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大捷:我军打击日寇的“头响炮”

2017-08-18 09:11 中国军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平型关大捷:我军打击日寇的“头响炮”

“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平型关战役是八路军东渡黄河后与日军的第一次交锋,也是1894年以来中国军队对日作战的首个胜利。

恒山与五台山,是山西东北部的两座雄岭,两山对峙,其间仅有一狭窄川道相通。正是在这条狭窄的川道间,1937年9月25 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115师以一场漂亮的战役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这场战斗,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平型关大捷”。1985年,86岁高龄的聂荣臻元帅作诗《忆平型关大捷》来纪念这场战斗,全诗如下:“集思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常抚皓首忆旧事,夜眺燕北几春秋!”

今天,在建军九十周年之际,让我们沿着聂老的诗境,再次回顾这段抗战史上的不朽神话。

聂老诗中所提到的上寨位于山西灵丘县南部山区。1937年9月23日,八路军115师在此分别召开了旅团以上领导作战会议和连以上干部动员大会,最终完成了平型关战斗的战略部署和战斗动员工作。从这里出发,八路军115师取得了平型关战斗的伟大胜利。

“七七事变”爆发之后,日本帝国主义挑起全面侵华战争,扬言要在3个月内灭亡中国。继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和热河、冀东后,日军开始向我国华北大举进攻。京津沦陷后,日军沿平绥、京汉、津浦线进犯,一时间战火烧遍华北大地。

日军深知,欲全面控制华北,必先占领素有“华北之锁钥”之称的山西。9月初,晋北重镇大同及周围各县相继沦陷,晋北门户大开。山西的实际掌权者、国民政府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匆忙指挥军队,沿雁门关一线依托长城和尚未完工的国防工事布防。然而,日军第五师团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凭借着多年对中国各关隘和兵力部署的了解,面对雁门关的重兵布防并未强攻,而是选择沿蔚代公路迂回进攻广灵、灵丘,夺取防务空虚的平型关,进而向北抄断雁门关守军后路,向南直取山西首府太原。日军这一进攻战略令国民党军队措手不及,原来的战略部署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战局急转直下。

日本侵略者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入侵山西以后,先后制造了阳高屠城、天镇屠城等40余起惨案,无数无辜百姓倒在了侵略者的屠刀之下,三晋大地一片腥风血雨。一时间,山西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恐日病”“亡国论”甚嚣尘上。在此民族危亡之际,能不能打一场挫败日军锐气、大长人民志气、鼓舞全军士气的大胜仗,成为全国人民的殷切期盼。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勇敢无畏的八路军115师背负着人民的期望,日夜兼程,开赴晋东北抗日前线。

9月19日,八路军115师到达灵丘上寨地区。9月20日,日军二十一旅团攻占灵丘,挥师直指平型关。23日凌晨,八路军总部给115师下达了向平型关出发、痛击来犯之敌的作战命令。23日上午,115师旅团以上领导召开了作战会议,拟定了作战方案。午饭后,115师连以上干部动员大会在上寨村小学校东侧的土坪上进行。这次大会对这次伏击战作了具体部署。整个伏击部队在平型关东南侧的关沟至东河南镇约10多里的山地上摆成一字长蛇阵。“蛇头”“蛇腰”“蛇尾”分别是杨得志、陈正湘率领的685团,李天佑、杨勇率领的686团和徐海东率领的687团,他们分别执行对敌的“拦头”“斩腰”“断尾”任务。688团作为预备队。杨成武的独立团和刘云彪的骑兵营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东边开进,执行打援任务,配合主力作战。

动员会结束后,八路军115师参战部队连夜出发,翻山越岭,分头前往预定区域。突然间,黑云压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本来就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变得泥泞不堪,行军进程更加困难。战士们既无斗笠又无蓑衣,身上仅有的单衣已被雨水完全打透,山区雨夜寒气砭骨。更为可怕的是,大雨很快带来山洪的暴发,齐胸的湍流夹杂着石块咆哮而出,战士们被冲击得东倒西歪,几乎寸步难行,几个战士瞬间被洪水吞没。面对困难,大家相互鼓励着,“雪山草地都过去了,这条小河算得了什么!”战士们咬紧牙关,你搀我扶,深一脚浅一脚地一步步蹚河前行。经过一夜的艰难行军,天亮前终于进入了设伏阵地。

25日7时许,设伏部队685团所部首先发现敌军,由100余辆汽车组成的车队由西向东钻进了八路军的伏击圈。稍后不久,又有一支携带着被服粮秣、由200余辆大车组成的日军运输部队向西行军,也闯入了八路军的设伏阵地。7时30分左右,前方部队报告,日军已全部进入我军伏击区。

伴随着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埋伏已久的战士们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所有武器一齐对准敌阵,喊杀声、枪炮声响彻山谷,日军顿时被打得人仰马翻,乱作一团。但是,在短暂的混乱之后日军很快恢复了指挥,并依托汽车等掩体向我军阵地疯狂扫射。

随着战斗的进行,我军武器射程短、弹药少的劣势逐渐暴露了出来。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我军指战员决定立即发起冲锋,战士们在冲锋号声中以猛虎下山之势冲入敌阵,与日军展开激烈的白刃肉搏战。战斗进行得极其惨烈,很多连队伤亡过半,依然在与日军顽强拼杀。战士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消灭鬼子,全歼敌人”。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砍,大刀砍钝了就用石头砸,实在不行就跟日军赤手肉搏。拼杀声一直持续到15时左右才逐渐沉寂。最终,除了极少数日军得以逃窜之外,八路军几乎全歼了来犯之敌。

“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平型关战役是八路军东渡黄河后与日军的第一次交锋,也是我军的“头响炮”。它是抗战爆发以来,乃至1894年以来中国军队对日作战的首个胜利,这一战共“歼灭敌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千多人,击毁敌人汽车百余辆、大车二百多辆,缴获火炮两门、炮弹二三百箱、长短枪一千多支、机枪数十挺、战马一百余匹及其他大量的军用物资”。这一仗打击了日军的狂妄气焰,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打出了中国军人的精神,打出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敌、誓将日寇逐出中国的决心与信念。

115师9月25日侧击日军取得胜利后,毛泽东于26日10时致电朱德、彭德怀、任弼时并115师,表示祝贺说:“庆祝我军的第一个胜利。”蒋介石在致朱德、彭德怀的贺电中说:“二十五日一战,歼敌如麻,足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

平型关战役是骄横无比的日军自侵华以来踢到的最硬的一块铁板。这一仗中,素有“大日本皇军精锐之师”称号的板垣师团主力一部被歼,一部仓皇逃窜,从而粉碎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使日军的嚣张气焰被迫收敛。由于运输弹药粮秣的辎重部队几乎被我军全歼,平型关日军的补给线一下子被切断,这就使日军本来猛烈的攻势被迫陷入停滞,从而部分地打乱了日军在华北的战略部署,为我军调整战略布局,稳住华北战场的溃败战局争取了时间。

在民族遭遇外侮的危急关头,这场大胜好比一剂强心针,极大地提振了民众的抗日信心,有力地反击了“亡国论”,疗治了中国人的“恐日病”。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在八路军初到山西立足未稳,群众工作尚未展开的情况下,一场大胜抵得了万千张宣传单、几十支宣传队、上百场动员会。八路军在作战中的英勇表现令全国人民倍感振奋,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成为驱日寇出中华、救人民于水火的民族希望。在接下来的八年里,“参加八路军,抗战打鬼子”在华夏大地上蔚然成风。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张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