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我们用第一回报祖国

2018-09-26 08:13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空军“先锋飞行大队”:我们用第一回报祖国

加力、急转、倒扣……九霄云外,当某新型国产战机座舱内告警声急促响起,飞行一大队飞行员罗威一口气连做十几个动作进行规避,巨大的载荷拉得他胳膊上的血管一根根鼓起。干净利落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叹为观止。而他只是这支队伍中普通一员。

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前身是新中国首支组建、首支参战、首获胜绩的英雄飞行大队,抗美援朝作战中首创空军历史上空战、近战、夜战歼敌,取得击落击伤敌机16架的辉煌战绩。他们4次获得空军对抗空战考核团体第一名、4人次夺得“金头盔”,连续21年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二等功3次,2014年被空军授予“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去年更是被中央军委表彰为“全军军事训练先进单位”。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走进飞行一大队,揭秘“第一”是如何养成的。

首任大队长在朝鲜战场上击落敌机

8月中旬,北京晨报记者来到空军航空兵某旅“先锋飞行大队”,刚进营区道路两旁,就看到了曾经只能在书本上看到的英模画像,揭开空战之谜的首任一大队大队长李汉、击落击伤敌机6架的邹炎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和功臣模范。一尊铜像首先跃入眼帘——那是首任大队长李汉的雕像。就是他在朝鲜战场空战中第一次击落敌机,在人民空军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时,毛泽东主席在战报上欣然题词:奋勇作战,甚好甚慰!大队所在师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师”荣誉番号。在大队的战术研究室,悬挂着9名出自大队的战斗英雄照片:首次夜战歼敌的侯书军、首创百米近战歼敌的陶伟……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绽放在斑驳的黑白照片上,英气逼人。

副大队长张威向记者介绍,这个大队所在旅前身是新中国首批组建、首支参战、首获战功的航空兵部队,5次入朝作战取得辉煌战绩,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创造了我军空战史上的“四个首创”,击落击伤敌机16架、先后100余次被战区空军以上单位表彰、4次集体荣立一等功,2014年9月被空军授予“先锋飞行大队”荣誉称号,涌现出一大批战斗英雄模范。在这个英模路上看到的只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小部分。

在大队,官兵耳熟能详的一句口号是“祖国用第一为我们命名,我们用第一来回报祖国”,这不仅仅是“先锋飞行大队”外在形象,更是内化进灵魂深处的一种价值追求,他们用实际行动践行“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强军目标,誓用第一流的标准、第一流的业绩守护好祖国的蓝天。序列第一,官兵心中始终装着“第一”。教导员刘伟告诉记者“第一”是大队开展教育中最常用的一个词,既是鼓舞,又是在提醒,党委围绕“特殊地位、特殊待遇、特殊要求”“献身国家、献身国防、献身飞行事业”的“三特殊、三献身”要求,开展职业操守大讨论,开展精武强能大讨论,组织先锋好样子大讨论,教育引导飞行员以“尖刀中的刀尖,重拳中的铁拳”为目标,用一流的思想、一流的追求、一流的作风、一流的业绩,捍卫“第一”的地位和荣誉,以敢打必胜的辉煌战绩向党交上忠诚答卷。

连续5年为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护航

据了解,每年都举行建师日、首创日、嘉勉日等系列纪念活动,组织飞行员参观大队荣誉室,重温大队在战火中诞生、战斗中成长的历程,以及抗美援朝的辉煌战绩,大力学习宣扬李汉、张怀连等战斗英雄,深入开展“忆队史、铸队魂、做传人”活动,树起“空战胜利第一人”、首任大队长李汉学习榜样;重大任务前组织飞行员在党旗下宣誓,让铮铮誓言始终萦绕耳畔,让听党指挥的信念始终牢记心间,不断激发紧握接力棒、当好接班人、续写新辉煌的动力,教育全体飞行人员牢记初心、努力飞行、勇敢战斗。

“红色基因的传承,直接影响战斗力的形成。”副大队长张威讲起2017年部队前往高原执行实弹验证任务。飞行员们心中始终装着“第一”,见红旗就扛、见第一就争,克服气象、海拔、弹药等多种困难危险,在缺乏数据支撑条件下,多方求教、深入研究、精心准备,打出了某型空空导弹最远命中距离的纪录。

同样,在“金头盔—2017”比武中,部队以团体第一名勇夺空军歼击航空兵训练领域最高荣誉“天鹰杯”,6名参考飞行员中,5人曾在一大队战斗过。

在大队荣誉室中看到,2014年至今大队连续5年执行为志愿军烈士遗骸归国护航任务,空域集结、加入编队、通场致敬等全过程米秒不差,用优良的战斗作风向先辈先烈们致以最高敬意。大队官兵感到,英雄传人迎护忠魂归来,护航任务意义非凡,一定自觉传承先辈遗志,永远沿着党指引的方向高飞远航。

“这是党中央、习主席顺应时代大势作出的又一决策部署,我们讲听党的话、跟党走,就是坚决响应党的号召,服从组织安排。”教导员刘伟告诉记者,“从大队长到飞行员,大家不思撤留之事,专谋打赢之责,心无旁骛地投身紧张的战训任务中。”今年,他们在开展“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中,对标革命先烈革命信仰,有力破除了“体验生活”“临时观念”等和平积弊思想。

“一大队当先锋,大队长先要站排头!”

7月底,部队千里转场执行重大演习对抗任务。面对大机群、长航程、高难度的陌生险难条件,一大队飞行员在大队长汪金龙带领下立即驾机升空,完成多项紧贴实战的训练内容,受到导演部一致好评。

“在该旅,急难险重任务一大队站排头、大队长第一个上,既是光荣传统,又是职责使命,更是一大队当仁不让的特殊‘待遇’。”原大队长崔小勇带头深入开展双学活动,创新出的“虎威”战术成为圈内有名的制敌秘技;原大队长许利强敢为人先精研战术连获两届“金头盔”,现已成为另一劲旅“掌门人”;今年1月3日下达新年训令后,原大队长、旅长程远森第一批驾机升空,交上合格答卷……一大队领导创造的一个个首次、一项项第一时刻激励着飞行员们奋勇争先,成为大队谋战谋胜不断前行的基因密码。在一大队面前,没有不敢接的任务,更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对此,现任大队长汪金龙有自己的认识:“历史上,从首任大队长李汉击落击伤敌机各1架、首创空战胜利开始,就为大队领导模范带头埋下了种子;上世纪70年代,师党委凝练出享誉全军的‘学习走在前,工作拼命干,生活不特殊,遵纪做模范’的‘四句话’精神,受到邓小平同志‘你们这面旗帜不要倒’的亲切勉励。接过这些优良传统的接力棒,时刻警醒着我们立身为旗、旗指胜战。”

今年4月9日,一大队组织新大纲实施后的实弹地靶训练。时任大队长丁傥第一个驾机升空,锁定目标后压杆俯冲,并果断摁下发射按钮。顷刻间,机翼下一枚枚弹药拖着火舌,犹如巨蟒吐着信子,挟雷裹电般直扑地面靶标。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地面上预设的目标车辆被炸得凌空翻转,官兵头脑中的实战意识一如空气中弥漫升腾的硝烟越来越浓。

把每次训练都当作实战对待

一大队的队员们在持续的战斗精神培育和重大任务淬火中,血性基因早已内化为精神特质,融入灵魂血脉。于是,便有了训练场上的种种“不要命”。而这些对他们而言,却都只是日常训练中不值一提的“小事”。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2015年,杨德纯执行某海训任务返航时,遭遇了一次航母甲板式的降落。从空中看,那个机场就像一枚贴在海边山顶上随时可能被吹走的邮票,东面是断崖,西面是山谷,跑道短得几近飞行极限,稍有不慎势必冲进大海。那天,海上风向突变,他必须改变降落方向,从东边落,向着数百米高的山崖高速俯冲。自机场建成,尚无人敢在这个方向上降落。杨德纯稳稳控制着战机,一点点修正下滑线,黑峻的山崖迎面拍了过来。地面,有人紧张得闭上眼睛。就在接近悬崖前几秒,杨德纯微调驾驶杆,战机稳稳地落在了跑道上。

一次训练采访中,飞行员杨德纯的一个举动引起记者注意:除了飞行装具外,他还特意捆上了护腰!飞行又不是剧烈的身体对抗,这岂不是多此一举?杨德纯告诉记者,对抗空战训练中“一杆到底”情况经常出现,瞬间极限过载很容易扭伤飞行员腰部。他介绍说,新法规实施以来,他们把重难点课目当一般课目飞,压着大纲上限飞,高度飞到尽低,远海飞到尽远,时间飞到尽长,速度越飞越小,载荷越飞越大,有时候一个架次需要10多次加力,同样的油量现在只能飞到以前一半的时间就用光了。飞行员们上飞机前,不少人都在抗荷服里扎上护腰,只为了“在空中能多拉0.5个G”。飞行员下飞机后,座椅都湿湿的,座舱里一股浓浓的汗味。几乎每个飞行员一撸袖子,胳膊上都有被载荷压出的淡淡出血点。

王牌部队也遭遇过“滑铁卢”

“陆战咱不怕,但空战怎么打?”人民空军组建之初,飞行员大多由陆军改训而来,空战是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尽管如此,组建仅半年就飞赴抗美援朝空中战场的飞行一大队,“在空战中学习空战”,首创空战胜利、首创夜战胜利、首创近战胜利,打出了人民空军的赫赫威名。

为何一个个首创和首家都源自这里?一大队到底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在大队飞行员看来,答案并不神秘,就是一脉相承的“创新基因”。

其实,这支王牌部队也遭遇过“滑铁卢”。在2011年,一大队代表所在团参加空军首届“金头盔”比武竞赛,作为种子选手的他们首轮即以59∶166的大比分被淘汰出局!

原副大队长、该旅副旅长李凌至今记得那次惨败:“我们就好像进入了一个黑洞,在空中成了‘聋子’‘瞎子’,雷达完全被干扰压制。”对方飞行员后来干脆不做任何规避动作,直接冲过来实施攻击。

其实,论装备水平,他们的飞机性能占优;论空战经验,他们执行的任务数量远超对手;论战斗血性,他们敢于一杆到底面不改色!即使在被对手追着打的情况下,一大队飞行员依然顽强地摆脱了4枚导弹。可是,这恰恰反证出他们的学习“误区”:当他们还在比谁机动时载荷拉得更大,动作更迅猛之时,对手已悄然占领了电子对抗的制高点。

也正是这次惨败让他们深刻认识到,仅仅盯着“看得见的敌人”,就必将面临“看不见的威胁”,信息化条件下空中对抗,不仅要拼勇气,拼技术,更要拼智慧,拼信息,否则再好的“制胜之策”也难以赢得胜利。

随后,他们创先性开展“创建学习型飞行大队、争当学习型飞行人员”活动,组织飞行人员围绕“装备、战法、体系”等进行重点学习研究,牢固树立起“学习力就是战斗力、信息力主导战斗力、科学组训催生战斗力、团队攻关助推战斗力”的理念在全空军推广,部队战斗力得到明显提升。在随后参加的5次对抗空战竞赛考核中,捧回4顶“金头盔”,助力旅(团)4次夺冠。

尝到了学习创新带来的甜头,基因深处的创新热情被迅速点燃。近年来,他们坚持以重大军事行动为牵引,借助各类演习考核、训练平台以及“学习对手、研究对手、战胜对手”活动,深度嵌入当面敌情、战场环境等实案化作战要素,在体系中展开“实案化”战术课题演练,不断实现从“学习对手”到“研究对手”,再到“战胜对手”的升级。据统计,这几年一大队飞行员们共研究10多套成型战术战法,某课题成果走上空军大讲堂。他们向工厂提出的70多条装备改进建议,有50多条被采纳、应用、推广。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张静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