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到底有没有托?得到大学魔术师学员揭秘魔术的真相

2019-10-30 01:01 消费日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魔术到底有没有托?得到大学魔术师学员揭秘魔术的真相

10月27日,得到大学2019秋季开学典礼暨夏季毕业典礼在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举办。5位得到App重量级老师和9位优秀毕业生学员带来14场聚焦“怎么办”的“How-Talk”演讲,分享各行业知识体系和思考方法。

得到大学夏季班学员王仲焘也在现场发表了演讲。作为魔术师的他,研究各种魔术已经15年了,曾经在15岁就登上过曲苑杂坛、正大综艺,还在各大电视台综艺节目担任演出嘉宾。在演讲中,他不仅现场表演了几段令人瞠目的“心灵魔术”,更大方揭开了魔术表演背后的秘密。

以下为王仲焘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王仲焘,是得到大学2019夏季班的学员。

我是一名魔术师。十五岁就上过曲苑杂坛,正大综艺,作为演出嘉宾,我也上过各大电视台的综艺节目。现在我除了演出以外,还在从事魔术教学工作,比如担任节目的魔术顾问,艺人的魔术老师等等。

很多人问我是怎么走上魔术之路的。我记得那时候刚上初中,有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路过一个文具店,看到很多学生围在文具店门口,我便也好奇地凑了过去,看看他们在看什么。卖文具的老板一看,来了一个新学生,“过来,把手伸出来”,我就伸出了我的手。

我看到他拿着两个海绵球,一个放到他自己的手里,另一个放到我的手里。紧接着,呼,对着自己的手吹了口气。他手里的海绵球就消失了。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海绵球去哪儿了呢?当我打开我的手,wow!有两个。

我听说,只要买下这两个海绵球就能学这个魔术。我特别激动,我就毫不犹豫的拿出兜里所有的钱——15块钱,我的午饭钱,买下了那两个海绵球,付费学到了我人生的第一个魔术。现在回看,已经有十五个年头了。

在这十五年里,我最先学习了舞台魔术,后来自学近景魔术,现在主要研究心灵魔术,所以我会介绍自己是一个心灵魔术师,那什么是心灵魔术呢?

你可能接触过读心,催眠,预言推测,控制物体移动或者改变形态,或者感应你会把一枚硬币放在自己的哪只手。这些表演其实都属于心灵魔术。如果说魔术是在视觉上给人带来震撼,那心灵魔术就是给你带来心灵的震撼。魔术幻化于表面,而心灵魔术,则惊于内心。刚才我的开场表演叫巴格拉斯效果,也属于心灵魔术。

当魔术师这么多年,我经常被问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到底有没有托啊?对这种问题一般我都不解释,因为如果这么问,那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对我的夸赞,因为只有天衣无缝,大家才只能用托来解释了,对么?但如果魔术非要用到托才能表演,那魔术这门艺术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接着第二个经常被问的问题就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会这么选?你就不怕演砸么?我说实话,我当然怕,我非常怕。每次演出前我都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演砸。因为对于一个魔术师来说,一旦在有传播力的公共演出中出现问题,那对他的职业生涯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我做的是一件要让别人感到惊奇,情不自禁的说wow的事儿,我必须用各种方法确保魔术效果万无一失。

那这要怎么做到呢?又不能有托,还要万无一失,别人还要说wow。这也太难了吧?别急,一切问题都有解决的方法,作为一名魔术师,我必须遵守行业规则,我不能揭秘魔术,但我今天确实想代表我们魔术师这个群体,跟大家讲讲,我们魔术师,为了一个魔术表演成功,我们都做了哪些准备。

我们先来一段演示,我想让一位老师站在一些书的后面。这些书有黑色,黄色,蓝色,绿色,红色五本书,我预言,他会选红色书。意味这位老师拿起来的必须是红色书这个魔术才算是成功。那么关键问题是,我怎么才能让他拿起红色书。

对于大家来说五本书都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但在老师的视角中,这四本书后面是这样的(注:空白的)只有这本红色的书后面写着:请选择本书。谢谢。

这就是我的准备,我准备好了调用一切可用资源,也准备好了迎接好的运气。如果运气好,他上台愿意配合我,那我就成功了。但如果运气不好,碰上一个不愿意配合我的观众,该配合我演出的时候他视而不见,他非要拿其他颜色的书,那我就演砸了。

所以,虽然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办法,但我不能用我的职业生涯去赌这一次演出,怎么办?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还真有!

我还可以让他随机说一个颜色,我来预言出来。我预言是,蓝色。这又是一个预言魔术。我的答案已经写好,并且不能更改的情况下,我必须想方设法让他选蓝色书。看上去一件完全随机的事情,我要通过我的准备让它变得不随机。那咱们来说说我都准备了什么。

首先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他直接选,我说:请用英文说一个颜色。其实我最希望他说blue,如果说blue,蓝色,我会翻开板子:你会选蓝色,这绝对是奇迹!

看上去只有百分之20的几率对吧。其实不是,我为了暗示他选蓝色,我刻意穿了一件蓝色的西装,我让灯光师把光调成蓝色,我让后面的大屏幕变成蓝色。我通过一系列的暗示,让他放眼望去全部都是蓝色。这样他选择蓝色的几率可能高达百分之八十。

你可能要反驳我,你不是说不接受任何风险么,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怎么办?是呀,我其实已经为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准备好了另外四套说辞。

比如刚刚她选绿色,我说:太好了我非常喜欢绿色,因为绿色代表成长,绿色代表希望,您一定有自己非常童真的一面!但如果他说红色,我会说:红色代表热情,代表奔放,您对自己热爱的人或者事保持着高度的激情。同样你选黑色、你选黄色,我也各有说辞。所以你看,你选蓝色,那我视作你选了一本书,你选其他颜色那就只是性格测试。

那你可能会想了,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是如何拥有最终解释权的呢?我的最终解释权来源于,我并没有说游戏规则。我并没有跟你说你选一个颜色是为了选一本书呀,我甚至都没用选这个字,我说的是,随便说一个颜色。你看,我为了达到目的,我说每一个字都是设计好的,也都是我准备好的,而我一个字也不能错。

就像刚才,他并没有选择蓝色,我就继续让她从1-5之间随便说一个数字,其实我最希望他说3。如果说3。无论正数,反数,第三本都是蓝色,你选3代表你选蓝色。你会选蓝色,中了。但他刚才没选3。他说4,额,怎么办?你再选一个吧。2,还不是。怎么办?

虽然到现在还没选到蓝色书,但我至少缩小了选择范围。好,还剩下三本,我想请你左手右手各拿一本,如果,你拿起的两本都没有蓝色书,我会说,现在只有蓝色的书在桌子上对么?对!这一切都是你的决定,对么?对!你会选蓝色,中了。

如果,你拿起的有蓝色书,好,选一本给我,不是蓝色书,那现在在你自己手里的是蓝色书对么?对,一切都是你的决定对么?对!你会选蓝色,中了。如果你给我的是蓝色书,我直接高高举起,这是你的选择么?是!你会选蓝色!中了!

其实,我把一次不可控的选择拆分成了多个可控步骤,随着你的每一次不确定的选择,我会即兴调用不同的步骤把这件事变得确定,直到推向那唯一的最终结果。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我们算一下有多少种可能性。我第一次让你随便说一个颜色,五种可能性。说一个数字又是五种可能性,排除一个,再说一个数字,四种可能性,然后还剩三个我让你随意的拿起两个,这又有三种可能性,两个选一个给我,两种可能性。

5*5*4*3*2乘一下得600。我为了让你选一本书,我准备好了面对了600种可能性。而且这些都要即兴应对,还不能让大家察觉到问题。

有的时候,当我要演一整场专场演出,意味着我要面对着上万种可能性。所以,我的演出大家多来看,花点钱就花点钱,值!如果你想问在哪能看到我的演出?来得到大学,我们认识一下。

那你可能会说,这种方式太过于繁琐,而且稍有不慎就会出问题。你是一位十多年的老魔术师了,难道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么?有,还真有!

如果我拿出5本书让你选择,那我就会找5个角落,留好5张纸条,分别预言说你会选这本书。这样不管你选哪本,我都有对应的纸条,显得是我早就预言好了一样。

在你的角度你认为选择是你自己决定的,也是唯一的。但其实,我随时准备好了为每一个看似随机的结果做出合理的解释,来达到我唯一的目的。而且我的每一种解释都是独立的,都是唯一的。我只会让你看到我想让你看到的结果。

所以,第一个演示,请选红色书的魔术,即便真的出现特殊情况,他没这么选,我也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只有这样才能算是奇迹,才能感到惊奇。

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位魔术师,你看上去他轻轻松松表演了一个几分钟的即兴演出,但你永远都不知道我们可能要刻意练习很长很长时间,我们更要面对一切不可控事件做很多很多准备,我们要训练迅速反应的能力,让一切事情看起来就像设计好的。

刚刚我表演了三个有关于书的魔术,而这三个魔术放在一起能够从头到尾演下来,我不光要想到顺利的情况,我还要想到最差的情况。而我做的事情就是把所有的可能性整理出来,然后建立一个能够应对所有可能性的庞大系统。当我建立好这个系统,就像我搭出了一个大型的多米诺骨牌。

万事具备只差东风,而这个东风就是你。只要你推倒了我的第一张牌,那么我非常自信每一张牌都会按照我的预期倒下。然而这套复杂的多米诺骨牌其实你是看不到的。你能看到的是我在搭建这套多米诺骨牌的同时搭建的一套迷宫。

你只能看到这套迷宫。因为在这套迷宫里面,你在每一个路口看上去都有绝对自由的选择权。但不管你选择怎么走,你都会走到我为你准备的那唯一的出口。为了能让你感到惊奇,我必须做到强准备。

所以评价一个魔术师是否专业,就要看他为这个结果做了多少种准备,换句话说,也就是他可以承受多大的风险。这个世界没有意外。一切看上去不确定的事情都可以被准备,时刻准备着与人协同,时刻准备着增加机会,时刻准备着解释结果,时刻准备着系统应对。我深信:唯有准备,才能让现实如你所愿。

我是王仲焘,一名心灵魔术师。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