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场夜宿荒野求生 揭秘空降兵训练

2018-07-14 15:4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坟场夜宿荒野求生 揭秘空降兵训练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李文姬)纵观世界空降作战,毫无疑问空降兵是张快速制敌的绝对王牌。近日,空降兵某旅在豫北组织了多机型跳伞训练,数千名官兵跃出机门,一朵朵洁白的伞花随之在蓝天绽放。

都说跳伞是勇者的游戏,他们的生命按秒计算。离机、打备份伞……这些要在地面练上千万遍。此外,空降兵们还要经历比普通战士更严格的体能训练、刺激又惊悚的坟场夜宿、血腥且考验技术的荒野求生等。最后再经过大风大雨的特情考验,才能炼成这些钢铁勇士。

“生命用秒计算” 

据《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空降兵的跳伞高度分多个级别,高的达到五六千米,低的则为260米。高度越低越有利于迅速作战,但高度越低危险系数也相应越大。按照空中自由落体速度,空降兵从260米处跳伞,只需要7秒时间。从千米高空跳下,落到地面也仅用19秒时间。因此有人说,空降兵的生命只能用秒来计算。这短短数秒的背后,是异常严苛的训练。只有地面苦练,空中才能精跳。 

记者此前在采访中了解到,空降部队的官兵每一个都是伤痕累累,尤其是腰部、腿部。在地面一个离机动作需要反复练几千遍,一个打备份伞动作反复练几百遍,特情处置反复预想演练,白天练、晚上练,渐渐把各种动作和处置方法练成了下意识的行为,形成了记忆。

正如空降兵李振波所说:“有人将伞降训练的苦概括为‘三肿三消,方上云霄’,在地面训练伞降动作每天要重复几十次。”

记者在此前采访时还发现一个细节,空降兵战士的衣服都是固定叠放的,方便在黑暗中快速着装。他们每天水壶里的水也是更新装满,以便一接到任务随时都能出发。

练的就是恶劣环境

据军报报道,近日,在川西高原强训的空降兵某特战旅官兵进行了实爆作业,尽管还是阴雨连绵,但一次成功实爆率平均达到了96%。而就是在前不久,也是一个阴雨天,这一数字才仅仅是60%。

当时就有官兵说:“高海拔雨天不适合实爆,建议课目取消。”然而,现场指挥员程翔态度却非常坚决:“雨天打仗怎么办?出现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退缩,想办法解决!”

随后他们把所有不爆的原因,区分动作、雷管、导火索等5类问题进行收集整理,并根据数据,制定了针对性整改措施、训练方法。原来,雷管、导火索进水受潮是不爆的重要原因之一。于是他们从领取炸药火具到点火管制作规定简便的科学手法,例如导火索反拿,这样既不影响战斗动作,又能够保证干燥。

对空降兵部队来说,练不仅仅是在平日,更是在恶劣环境下。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曾采访空降兵部队“黄继光连”,指挥员余海龙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2015年7月,余海龙带队接受上级临机抽检,部队需要空中远程机动1000多公里,全装空降到陌生地域参加演习任务。演练当天,朱日和着陆场气象极其不稳定,地面上劲风吹起狂沙。好不容易操纵稳降落伞的余海龙在临着陆的一刻,被地面阵风带偏了方向。降落伞拖着余海龙在草原上飞驰起来。突然,前方一道土坎出现!余海龙结结实实撞了上去,身体腾空的那一刻他一把抽出了飞伞手柄的钢索,飞一般地冲向了主攻点。

研判形势、收拢人员、制订方案、组织战斗……之后余海龙依然像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一般挥斥方遒,从容指挥着战斗,浑然不觉他的整个右臂都已被血水浸湿。

空降伞兵是最早救援者

2008年5月12日,巴蜀之地山崩地裂。而最先出现在这里的救援者,就是15名空降兵。果然应了那句:哪里有危险,哪里就首先出现空降兵。

当时地震一发生,空降兵研究所所长李振波大校就带领15名突击队员登上了伊尔—76飞机,飞向那座满目疮痍的震中孤岛,从空中投下矿泉水、罐头等。百姓们看到他们如见天降奇兵,哭着喊着跑向了他们。

据军报报道,空降之后的7个昼夜,空降兵们冒着多次余震,翻越了4座3000多米高的山峰,徒步220公里,先后在7个乡、55个村庄侦察灾情。

那年,四川男孩程强才12岁,地震时他正在和小伙伴在泉眼里游泳,这场地震带走了他许多的亲人和同学。地震后不久,程强发现镇上多了很多陌生人,他们都戴着“空降”字样的头盔。三个月后,当部队离开时,程强将“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高高举过头顶,表达他的感激之情。而6年后,年满18岁的程强报名入伍时,毫不犹豫地填下志愿——空降兵。去年10月,程强被正式任命为了“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四川省级抗震救灾综合演练在德阳举行,空降兵首次参与了地震演练。来自西部战区空军的10名空降兵跳出机舱,伞降“震中区域”,进行地面侦察,完成空中应急救援和空地协同联动,空投救援装备物资、废墟救人、地面伤员救治等。

新形势紧贴实战实训

1949年8月,即将出任空军司令员的刘亚楼向中央军委提出组建空降兵部队的建议。次年,中国空降兵正式组建。当时,中央对空降兵兵员素质要求极高,参加过解放战争的战斗英雄、模范和功臣被抽调组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陆战第一旅。在上甘岭战役中立下大功的王牌部队转型成为空降兵。

而在新形势下,空降兵有了新的要求——紧贴实战实训。例如,要进行多机型高强度星夜出击训练,锤炼部队遂行多样化任务能力等。军报透露,飞行训练中,机群在到达指定空域后,要迅速判定目标,完成空降空投、低空突防多个课目飞行训练。在遂行拂晓飞行任务的过程中,飞行人员不仅要克服生理疲劳,而且还要适应由星光、城市灯光等夜间环境产生的不利因素。因此,前期训练过程中不仅强化地面模拟演练,还增加特情处置分析等内容,提高飞行人员对拂晓飞行的自信心和掌控力。

军报报道,今年年初,空降兵某旅就进行了一场考核,将实战作为练兵备战鲜明导向,严密组织野战条件下实兵、实装、实打、实投、实爆作业考核,可谓“战味”十足:爆破手量取导火索、切割、捆绑、固定、观察敌情、运动接敌、拉火引爆、隐蔽撤离,动作规范,一气呵成,“轰”的一声,前方传来震耳的爆炸声,一个个土包瞬间被夷为平地。

此外,记者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了解到,近期运-20大型运输机首次与空降兵部队联合开展空降空投训练,这是中国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远程空降作战能力建设的又一次跃升。对此,央视也曾报道称,接下来,空军运-20飞机还将继续与空降兵进行携装、武装、夜间重装空投等课目训练,为成规模、成体系作战提供技术、数据、理论支撑。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  作者:李文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