态移民安置区成立合作社,种植枸杞4000亩,宁夏百瑞源公司则负责制定标准、枸杞前期技术、后期加工、统销等其余环节。“企业的优势是市场,农户的优势是土地,尽管双方都有合作需求,合作前企业一定要订好标准,否则很难持续。”郝向峰说。

其二,精准选择扶贫产业才能产生真扶贫的效果。很多涉农产业由于对现代化生产条件要求高,不适合拿来做精准扶贫产业,如果企业一厢情愿,势必造成企业、农户受损。

“在现代农业发展模式下,有时候难以把贫困户嫁接到现有的产业中来,盲目开展扶贫反倒无法精准。”宁夏晓鸣农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晓鸣说,比如当前企业做的商品蛋种鸡产业,贫困户参与相对困难。晓鸣农牧针对贫困地区专门“设计”产业,结合吴忠市同心县赵家树村土地、饲草的优势,公司2017年为该村提供2000只鸡苗,并提供过渡期饲料,发展散养鸡产业,5个月就带动3户贫困户各增收1.5万元。该村第一书记史国鹏告诉本刊记者,散养鸡投入小、门槛低、见效快,贫困户在发展产业过程中也学会了养殖技术,这样短平快的产业很符合当地实际。

其三,不仅要有联结企业、贫困户的产业,还要有持续合作的约束机制,否则双方的合作一不小心就“黄”了。

采访中,不少受访企业反映,在产业扶贫过程中,部分农民缺乏诚信意识,导致合作难以为继。如宁夏壹加壹农牧公司2013年根据周边移民村贫困群众缺资金、缺技术的现实,曾为部分贫困户担保贷款购牛,提供饲料,并负责订单回购,结果却因贫困户不按标准饲养或将牛偷卖使企业造成了损失,合作也随之夭折,现在企业对与单个农户打交道仍然心存疑虑。

宁夏中乾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在宁夏中卫市中宁县种植5000亩的苹果地,其中近3000亩是流转当地村民的土地。采访中,企业负责人坦言,想得最多的也是最担心的,就是如何与农民建立信任关系。

增强扶贫产业对贫困户的黏性

采访中,不少农企负责人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企业理应积极参与精准扶贫、履行社会责任,也愿意掏真金白银真心投入,但是现在还有不少“梗阻”,精准扶贫还须科学分类,充分挖掘贫困地区的资源优势,在农企和贫困户之间形成优势互补,避免企业为交差搞形式主义、走过场。

一是探索能够克服贫困户发展短板、扶贫效力高的产业,增强扶贫产业对贫困户的黏性。郝向峰、魏晓鸣等人建议,在下一步的产业扶贫过程中,政府、企业应根据资源禀赋,科学筛选、设计一些扶贫效力高的产业,重视构建产业联合体,把有限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融入到产业中。政府及企业在产业设计上,应尽可能留出贫困户能参与的环节。

“我们要一分为二地看问题,贫困户所在的地方往往山大沟深、地广人稀,这些都是发展‘名特新优’产业的优势资源,发展产业过程中如果能够跟当地特色相结合,很可能打造出优势产业,形成可持续的扶贫模式。”魏晓鸣说。

二是更加重视培养贫困户的诚信意识,扫除农企与贫困户的合作障碍。在农企与贫困户合作中,一旦出现失信行为可能引发连锁反应,对扶贫来说就是巨大的伤害。王振和等企业负责人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成为企业与农民之间的信任桥梁,督促双方诚实守信,并对失信行为进行惩戒,在贫困群众中树立诚信意识。

“农民仍是产业扶贫的主体,只有让农民主动向产业链上靠拢,才能避免政府或企业的一厢情愿,产业扶贫的可持续性才会增强。”郝向峰说。

三是金融扶持对农企参与精准扶贫来说至关重要,很多农企反映融资难的问题依然突出,必须尽快想办法缓解。

目前,虽然贫困户贷款门槛有所降低,但是致力于精准扶贫的农企贷款难度依然不小。张涛等人建议,国家能否给参与扶贫的农企一定政策支持,比如拿出部分扶贫资金设立基金,以风险补偿等方式引导资金向农企流动,推动农企探索和创新扶贫产业发展方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于瑶 许晋豫 )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