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雷霆”专项行动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

2018-09-17 06:2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2018-雷霆”专项行动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

9月16日晚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了专题节目《危情谍影》的下半集,该专题节目披露了国家安全部门“2018-雷霆”专项行动中破获的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部分细节。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16日表示,要求台湾有关方面立即停止对大陆的渗透破坏活动,避免对日益复杂严峻的两岸关系造成进一步伤害。

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瞄准大陆赴台青年学生群体

近期,国家安全机关组织开展“2018-雷霆”专项行动,先后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抓获一批台湾间谍及运用人员,及时切断台湾间谍情报机关针对祖国大陆布建的间谍情报网络,有力打击了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嚣张气焰,有效维护了国家安全利益。

近一个时期以来,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罔顾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大局,以祖国大陆为目标,大肆开展间谍情报活动。他们采取金钱收买、感情腐蚀、色情引诱以及网络勾连等多种方式,极力向祖国大陆渗透,大肆策反发展人员,布建间谍情报网络,严重损害两岸和平发展大局,严重危及国家安全和利益。

台湾间谍情报机关特别瞄准大陆赴台青年学生群体,利用两岸扩大交流交往的有利条件,组织安插大批间谍情报人员在岛内高校活动,以各种掩护名义哄骗利诱我赴台学生,利用学生从事间谍情报活动,性质极为恶劣。

官方首次公布本次专项行动的代号

本次间谍案比较不同的一点是官方首次公布了本次专项行动的代号。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这是官方首次提及“2018-雷霆”专项行动。目前,除了本次系列台湾间谍案件,还没有更多的信息披露。

国家安全机关针对特定人群开展特殊代号的专项行动并不罕见。比如2015年7月,四川国家安全机关通报了“扫雷”的专项行动成果,一举抓获4名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他们都被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发展利用,围绕中国国防军工领域实施情报窃密活动。

另外比较不同的一点是,本次案件数量多,共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可以作为对比的是,2014年,官方公布了2009年至2013年国家有关部门已破获的台湾相关策反案件,4年近40起。

由《新闻联播》和《焦点访谈》播放间谍案件也十分罕见,特别是《焦点访谈》,用了上下两集,分两天讲述了多个案例。

此外,不少地方部门提前公开预告了两期《焦点访谈》情况。例如安徽省六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9月14日曾预告了9月15日、16日的官媒报道、播出情况,明确媒体将集中开展对台湾间谍情报活动的公开揭露,希望大家“敬请关注”。

台湾多名间谍人员在20余所高校活动

近些年,时常有涉及台湾间谍活动的案件披露。

昨天广东国家安全机关披露,广东三男子被台湾间谍通过网络策反运用,向台湾间谍提供军事设施和重点民用工程涉密资料,日前被检方提起公诉。

2017年,苏州检察机关起诉马亮亮、梁鑫。二人2016年在河北保定打工期间,被台湾间谍吴荣同勾连策反。

在明知对方为间谍的情况下,两人通过邮箱接受指令,利用曾在武警北京总队服役的便利条件,搜集并向吴荣同报送武警部队训练、部队和军工企业内部部署以及军工企业装备测试等相关情资,对大陆军事安全造成严重危害。

大陆学生历来也是台湾间谍重点瞄准的对象。2009年至2013年,台湾多名间谍人员在台湾大学、义守大学、宜兰大学、铭传大学等20余所高校活动,通过问卷调查、提供兼职等方式接触大陆学生,之后有偿索取大陆政治、经济、军事相关政策和涉密信息。最终国家相关部门破获相关策反案件近40起,涉及大陆15个省市。

再早些的还有2003年底,国家安全机关破获了一批台湾间谍案件,抓获了24名潜伏在祖国大陆进行情报活动的台湾间谍和19名涉案的大陆人员。

案例披露

案例一:优异大陆生赴台交流 小姐姐主动示好成恋人

2011年,18岁的小哲正在一所重点大学机械专业读二年级,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得到了去台湾义守大学学习交流的机会。

在一次聚会上,被一位自称许佳滢的台湾女子搭讪,之后常常相约,小哲感觉到这位大几岁的小姐姐对自己的情意不一般。一个月后两人相约旅行,许佳滢不厌其烦地打听关于小哲的各种情况,比如亲戚中有没有公务员,能不能接触到政府的一些文件,并且告诉小哲这些文件还可以卖钱。

而小哲所学专业,可以接触到不少国防科工的机密,但他完全没有意识。当晚二人发生了关系。之后小哲回大陆后,许佳滢以恋人的身份向小哲提出要求,让小哲回去以后,及时把他取得的成果发过来和她分享,彼此做对方的“眼睛”。

小哲就读研究生后,得以参与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些项目,逐渐感觉到许佳滢的要求不正常,但分手的结果是许佳滢四处诋毁小哲是个骗子。

据陕西省国家安全厅干警介绍,小哲总共向许佳滢提供了涉及我国防科工的近百份情报,也收到了许佳滢的一些报酬,总共折合人民币45000元。

经查明,许佳滢的真实姓名是许莉婷,1977年1月出生,比小哲大了整整16岁,是台湾军情局的间谍人员。

案例二:以有偿收集公开资料切入 步步深入套取机密

2014年,大陆学生小路到台湾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该活动由台湾某基金会接洽,负责接待小路的是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男子林庆哲。

小路在台期间,林庆哲几乎全天候陪同。在交往的过程中,林庆哲了解到,小路所在的院校涉及国防科工机密,并且能接触到相关资料。他很快与小路交上了朋友。

回来后,林庆哲开始只请小路帮忙搜集些国内公开发表的学术杂志和专业期刊信息,小路便当做兼职答应下来。后来小路被国家安全部门找到,才知道林庆哲的真正用意。

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干警介绍,台湾间谍人员最初让大陆学生搜集的内容并不属于情报范畴,但其实他们这样做有着更深的考虑。给这些学生一些钱,然后步步深入,把他套牢,套牢以后想甩都甩不掉。

案例三:熟人牵线  国家重要机关年轻干部被策反

这个案例涉及多人。

2015年,大陆学生小朱到台湾一所大学做交流,有一次去台湾大学听公开课,认识了一个做大陆研究的台湾学生。小朱正在为写论文发愁,因为采访不到当地的高层人士。这个同学给他引荐了原住民立法委助理徐子晴,在她的帮助下,小朱很快采访到了好几位平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台湾高层人士。

随着交往深入,徐子晴某次突然询问小朱可否帮忙了解大陆国安,小朱产生了怀疑,但也没断了来往。2016年,徐子晴帮小朱拿到了台湾一个两岸学生夏令营的邀请函,作为回报,小朱邀请了一个在国家某重要机关工作的熟人一同去台,这名熟人叫小丁。

之后徐子晴频频接触小丁,丁随口透露了单位近期的一些活动,徐子晴也向小丁透露了信息,小丁对这件事印象深刻,因为没多久徐子晴说的话就得到了印证。小丁觉得她能量很大,有点主动想跟她交往。

随后徐子晴用在大陆开化妆品公司请小丁入股为诱饵,吸引小丁频繁地给徐子晴发送单位带着密级的红头文件。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小丁先后向徐子晴提供了多份内部文件资料,其中秘密级一份,机密级4份。

由于他们的交易被安全部门发现,小丁没有等到徐子晴给他回报,就已经沦为阶下囚。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周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