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投资拉卡拉狂赚900倍?他比雷军晚投资5年却赚得更多

2019-04-29 00:21 腾讯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雷军投资拉卡拉狂赚900倍?他比雷军晚投资5年却赚得更多

导语:

在私募股权领域,早期投资风险最高。往往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到的了对岸的却寥寥。但高风险带来高收益,即使投的100个项目里死了90多个,但很可能剩下的一个,就能让人赚得盆满钵满。

比如因投资滴滴获利千倍而出名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比如最近因天使投资的拉卡拉上市再上头条的雷军。

人们总是喜欢听一夜暴富的故事,尤其故事的主角还是已有百亿身家的雷军。

根据拉卡拉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雷军在2005年拉卡拉成立之初投资的25万元,如今上市后所持股份的市值超过2亿。继而有了媒体标题里的“狂赚900倍”,让人不仅羡慕雷布斯做创业者带小米上市的能力,也大赞其作为天使投资人的独到眼光。

但在拉卡拉的上市答谢晚宴上,雷军主动戳破了“狂赚900倍”的投资神话。他在演讲中透露,自己实际投了430万。据今日收盘价计算,雷军所持拉卡拉股份的市值为2.14亿,其投资收益近50倍。

相比于900倍的投资神话,50倍的收益显得不再那么耀眼,但仍是一笔极为成功的投资。

而细查拉卡拉的招股书发现,比雷军投资拉卡拉晚了5年的一家投资机构,如今也从拉卡拉上市中获得了48倍的投资回报,目前持股市值近7亿。

这个位列拉卡拉十大股东之一的投资方,在此次媒体的报道中几乎未被提及。其略显低调又带有些许神秘的创始人,却管理着超400亿人民币的基金,其中甚至还包括令国内顶尖投资机构也垂涎已久的LP——全国社保基金。

比雷军赚得更多

4月25日,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创业板上市公司。

作为国内最早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之一,自2013年便有上市计划的拉卡拉,却经历了一段颇为坎坷的上市之路。最早想要去海外上市的拉卡拉,因国内业务集中度高,又转变方向欲在A股上市。

2016年2月,拉卡拉又想借壳西藏旅游曲线上市。但此后不久,监管出台政策严禁文化旅游类上市公司收购互联网金融类资产或与互金公司进行并购重组。拉卡拉的借壳上市之路也被堵死。

2017年3月,拉卡拉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直接冲刺IPO,却再次没有下文。直到今年3月,在又一次提交了招股书后,拉卡拉终于过会。其创始人兼董事长孙陶然在创办拉卡拉14年后,也终于站到深交所的舞台上完成了敲钟。

资本市场也给了拉卡拉热情的掌声和回应。

4月25日的上市第一天,拉卡拉就大涨44%。4月26日,拉卡拉继续涨停。录得两个涨停板后,拉卡拉的股价目前定格在了52.71元,市值则达到211亿人民币,成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里又一只超级独角兽。

为了履行当初许下的诺言,雷军也在拉卡拉上市当日,送了孙陶然一块一公斤的金砖。雷军表示,早年为了激励孙陶然创业,就随口吹牛说,“如果你能干个十亿美金的上市公司,我作为一个小小股东,我要送你一块金砖。”

拉卡拉上市答谢晚宴上,雷军送孙陶然一块一公斤重的金砖。

按照最新的黄金价格,雷军送给孙陶然的金砖价值30万。而拉卡拉的上市却让雷军赚了2个多亿,可以买713块这样的金砖。

根据拉卡拉的招股书,2005年1月6日,拉卡拉前身乾坤时代成立,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共同出资100万,其中雷军出资25万。而媒体也正是以这25万作为雷军对拉卡拉的全部投资款,计算得出了超900倍的投资回报。

但实际上,雷军在2010年随着拉卡拉增资扩股,其出资额远不止25万。

4月28日,雷军在上市答谢晚宴上透露,他一共向拉卡拉投资了430万。如今雷军持有拉卡拉1.132%的股份,最新市值为2.14亿元。据此计算,雷军在拉卡拉一个项目上的投资回报约为50倍。虽没有900倍那么夸张,但50倍的收益在早期投资中仍是一笔极为成功的投资。

此外,从2006年起便一直追加投资拉卡拉的联想控股,总投资额达2.6亿元。这也使得其成为拉卡拉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8.24%,总市值近60亿元,投资浮盈近23倍,账面获利达57亿人民币。

而除了备受瞩目的雷军和联想,一家名为天津众英桥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众英桥”)的投资机构,却一直被人们忽略。

但实际上,众英桥是除了雷军、联想等最早一批投资方之外,较早进入拉卡拉股东行列的投资方之一。它比雷军晚投资拉卡拉5年,却仍获得了48倍的投资回报,账面市值近7亿,是雷军的3.3倍。

低调大佬管理数百亿基金

在拉卡拉的十大股东中,众英桥位列第八,持有3.3%的上市公司股份。

据天眼查显示,众英桥成立于2010年11月3日。拉卡拉的招股书则显示,2010年12月,拉卡拉进行了第一次增资,公司股东从早期的有道创投、孙陶然、雷军三个股东,又新增了10个股东,包括联想控股及旗下君联创投,以及众英桥。

在那次增资中,拉卡拉的注册资本也由创业最初的100万元,增至7043.9万元。联想系资本仅在这次增资中就实际投资了超2亿元。根据天眼查显示,众英桥实际出资了1454.2万元,此后一直位列拉卡拉的前十股东名单中。

再看众英桥的其他投资,除了拉卡拉外,只对外投资了一家叫堆龙昆仑瑞恒的公司,而堆龙昆仑的股东一大部分也是拉卡拉的股东,比如孙陶然、孙浩然、联想控股等。可以说,众英桥的成立,就是为了投资拉卡拉。

天眼查显示,持股47.51%的刘志硕,是众英桥的最大股东。

那么,在拉卡拉上比雷军赚得还多的刘志硕是谁?记者查找资料发现,刘志硕在投资圈内可算是一位低调的大佬。

刘志硕是中关村大河资本的创始合伙人、中关村并购母基金创始合伙人。该基金官网介绍,中关村大河资本集团(ZRC)主要从事创业投资和母基金管理,旗下管理多支基金,总规模超过300亿人民币,累计投资超过200家创新企业。过去几年,大河资本发起了包括中关村大河并购重组研究院、中加天使联盟CCAA、大河理光加速器、中关村U30大赛、中关村众筹联盟等生态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刘志硕的另一身份是,中国经济50人论坛企业家理事。而与他一同在这个中国最著名的中国高层智库之一中担任企业家理事的,就包括联想集团的董事长柳传志。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官网对刘志硕的简介。

目前并不清楚刘志硕当年投资拉卡拉是否有柳传志在其中牵线搭桥,但在大河资本的官方微信号上发布的一篇介绍文章中如此描述,“通过北京市政府引导基金的支持以及互联网行业数十名上市公司董事长、高管的人脉和资源,为被投企业提供完整的投后服务,帮助企业进行资源的整合和产业链的对接,有利于企业快速发展成长。”

由此也可看出,刘志硕和其管理的大河资本,拥有丰富的政商关系。

社保基金是其LP

刘志硕和大河资本丰富政商关系的另一个表现是,大河资本目前还管理着一支Pre-IPO基金——龙门基金。据介绍,龙门基金是全国社保作为主要基石LP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首期规模百亿人民币。

要知道,作为顶级投资机构也难以搞定的超级LP,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上万家私募股权机构中,全国社保基金仅选中了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国内少数几十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做其GP(基金管理合伙人)。刘志硕管理的龙门基金便在其列。

在私募投资的发源地美国,社保基金、养老基金、大学基金等寻求长期收益,又管理了巨额资金的资方,一直是各个GP最理想的LP。而在国内,因为私募股权投资发展时间并不长,社保基金等超级LP鲜少会出资给市场化的基金让其投资管理。

而随着2015年以来中国创业投资的火热,各地方政府纷纷成立引导基金促进地区投资。社保基金也在这时候活跃起来,开始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大展身手。一个最著名的投资案例就是,投资蚂蚁金服5%股权三年后,就获得了近400亿人民币的收益。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理事长在2018年时更是透露,“社保基金到现在已经有2500亿,挣来的钱已有一万亿。”这一庞大的数字让人咂舌。

此外,拥有大量资金的保险资金、银行、大型央企国企等,都是优质的私募股权投资LP。

刘志硕在2018年底一篇谈论民企融资短板的文章中就写到,“保险资金是重要的中长期股权融资渠道来源,在资管新规对银行表外理财进行直接股权融资形成一定限制的情况下,更应引导保险资金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资本性资金。”

“鼓励电信、电力、石油等行业具有统治地位的大型国有企业出资成为私募基金LP,或者自行组建战略跟投基金,与市场化投资机构形成协同,向上下游企业进行非控制权投资。”刘志硕表示。

看起来,他管理的大河资本便是一个样本。记者在其官方介绍中看到,大河资本的重点投资领域包括移动互联、消费升级、智能化、金融科技、新能源、大健康、企业服务等领域。其旗下管理的多个基金从早期的天使、创投一直延伸到了Pre-IPO上,同时还包括一个并购母基金,这些基金的规模超过400亿人民币。

以单笔投资在800-5000万元的大河创投基金为例,其投资项目中包括刚刚获得复星亿元投资的电动自行车充电服务运营商小绿人科技,获得可口可乐数亿战略投资的新消费品牌乐纯酸奶,以及为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管理的中子星金融等。

当然,截至目前,刘志硕和大河资本旗下基金所有的投资案例,最赚钱的应该还是刚刚上市的拉卡拉。这一个项目,就让刘志硕为最大股东的众英桥入账近7亿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中子星金融的股东中,既包括大河创投,也有拉卡拉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的身影。而在大河资本管理的中关村并购母基金中,拉卡拉则是其LP之一。

4月28日,从上市的喜悦和忙碌中抽出身来的孙陶然发了条长长的朋友圈,他在其中解释,雷军当年之所以中途卖出了部分股权而使得其少赚了近2亿,是因为联想要增资多持股。雷军卖出部分股权,是牺牲了自身利益去解决孙陶然的难题。

“雷军当时表示他完全支持我,卖出多少和卖出价格以及是否让出董事会席位都听我安排,这也是我为什么尊重雷军兄的原因,完全体现了他帮忙不添乱的投资理念。”孙陶然在朋友圈中写道,“在此再次感谢雷军兄以及当时出让股份的全体非经营层投资人冯玉良、刘志硕等,你们为了支持公司放弃了很多利益,实属高风亮节加深厚情谊,陶然和拉卡拉铭记在心。”

想必也正因如此,被铭记在心的雷军、刘志硕们,才有了之后和拉卡拉更多的合作机会。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