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专访志愿军十五军官兵 忆艰苦卓绝的上甘岭战役

2020-10-25 00:49 北京青年报

来源标题:望英雄 眉目有山河

◎吴东峰

作者简介

著名将帅传记作家。曾任新华社军事记者、广州军区《战士报》副社长、广州出版社副社长、广州市文联巡视员等。代表著作有《毛泽东麾下的将星》《开国将军轶事》等,曾获首届中国报告文学“正泰杯”大奖、首届中国优秀中短篇传记文学奖等。经过数年艰辛采访,史实与细节互证,已完成《一条大河——话说秦基伟》初稿。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

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上甘岭,是位于朝鲜五圣山下的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如果从空中鸟瞰,这个小村子在五圣山伸出去的两个山腿间,在军事上,这两个山腿被称为“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再往前便是美军控制的平康、金化、淮阳(美军称“铁三角”)地区。1952年10月,一场震惊世界的大战在这里爆发。从此,“上甘岭”村名被升格为该战役名。

1952年初春,38岁的秦基伟军长率志愿军十五军接替二十六军的防务,在朝鲜中线的“铁三角”地区,约30公里宽的正面担任防御作战任务。在部署作战任务时,彭德怀司令员曾明确指示:“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五圣山失守,后退200公里就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部队完成布防任务后,秦基伟立即一头钻进他那间小草屋里,起草了一份《有关今后防御作战的指导思想》报告,提出建立突不破的防御阵地的作战方案。

1952年10月14日北京时间凌晨4时30分,秦基伟突然被一阵猛烈的轰炸声震醒。美军集中16个炮兵营的300多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同时向五圣山猛烈轰击,五圣山前后左右的大小道路均遭敌封锁,方圆数公里内硝烟弥漫,已成一片火海。

2012年11月27日,时任作战参谋的桑传宝接受笔者采访时回忆道,秦基伟进入作战室后问他:“今夜炮打得特别激烈,敌人是佯攻,还是主攻?”他答:“五圣山方向落弹密集,军长,我看不像佯攻,美国人是想偷袭我们的冷门。”

上甘岭是五圣山下的一个小村子,它正好位于597.9高地和537.7北山高地的中间。桑传宝回忆道,敌人突然猛攻上甘岭,秦军长确实有点意外,但他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沉着冷静应对。

桑传宝介绍说,秦基伟半夜进入作战室后,就没有离开过,守着电话机前关注着五圣山的情况。十五军指挥所的掩蔽部狭窄矮小,身材高大的秦基伟运筹帷幄时喜欢大步来回走动,这时只能坐在军用地图和沙盘面前沉思。

半个世纪后的2003年11月1日,十五军参谋长张蕴钰在北京接受笔者采访时介绍,当时计算美军放炮总量,是在碗里丢豆子的办法统计,敌炮声响一下,统计员就往碗里丢一粒豆子。还有按响点做记录,作为补充判断。这个统计法,虽然不能百分之百准确,但基本上不会有大错。军师的侦听站和两个中心观察所反馈:阵地表面岩石被击碎成粉末状,达一尺多厚,山地标高削低两米,部分坑道被炸毁。

秦基伟对副军长周发田、参谋长张蕴钰、政治部主任车敏瞧说:“敌人拉开了大打的架势,我们要做好长打的准备。”

经研究,大家一致认为:这是敌人经过长期准备而发动的—次军事行动。敌人进攻的目标,是易守难攻的五圣山前沿,企图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拿下五圣山,进而中间突破,妄图得到他们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

10月14日拂晓后,美军两个营、韩军四个营的兵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守备五圣山两个高地的官兵,与10倍于己的敌人进行了30余次的反复争夺,因伤亡太大,不得不退进坑道坚守。

2000年8月11日在河南鸡公山,十五军四十五师老师长崔建功接受访谈时,回忆说当时向秦军长报告表面阵地丢失的情况,秦军长的回话沉郁顿挫,掷地有声:“急什么?丢了,再想办法夺回来!”

秦基伟对崔建功说:“敌人的攻势不同寻常,估计会出动2至3个师的兵力,看来要打个几个星期以上,我们可要做好打大战打恶战的准备。”

反击战发起时,军长秦基伟、副军长周发田、参谋长张蕴钰等在指挥部紧张地关注着前线的战况。我军官兵浴血奋战,又夺回阵地。作战参谋桑传宝回忆说,他把已拔掉的两面小红旗又插回了地图上五圣山前的两个高地。

崔建功在访谈中谈道,自10月14日以来,秦基伟几乎不间断地与自己通电话,了解情况,部署任务,提出建议。他也一针见血地提出了我们几天来作战中存在的问题。秦军长认为,现在看起来我们要和敌人反复争夺阵地,既要讲战术,又要用火炮,你用力大,敌人用力更大,而我们的兵力和弹药跟不上。有后面兵力不足问题,也有前面兵力使用过大的问题。

桑传宝记住这样一个场景,上甘岭两个高地夺回后,秦基伟才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时已是清晨5点。秦基伟的隐蔽部离作战室不远,是一个长方形的两间地堡,外间也挂满地图,内间无床,是地炕,炕上一张简陋的行军床,两个子弹箱拼成的床头柜。凡是进过秦基伟隐蔽部的官兵,记忆最深的是贴在床头柜上方墙上的“我们热爱和平”的宣传画:一男一女两位少年儿童,满脸稚气,天真活泼,深情地抱着即将起飞的“和平鸽”。

“部队打胜仗,就靠一口气”

“白天阵地被敌人攻占,夜间我们发起反击,夺回阵地,反反复复,仗打得异常激烈和悲壮。”崔建功师长晚年曾如此与笔者回忆上甘岭头七天的战斗。

崔建功将军告诉笔者,上甘岭大战爆发后,秦基伟每天都与他通电话,此时秦军长语调极平和,分量则重千钧。崔建功回忆,他们立即召集作战会议,下定决心。会后,他在电话中向秦基伟表态:“一号,你放心,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当班长。只要我崔建功在,上甘岭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

四十五师按照秦基伟的部署,充分利用坑道进可攻,退可守的优势,打得十分顽强。一次,597.9高地再次失守,一三四团团长张占华已无机动部队可调用,就把团部的勤杂人员,包括卫生员、司号员、通信员、宣传干事等,全部组织起来,由他亲自带着上阵地去。他说:“人在阵地在,连队的同志牺牲了,还有我们呢!”

崔建功师长拦不住,连忙打电话报告秦军长。秦基伟先叫参谋打电话命令张占华下阵地,张占华正在火头上,根本不听。参谋又报告秦基伟。

2013年9月27日,四十五师宣传科长李明天告诉笔者,秦基伟怕张占华有闪失,亲自挂通了张占华的电话:“张占华呀,不要冲了。我命令你下来!”张占华刚说了声“军长”,便突然痛哭起来,大喊:“军长,我一定要把阵地夺回来!”不久,秦基伟接到消息,张占华已指挥“杂牌军”向敌人冲去,硬是把丢失的597.9高地夺回来了。

崔建功认为,关键时刻,指挥员的决心和意志对部队士气具有重要影响。他回忆,这时秦基伟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讲了一番传遍上甘岭阵地的一段话。军长说:“现在整个朝鲜战场都是上甘岭在打,这是十五军的光荣!”“告诉机关的同志们,十五军官兵流血不流泪,谁也不许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伤亡再大,也要打下去。”

据笔者采访了解到,秦基伟的这段话,十五军的许多人都听到过。

在上甘岭战斗打得最紧张的时刻,秦基伟指示参谋长张蕴钰到阵地了解情况。张蕴钰对笔者回忆说,四十五师作战科长宋新安汇报战斗情况,谈到战斗中的悲壮情景,宋新安说着说着,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声泪俱下。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张蕴钰在师指挥部既是安慰又是提醒,“我们不能只看到伤亡,要看到伤亡的意义;不能只看到我们的伤亡,要看到敌人比我们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李明天对秦基伟的一番话印象深刻:“现在是我们同敌人比赛战胜困难的关键时候。敌人软,我要硬;敌人硬,我要让他软。这是我们在强敌面前打胜仗的重要指导的精神原则。”

秦基伟还说:“部队打胜仗,就靠一口气,勇气。这就是为国舍命的精神。”

“十五军官兵流血不流泪”的英雄主义精神,始终贯穿着他们坚守上甘岭,激战上甘岭,以至最后赢得上甘岭大战的全过程。

在上甘岭大战最激烈紧张时刻,秦基伟时时为战士们的英雄壮举而感动,他在日记里记下了前半个月许许多多的英雄事迹。当他写到有的负伤战士还让护士转告军长,“赶快派队伍去将敌人打下去,阵地不能让美国强盗占去了”时,这位提出“十五军官兵流血不流泪”口号的老军人也禁不住流泪了。

据统计,十五军在上甘岭大战中,涌现出一大批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人物。抗美援朝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中有12人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共和国英雄”称号,以彭德怀为首的这12名荣获者中,其中有4人参加了上甘岭作战,他们是黄继光、孙占元、邱少云、胡修道,其中3人出自十五军,1人出自十二军。

在守备阵地上筑了

一座地下“坑道城”

崔建功回忆道,上甘岭阵地共有两条连坑道,也就是主坑道,还有3条排坑道,18条班组坑道(包括个别原来挖的猫儿洞),这20多条坑道都处于严重缺粮,断水之中,许多坑道每天每人只能吃到半块饼干,许多人喝不到一滴水,只好在尿中加救急水,解毒和消除气味,来解除难忍的干渴。

崔建功等上甘岭大战亲历者都认为,上甘岭战斗之所以能够坚持到最后胜利,一个重要原因是十五军在守备阵地上筑了一座地下“坑道城”。

张蕴钰回忆道,秦基伟要求十五军的工事,“一定要顶得住敌人的炮弹轰炸”。

直至上甘岭大战前夕,仅四十五师已构筑坑道306条,长8800米;挖堑壕、交通沟160条,长53000米;挖反坦克壕4条,长2100米;筑掩蔽部2400个;设鹿砦2600米;铁丝网2300米;粮食库洞61个;弹药库洞65个;阵地伙房140个;各级指挥所、观察所204个,计用工25万个。

10月25日开始,四十五师上甘岭守备部队官兵转入了艰苦卓绝的坑道作战。

作为宣传科长的李明天当时在四十五师前沿指挥所值班,他回忆说,秦基伟每天都与师部保持联系,少则几次,多则十余次,讲毛主席如何处理好保存自己和歼灭敌人的关系。他苦口婆心对师领导强调,虽然战争打得这样惨烈,但是我们更要爱护战士,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牺牲。李明天说:“对上甘岭这么惨烈的战役,老军长爱护关心战士的心情更为迫切。”

坑道部队的顽强坚守,为决定性反击赢得了10天的宝贵时间。经过精心准备,反击条件逐渐成熟。

把军部的警卫连

都拉上去“添油”

1952年10月20日,秦基伟召集了一次军领导参加的紧急会议。这个会议的主题就是专门研究“如何解决当前困难,保证四十五师打好仗?”经过研究,秦基伟最后拍板决定:由军直抽出人员补充前线的战斗部队;对全军部署作了重新调整,让担任防御的部队和担任反击的部队专门化。

张蕴钰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这次会议对保证上甘岭战斗的胜利至关重要,是上甘岭战斗由被动转为主动的一个转折。根据秦军长的指示,十五军军机关和军直属队抽调了1200多战士,为四十五师补充了13个连队。张蕴钰说,把军部的警卫连都拉上去“添油”了,这需要多大的决心和魄力啊!

2004年8月14日,十五军政治部主任车敏瞧在长春与笔者说,上甘岭战斗爆发后,秦基伟就及时指示军政治部,把基层干部分三批:一批在阵地上,一批在师、团待命,一批留在军里集训,保留一批战斗骨干,训练一批战斗骨干,准备随时“添油”,以应付日后旷日持久的大战。

秦基伟还指示政治部要大力开展杀敌立功运动,政治部的《战场报》要及时宣扬英雄事迹。他对车敏瞧说:“你们印的《参考消息》,可以发到师,有的还可以发给团长、政委们。让大家看看美联社都在鼓吹些什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坑道的后勤供应问题,是当时遇到的新课题。为了解决坑道严重缺粮、断水的情况,后勤部门绞尽脑汁,采取“接力运输”和“匍匐前进”等手段,把所需要的物资送往坑道。

有一次,从上甘岭下来的干部向秦基伟汇报坚守坑道的干部战士情况:数日吃不到水,吃不上饭,独立地坚守阵地。他立即把放在行军床下的那筐苹果拉出来,叫司令部的同志送到上甘岭去。

桑传宝接受笔者采访时回忆,那些日子,由秦基伟口述,叫他写了好几张挂条,放到送苹果的筐子里,其内容大意如下:

我没有别的东西,只将我私人所买的水果、糖、罐头、梨全部送给最前沿坚守坑道及连续反击敌人的最可爱的人。希望你们收到这些礼物后,更加顽强地战斗,争取早日恢复全部阵地。

桑传宝说,从此,凡是慰问团送来的东西,和军长自己花津贴买的东西,他都要积攒起来,都装在篓子里,都一一郑重地在写好的挂条上签上名,派人送到前线去。其他军领导也纷纷这样做。

李明天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说,《上甘岭》电影中“一个苹果”的故事,并非虚构,但他一直坚持认为,坚守坑道的官兵在路上捡到的那个苹果,就是秦基伟军长送的那筐苹果里漏出来的。他说:“因为那时前线送去的水果大部分是萝卜,很少见到苹果。不是秦军长那筐苹果,那又从哪儿来的苹果呢?”

在秦基伟军长号召下,部队在紧张战斗中,展开研究战术、战法的活动:突击队研究在敌火下如何运动;运输部队研究如何通过敌人的炮火封锁区;坚守分队研究如何用“小兵群”和“添油”战法,对付敌人的大集群冲击;暂时转入坑道的部队,研究如何配合突击队反击……

秦基伟甚至把自己的警卫连也送上上甘岭“添油”了。“这是上甘岭战斗的关键时刻的一条大新闻!”2013年1月,笔者在湖北孝感干休所,采访了十五军《战场报》记者的李天恩,他回忆说:“我们真没有想到秦军长会下这么大的决心,把他指挥作战的‘老底子’、‘贴身兵’都掏出去了。首长送警卫部队上前线,这是对一线作战部队最大的鼓励!”

李明天也回忆道,时任军警卫连的指导员王六是秦基伟在太行山区作战时的老警卫员,曾在飞机的轰炸下,救护过秦基伟,他们感情很深。当秦基伟得知王六也要上前线的心思后,并没有阻拦。王六报名后,秦基伟把自己珍藏了六年的一支派克笔送给王六,鼓励他在战斗中加强学习,不断进步。李明天说:“警卫连伤亡比较大,王六也英勇牺牲了。”

“添油”变“加油”,部队越打越精,越打越有办法。秦基伟很快就把几个齐装满员的连队,秘密地运进前线的坑道里。597.9高地主坑道原来是一个加强排驻守,到大反击前,坑道里已经进驻了第一批反击的3个连,战士们都是一个挨着一个,一排一排地坐得好好的,随时准备听从号令,冲出坑道去。

把“喀秋莎”当作“宝贝蛋”

在上甘岭大战中,军师团的电话线经常被炸断,电话员要冒着炮火去接,经常是才接通又被炸断,只好又冲去接,不少电话员牺牲了。李明天回忆说,有时秦基伟和前沿师长、团长通话,想先安慰安慰,才说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便被电话员打断插话:“首长,不要啰嗦了,快下命令吧!”

李明天说,挨了电话员的抢白,秦军长并不生气,他理解电话员的善意的批评,他说:“战士们做得对啊!敌人的炮弹如此密集,实在是很难保证电话线的畅通,只能抢一句算一句,不可能像平常那样从容通话。”

十五军炮兵室主任靳钟回忆道,“喀秋莎”火箭炮运来后,秦基伟高兴得要跳起来,他把“喀秋莎”当作“宝贝蛋”。十五军领导都记得,秦基伟把它藏在秘密的山洞里,谁也不准见。打之前很娇气,这也不能看,那也不能动。打之后更娇气,更是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看。

每次用“喀秋莎”,秦基伟都一再指示要选择好发射阵地,掌握好发射时机,确保安全。靳钟回忆,每次反击前我们所设的假阵地,都遭到了敌人的炮轰;发射后,所有的真阵地也遭到了敌人的破坏,不过,我们的“喀秋莎”这时早已按秦军长的秘密指令转移到安全地带了。

靳钟还说,上甘岭之战,志愿军使用苏联支援的“喀秋莎”火箭炮是保密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战斗打响第5天,十五军就用上了“喀秋莎”火箭炮。

谈起“喀秋莎”发射情景,靳钟格外兴奋,他说: “就像天边突然飞过的一群红乌鸦。火箭拖着红色的美丽的尾巴,一群又一群,一片又一片,追逐着飞向上甘岭!”

令上甘岭大战亲历者们更加难忘的是,上甘岭表面阵地上顿时火光熊熊,浓烟滚滚。志愿军官兵争先恐后地爬上山头,像观赏节日的烟花那样欢呼着,跳跃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枪林弹雨的战场……

桑传宝回忆道,从11月24日夜半开始,朝鲜半岛下了一场特大的雪。山川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雪花在空中飘飘扬扬,远近一片白茫茫。上甘岭上的坑道口都被大雪掩藏了。

25日天还没亮,秦基伟就踏着积雪来到军司令部作战室,正在值班的桑传宝送上一份电报给秦基伟看。电报是前方指挥所发来的,电报说:25日凌晨零时1分以后,敌方未打一枪未开一炮,未见敌机活动和敌人身影。

秦基伟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一结局,他平静地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们不打了,我们也不打了。”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作者:吴东峰
广告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