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中国> 正文

新乡卫河保卫战:千名志愿者运沙筑堤

2021-07-25 05:21 新京报

来源标题:河南强降雨致逾930万人受灾

据新华社电 记者从河南省政府新闻办24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16日以来,截至24日16时,河南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37个县(市、区)1373个乡镇930.57万人受灾,因灾死亡人数58人、失踪5人。

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副厅长李长训说,7月23日7时到24日7时,洛阳、平顶山、商丘、开封、鹤壁等地局部出现暴雨,全省有6个雨量站降水量超过50毫米。受持续降雨影响,淇河、大沙河、卫河、安阳河、共产主义渠出现超保洪水,颍河、洪河、沁河、惠济河出现超警洪水。全省有13座大型水库及44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

在鹤壁浚县,卫河左岸塌方形成决口,右岸已按泄洪方案分洪,启用了6个蓄滞洪区,水位正在下降。当前,转移群众达22.7万人,无人员伤亡。

据初步统计,河南已紧急避险转移81.49万人,紧急转移安置114.11万人,需要紧急生活救助的人数达到44.41万人,目前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核查中。

■ 特写

新乡卫河保卫战:千名志愿者运沙筑堤

在郑州遭受暴雨洪涝灾害之后,新乡成为全国又一个关注的焦点。据河南省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从7月17日8时到23日7时,新乡市平均降雨量830毫米,最大降雨量965.5毫米。据不完全统计,暴雨导致新乡市107个乡镇受灾,截至23日15时,受灾人口128万余人。

从新乡到卫辉再到鹤壁,洪水裹挟着泥土颠覆着卫河的上下游。一场顺着卫河沿岸进行的大救援开始了。消防、武警从各省赶来增援,新乡的民兵、志愿者响应号召,投入这场与洪水的搏斗,保卫家园。

“新乡市2小时降雨量超过郑州市”

21日晚8点半,李晶(化名)在河南师范大学的宿舍中看着外面,天空已经变成深红色了,不时还出现蓝色的闪电,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条信息以飞快的速度登上热搜:“新乡市2小时降雨量超过郑州市”。新乡市继郑州市后成为全国瞩目的焦点。

位于新乡市牧野区的“龙子心特殊儿童学校”校长申学军记得,特大暴雨下起来后,路面的积水很快涨了上来,学校内的水位也到成年人的大腿。学校里40多位智力有障碍的孩子和十几位老师被困住了。

除了照看孩子的值班老师,其他人都跑去厨房抢救物资了。虽然学校已经储存了一些蔬菜和米面以应对大雨,但是“没想到雨会这么大”,最后只抢救了部分蔬菜,米面都没能及时抢救出来。

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新乡市牧野区东北方向40公里外的卫辉市后稻香村村民收到了一条消息:“洪水要来了,所有人今晚不要睡觉。”

据新乡市气象局消息,7月21日8点后的24个小时内,新乡市共有45个站点达到特大暴雨,其中卫辉塔岗达到570.2毫米。而后稻香村在卫辉塔岗站点附近。

21日晚上8点多,洪水冲进了村。村民潘良(化名)目测,“水至少有两米深。”

与后稻香村相邻的前稻香村也遭遇了同样的洪水侵袭。后来统计,两个稻香村的3000余名村民大多在房顶上坐了一宿。到了22日凌晨,水几乎将后稻香村淹没,“房子被淹得只剩下房顶。”

22日早上不到7点,申学军就和其他几位老师涉水赶往学校。去学校之前,他们购买了几箱方便面和300个馒头。可是水太深了,没有私家车能通过。申学军打了一上午的电话,直到11点他们求助到牧野区城管局,对方安排了铲车才把他们送到学校门口。之后他们就没再出过学校。

22日上午9点左右,后稻香村的水位停止了上涨。潘良记不清最早一批救援队具体几点到达的后稻香村,他只记得村民都在房顶上,看到消防、武警的冲锋舟、皮划艇开到附近时,都会立即“哎”地大声呼叫。

潘良是22日晚上7点左右被消防员接走的,村民乘坐冲锋舟被转移到了卫辉市的几处安置点。后来陆陆续续有1500余名村民被转移,救援还在继续。

战场就在家门口顾不得回家

下过雨的新乡很凉,积水浑浊且混合着垃圾。李晶感觉,虽然宿舍楼一直开着窗户,但是依旧很闷,空气很潮湿,有一股怪味,不时还有小虫子飞进来,“觉得一进来就有种压抑的感觉。”

学校的互助群将学生们连接了起来。21日晚,学校就已经停电了,学生们在群里分享学校关于停水停电的通知,校内校外的水位变化,哪个窗口还供应饭,火车站有没有通行等情况,一直聊到凌晨。

互助群里经常有离校的同学在群里发消息“某某楼某某寝室有药品、食物在架子上,需要的可以找阿姨拿钥匙去自取”。他们自发向留校同学捐出自己的东西。

卫河的河道一路向着东北延伸。李晶所在的河南师范大学正是在卫河新乡段,随后卫河流经卫辉市,蜿蜒至鹤壁市。

22日晚,卫河在鹤壁市的彭村段出现决堤,彭村所在的浚县新镇组织了共计8辆前四后八大型土方车投河堵决口,车上拉满石头。这也正是网上广为流传的“新乡多辆大车投河以堵决口”一事的现场,但彭村村民侯海振告诉新京报记者,洪水猛、暴雨疾,当夜雨越下越大,投河的卡车没能“补修”好堤坝缺口,此后堤坝又被冲破了好几处。也就是在这晚,彭村水、电、通讯都中断,侯海振在一线抗洪,弟弟在山东当兵,家里剩余的7口人全部都是老幼妇孺,虽说抢险的阵地离家不远,但他顾不得回家。

作为镇政府组建的民兵团中的一员,侯海振开了家里的一台叉车在抗洪前线运输和垒沙袋。

23日一早,侯海振的救援工作转移回了彭村,路过自家的板材厂时,侯海振看到,厂房和院子里的水已经有一米五到两米深,“这还怎么救?”目光停留了几秒钟,他又匆匆离开,那是撑起整个家的厂子,自己和父亲亲手打理,二十年来,可以说积蓄了父亲的全部心血。

直至23日下午,他一直没有躺下休息过,困得实在扛不住,就靠在座位上歇一会儿。叉车没有遮挡,尽管穿着雨衣,但他浑身湿透了一直没干过。

牧野湖保卫战

23日上午,大二学生刘典青醒来后看到一则消息,“牧野湖告急!消防官兵正在牧野湖筑防护堤,恳请35岁以下青年前来支援!”这条消息在刘典青的朋友圈里刷了屏。

刘典青一直在说服父亲带自己前去,可是父亲觉得水里危险,万一漏电会出事,而且刘典青游泳也不是很熟练。求了半天,父亲终于同意了,父子俩一起去筑堤。

与此同时,成百上千的志愿者也和他们一样向牧野湖奔赴。

牧野湖在新乡市的红旗区,卫河与人民胜利渠汇入湖中。这是新乡市区中最大的湖,平时人们很爱去那里散步。而湖,现在倒灌了。

刘典青和父亲从4公里外的家走一会儿跑一会儿,大概走了40分钟,中午才抵达牧野湖附近。许多人聚集在这里,消防指战员、社区组织或自发赶来的群众,据刘典青目测,现场大概有上千人参与筑堤工作。铲车和卡车在水中来回运输,把牧野湖附近淹没的居民区的群众接出来,再把筑堤的志愿者送进去。

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刘典青也登上了铲车。有人站在车斗中,有人站在驾驶室旁,有人穿着运动鞋、戴着施工用的白手套,还有人直接穿着拖鞋就来了。

人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将沙子装进编织袋,装好后再把沙袋运到堤坝上。上百人围在沙堆旁,拿铁锹铲沙,往编织袋里装沙,再接力运输沙袋。“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生已经干了很长时间,脸都已经红了,有人来替她的时候,她非常坚决地说‘没事,我不用替’”。

“我不走,就是我最大的承诺!”

各省的救援队也陆续赶往新乡。23日凌晨3点,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派出161名指战员、27部车辆、16艘舟艇,携带防护、搜救、救生、破拆等器材3200余件套,赴河南新乡,另有应急总医院20名医护人员随行出动。23日中午,到达新乡。

23日下午4点,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特勤支队已和当地消防部门一起,携带14艘舟艇、8辆车、88人,利用消防越野车跨越城市内涝区域,前往卫辉市转移被困群众。

“大家不要着急不要紧张,我不走,就是我能给你们最大的承诺!你们踏踏实实在这儿待着,这里是安全的。”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重型工程机械救援大队指导员毕洪一安慰着被困群众。“有一部分船去接心脏不舒服、发烧的群众,后续都会到来接大家走。”

截至23日,来自北京的消防救援人员利用11艘橡皮艇,累计往返40余趟,转移被困群众300余人,卫辉市龙岸北郡及城郊乡唐岗村被困人员全部转移完毕。

23日下午6点多,刘典青所在的筑堤段完成了工作,建立的防护堤有五六十厘米高,最高处有七八十厘米。

牧野湖守住了。

新京报记者 郭懿萌 张静姝 慕宏举 徐杨 实习生 吴静涵 兰涵 王海嘉 朱恩民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