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重振杜伊斯堡 市长称“我们是德国的中国城市”

2018-08-06 09:23 参考消息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带一路”重振杜伊斯堡 市长称“我们是德国的中国城市”

英媒称,杜伊斯堡是德国传统的鲁尔工业区重镇,位于莱茵河的鲁尔河交汇处,杜伊斯堡港也是欧洲最大的内陆港。上世纪末,杜伊斯堡传统的钢铁工业没落,大批工人失业。1980年代末克虏伯钢铁厂关闭在当地引发大规模工人抗议。现在中国倡导的跨越欧亚的“一带一路”倡议突出了杜伊斯堡这个内陆港的重要性。在这里,货运列车直抵莱茵河畔,列车货物被装船,或者送进巨大的仓库(每个库房有足球场大小),或再由火车或卡车转运到希腊,西班牙或英国。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8月3日报道,每周约30列来自中国的列车抵达杜伊斯堡巨大的列车货物集散地,列车集装箱满载来自重庆,武汉和义乌的服装,玩具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而来,满载德国造汽车,苏格兰威士忌,法国葡萄酒和米兰的纺织品而去。

《卫报》在德国的记者奥尔特曼报道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把杜伊斯堡当作欧洲物流中枢,杜伊斯堡已经成了世界最大的内陆港。到达那里的列车80%来自中国,那里成了中国货物抵达欧洲的第一站。这些列车经过古代丝绸之路的北线,经过中国-哈萨克斯坦边界的霍尔果斯、俄罗斯首都莫斯科抵达欧洲。

报道称,19世纪德国著名旅行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男爵在1877年的著作使“丝绸之路”这个词广为流传。“丝绸之路”指从古代起连接中国、中亚和欧洲,横跨欧亚的商路。一个半世纪后,德国传统工业城市杜伊斯堡又开始积极拥抱新丝绸之路的概念。

杜伊斯堡社民党市长林克说,“我们是德国的中国城市。”多年来他治下的这个城市一直是个鲁尔地区工业面临长期结构性挑战的典型:1987年全世界都看到了杜伊斯堡工人抗议的照片,照片显示成千上万来自克虏伯钢铁厂的示威工人封堵了莱茵河上的一座大桥,抗议关闭工厂 。

据《卫报》报道,2018年,杜伊斯堡的失业率为12%,差不多是德国平均失业率的4倍,但至少没有了过去那种火爆抗议的图片。杜伊斯堡市长说,“很多迹象表明这个城市的重要性与日俱增。我们欢迎中国把这里当做进入欧洲的门户,和欧洲走出去的跳板。”

不过《卫报》记者奥尔特曼说,返回的列车却成了杜伊斯堡的一个薄弱环节。从中国到欧洲的每两个满载的集装箱中,只有一个满载返回中国,那里的陆地港对返回的空集装箱的收费只有满载集装箱的五分之一。

奥尔特曼说,西方对中国制造的用品的胃口有增无减,而欧洲运往东方的一个主要产品是奶粉。

货物港的总裁埃里克·斯塔克说,“从中国重庆到德国杜伊斯堡的铁路货运费用几乎是海上航运的两倍,但是铁路运输只需要12天,而海上航运却要45天。但是航空货运的费用至少是铁路运输的两倍,而且平均时间需要5天。如果我们能进一步把货物交付周期缩短到10天以内,那么就能释放更多潜力。”

报道说,在过去8年当中,在杜伊斯堡居住的中国公民数量增加了一倍,从当初的568人增加到了一千多人。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现在是吸引来最多中国学生的德国大学,那里现在也有了孔子学院,中国学生大部分在学习工程和经济学专业。随着中国人增多,那里也开始有了相对正宗的亚洲快餐店,他们对老一辈外来移民带来的土耳其烧烤形成了竞争。

在杜伊斯堡港总裁斯塔克看来,自中国的运输时间仍然太长的原因主要是欧洲铁路公司的工会阻力,问题同亚洲的合作伙伴无关:列车从波兰-白俄罗斯边界上的布雷斯特到杜伊斯堡跨越1300公里的行程所需的平均时间为6天,而从重庆到白俄罗斯1万公里的行程通常需要的时间却只有5天半。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