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大国工匠篇】“西藏工匠”久米次成:宝贝园林中的“宝贝”

2018-05-01 16:22 中国西藏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梦·大国工匠篇】“西藏工匠”久米次成:宝贝园林中的“宝贝”

编者按:“中国梦·大国工匠篇”大型主题宣传活动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开展,中央新闻网站、地方重点新闻网站及主要商业网站共同参与。活动旨在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通过采访报道基层工匠典型,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在全网全社会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

春天的罗布林卡松柏成荫,花开满园。迎着朝阳,伴着余晖,送走一个个寒来暑往,久米次成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1个年头。身边的同事总说,久米次成是罗布林卡管理处的一个宝贝。对于这个称呼,久米次成总是刻意去回避,让大家以后不要再这么叫了。近日,记者走进罗布林卡,探寻这位“西藏工匠”背后的故事。

罗布林卡意为 “宝贝园林”,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西郊,是一座典型的藏式风格园林。1995年西藏罗布林卡管理处成立,两年后,久米次成来到了这里,从此开启了文物保护工作的生涯。

工作至今,令久米次成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2006年参与了素有“佛教熊猫”之称的贝叶经修复工作。贝叶经是一种写在贝树叶子上的经文。西藏现存的贝叶经源于古代印度,在内容上与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关系密不可分,基本涵盖了藏族传统的“大小十明”文化,是研究佛教史、佛教翻译史、科技史和中印文化交流史的第一手资料,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主要成书于公元8世纪至14世纪之间。由于西藏气候干燥,加上独特的保护方法和强烈的保护意识,西藏的贝叶经有着较高的保存完整度。现在存世的不足千部的贝叶经中,西藏占六至八成左右。西藏迄今珍藏有梵文贝叶经写本(包括部分纸质梵文、藏文转写本)共1000多个函(种),近6万叶。

 

图为久米次成在验看经书。

由于贝叶经的稀有性,再加上多为梵文书写,真正认识、了解贝叶经的人屈指可数。当贝叶经保护小组看到久米次成写了一本关于贝叶经历史的书籍时,就来罗布林卡找到了他。久米次成对于文物修复有一定的经验,在此之前也系统学习过梵文。但是由于年代久远,一些寻找到的贝叶经发霉、虫蛀、腐烂的情况时有发生,再加上贝叶经的页码与传统经书有所区别等原因,修复的挑战是巨大的。

贝叶经的修复工作包括寻找、整理、影印、拼接和编目等步骤,影印和拼接工作往往同时进行。在拼接工作中,久米次成首次将用于佛像修复的传统胶水用到贝叶经修复上,变缝为粘,做到了真正意义的无损修复。

梵文难度较大,很多字体需要一一辨认,并通过许多资料旁证。为了更好地完成贝叶经修复工作,久米次成精研十余种梵文,针对梵藏翻译中有疑问的地方,他和贝叶经保护小组的其他专家们会写入调研报告,以便引起后人重视。贝叶经的保护遵循着 “登门验收、就地影印”的原则,不放过每一片贝叶甚至残片,逐一进行原件影印,整理编目和建档。

6年的时间,久米次成和其他专家根据藏、汉、英多种文献中有关贝叶经流传、梵藏译经活动及译师足迹的记载,在西藏自治区全区41个县的寺庙、遗址和不计其数的民众家中进行全方位普查,总行程达1.7万公里。

 

图为久米次成在书写梵文书法。

此外,久米次成还承担了梵文贝叶经新编目录、复编目录和终编目录定本工作的全过程;参与编撰了《关于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方案与实施办法》《西藏自治区贝叶经保护管理办法》,为圆满完成西藏贝叶经保护工作阶段性任务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作为一名文物保护人员,久米次成始终秉承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在2001年至2005年参与罗布林卡文物修缮工作期间,承担了新造装藏主轴68枝梵文书写的重大任务,久米次成严谨考察资料,加班加点完成了多部藏文文献的修缮任务。

 

图为久米次成向记者展示书法作品。

每项工作的出色完成,靠的不仅仅是久米次成严谨的工作态度,还依赖于他深厚的文化功底。毕业于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他,精通藏梵文,酷爱书法。作为西藏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久米次成,其藏梵文书法在各地市珍藏达数百幅,先后荣获全国和西藏的多种奖项。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弘扬藏文化,久米次成开始免费义务收徒教授藏文书法,到目前为止,已经有600多名学生,遍布西藏各地,有的学生已经成长为老师,开始了自己的藏文化传承之路。

西藏的传统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迎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久米次成有着丰富的文物保护修复经验,有着深厚的文化功底,有着一颗传承优秀藏文化之心,彰显了一名“西藏工匠”的独特魅力,是名副其实的“宝贝”。(中国西藏网 图、文/赵耀)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