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从“经济运输”到“运输经济”,还有多远?

2018-10-07 15:17 中国贸促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欧班列从“经济运输”到“运输经济”,还有多远?

目前,中欧班列正从原本的零散开行,逐渐向稳态开行转变。未来如何进一步进行结构调整和优化,转向市场化运行,急需深入探讨。

中欧班列要想进一步发展,就要培养大型企业使用中欧班列的习惯,向更多的企业、尤其是世界500强企业总部决策者,推荐中欧班列。

“一带一路”这五年,中西部城市渴望触摸世界、登上全球舞台的渴望从未有这般强烈。如今,当“陆权渐盛”之时,内陆城市找到了一条开放的有效、快捷的“生命线”,那就是中欧班列。

我们以中欧班列(成都)为例:

画一条线

2013年4月26日,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中欧班列(成都)从成都青白江始发,架起快捷畅通的亚欧大陆桥,从根本上打破西部地区发展外向型经济必须依赖港口的历史。四川,一跃成为中国内陆开放新高地。

织一张网

经过五年运行,中欧班列(成都)已织线成网,联接境外16个城市、境内 14 个城市,每天从成都至欧洲间往返的班列不少于3列,已构建以成都为枢纽、联系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新亚欧大陆桥。“一带一路”倡议构想,在这条大通道上不断延伸。

四面开花

东向——

拓展“蓉欧+”铁路班列货运通道,依托长江水道和沿江铁路打通联结长三角、珠三角等的东向通道,辐射日韩、港澳台及美洲地区。

西向——

在中欧班列蓉欧快铁稳定运行基础上,加快成都至西宁铁路、川藏铁路等建设,争取成格铁路纳入国家规划,开辟经霍尔果斯出境的第二条西向国际物流通道,形成经阿拉山口至蒂尔堡、经霍尔果斯至伊斯坦布尔的泛欧铁路大通道,打通进出印度洋阿拉伯海最近的铁海联运通道。

南向——

着重打造蓉桂陆海通道,稳定运行经广西钦州联通东南亚、澳新、中东的铁海联运班列和经广西凭祥至越南河内的跨境铁路班列,适时开通经云南至东盟国家的泛亚班列,依托泛亚西线连接缅甸皎漂港,打造进出印度洋孟加拉湾最近的铁海联运通道,形成东中西三大泛亚铁海联运大通道。

北向——

稳定开行经二连浩特直达蒙古、俄罗斯、白俄罗斯的国际铁路运输通道,有效覆盖独联体国家,对接中蒙俄经济走廊。

站点牌

① 俄罗斯

中欧班列(成都)今年先后开行俄罗斯至成都木材运贸一体化班列,打通了俄罗斯西伯利亚地区至成都的木材贸易通道,为西南木材交易中心的建设提供了保障。

根据莫斯科与成都间商贸的需求,开行成都至莫斯科运贸一体化班列开行,辐射带动省内攀枝花地区的蔬菜、水果和成都生产的鞋帽、服装等打开了俄罗斯市场,同时将俄罗斯的糖果、巧克力、纸浆等源源不断运往中国。

② 哈萨克斯坦

8月22日23点30分,伴随着嘹亮的汽笛鸣响,一辆班列缓缓从成都青白江城厢中心站驶出标志着中欧班列(成都)直达阿拉木图班列正式开行!

满载着空调、电梯及挖掘设施设备,这辆直达班列经由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出境,8天后抵达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这是继2017年11月21日成功测试后,成都首次采取直达方式开行阿拉木图线路,采用与中欧班列相同的41辆编组,全重箱发运。

③ 越南

今年2月,韩国LG集团在越南生产的电子产品装满8个40尺集装箱从越南东英站出发,顺利通过广西凭祥铁路口岸驶入中国境内,标志着越南经广西凭祥铁路口岸到成都的全线铁路通道测试成功。

从越南开到成都的班列

从此,越南造商品坐上经成都的国际班列,从越南出发,3天就可抵达成都,15天后即可抵达欧洲,大大缩短了国际旅程,也节约了“旅行”费用。

④ 意大利

8月10日上午,搭载着出口意大利价值52万美元青岛冰箱的中欧班列(成都)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出发,在经过14天,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波兰等国后抵达意大利米兰,全程10694公里。

这是继2017年11月底,意大利米兰至成都的中欧班列(成都)开行后,首趟从成都发往意大利的国际货运班列线路。该趟班列自8月起启动测试,9月逐步推动常态化开行,每月计划往返开行4列。

⑤ 土耳其

2016年9月6日,中欧班列(蓉欧快铁)正式开通成都-伊斯坦布尔的路线。当天,装载着来自全国多地产品的41个集装箱从成都国际铁路港出发,在约15天后抵达土耳其。

作为中欧班列辐射欧洲南部的重要线路,成都-伊斯坦布尔班列由成都国际铁路港始发,经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出境,途径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等国,全程经2次铁路、1次轮渡运抵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相继到达站点包括阿克套、巴库、波季和伊斯坦布尔等地,运输里程约1.3万公里,全程运输时间为15-16天。

⑥ 法国

2017年10月25日第十二届中国—欧盟投资贸易科技合作洽谈会(简称“欧洽会”)召开。欧洽会上,法国蒙彼利埃市长菲利普·索黑尔表示:“中欧双方正在洽谈修建,从波兰罗兹到法国巴黎的铁路。”这就意味着咱中欧班列(成都)将直达地中海。

里程表

第1列——2013年开行31列

2013年4月26日,第一列蓉欧快铁从成都青白江始发,成都和罗兹两个相隔万里的城市相连。

2014年开行45列

"蓉欧快铁"、中亚货运列车相继开通,形成贯穿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双黄金国际通道"。"成都造"1-3天就可到达欧洲,这条货运线大受欢迎,"蓉欧快铁"甚至出现了爆仓!

第100列——2015年开行103列

2015年8月18日,中欧班列蓉欧快铁首趟返程班列从波兰罗兹发车,班列搭载了41个40尺集装箱,啤酒、饮料、饼干、矿泉水等欧洲畅销快消品首次经由陆路抵达成都。中欧班列蓉欧快铁正式实现双向运行,标志着成都国际物流通道建设再获重大突破。

中欧班列蓉欧快铁双向稳定开行将有效降低班列运行成本,进一步提升蓉欧快铁的综合竞争力。随着成都国际化建设进程加快,成都市民将“足不出蓉”即可买到货真价实、物美价廉的欧洲高端商品。

2016年开行520列

2016年,成都市大力实施融入“一带一路”行动。深入实施“蓉欧+”战略,启动国际铁路港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蓉欧快铁中线延伸至欧洲更多城市,新开通北线至莫斯科、南线至伊斯坦布尔班列,初步形成“三线并进”格局,全年开行520列,占全国中欧班列开行总数1702列的26%,开行数量跃居国内中欧班列首位。

第1000列——2017年开行超过1000列

2017年12月28日下午4:30分,随着第1000列成都国际班列从成都国际铁路港缓缓开出,标志着成都国际班列2017年度开行规模突破1000列的“小目标”圆满完成。

本列班列满载41个重柜,装载电脑主机、显示屏、笔记本电脑、触摸屏、节能灯泡、服装、音响、日用品等,在14天后抵达了荷兰蒂尔堡。至此,成都国际班列累计开行超1700列,蓉欧快铁开行数量两年翻十倍。

第2000列——2018年发车逾千列

2017年12月28日下午4:30分,随着第1000列成都国际班列从成都国际6月28日,中欧班列(成都)鸣笛启程,缓缓驶出成都国际铁路港,标志着中欧班列(成都)累计开行达 2000 列,成都成为国内首个实现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达2000列的城市。

2018年9月15日上午,今年第1000列国际班列从成都国际铁路港缓缓驶出。这意味着,今年较2017年提前三个月实现此目标。据了解,该列火车满载出口欧洲的液晶显示屏、电视机主板、电极、汽车零件、服装等商品,经过10余天的时间抵达波兰罗兹。

如今,中欧班列正从原本的零散开行,逐渐向稳态开行转变。而像成都等中欧班列发展较为领先的地区,已经从稳态开行发展成为了常态开行。

那么,全国中欧班列大面积开行的情况下,未来如何进一步进行结构调整和优化,转向市场化运行,迸发出更强的生命力,需要我们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地探讨。

成本≠运输成本,而是综合成本

中欧班列不断用行动证明着它是一条“经济的”运输手段,而如何将这条“经济的”运输手段演变成一种由“运输”带来的经济形态,也许是未来需要讨论的方向。

作为一种货物运输方式,中欧班列所服务的最直接对铁路运营公司对象,还是企业。

在波兰铁路运营公司SPEDCONT罗兹场站方负责人麦克的家里,很多家电、家具都是来自于中国。“你看,我用的就是华为手机”,麦克笑说,在波兰,你在逛街的时候会发现到处都是中国制造。中欧班列开行以后,很多商品不像以前那样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运过来。以前海运要一个半月,现在两周就运到了。

麦克表示,在过去的两年,他所在的公司为了能够用好中欧班列,在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如今,越来越多的高附加值、高科技的产品每天都飞驰在中欧班列(成都)这条欧亚运输通道上。

正如麦克所说,作为一种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介于空运和海运之间的运输方式,中欧班列体现出来的比海运“快”比空运“省钱”的优势是它的核心“卖点”。

成都外贸投资企业协会会长袁昕也认为,外贸企业在选择运输方式上是“市场化”的,首要考虑的因素当然是性价比。“要花多少时间、要付多少价格,他肯定要先计算一下。”

归根到底,企业选择运输方式,终究绕不开“成本”问题。那么,未来中欧班列如何进一步发挥自身在成本方面的优势?北京交通大学副教授张晓东认为,在研究成本问题时,不仅要关注的是原来的运输成本,更要考虑的是整个综合成本的问题。

“企业的竞争,是综合成本的竞争。你单纯看一个运费的省,最终有可能仓储费提高,是不是最终还反映在综合成本上?”张晓东谈到。

“哑铃型”双向辐射

袁昕关注中欧班列(成都)多年,据他观察,随着辐射范围越来越大,成都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枢纽角色。未来中欧班列要想进一步发展,就要培养大型企业使用中欧班列的习惯,向更多的企业、尤其是世界500强企业总部决策者,推荐中欧班列,让他们了解中欧班列的优势。

“像我们的会员企业戴尔电脑,就把这条线用的特别好。他们大概一半的电脑生产出之后,就通过这条线发到了欧洲,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北京,他们总部的老总给我讲,还要扩大成都的生产能力,这就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袁昕举例。

中欧班列作为一条通道,未来需要以此为牵引,实现产业跟进

如今,中欧班列的货源结构不断在扩张,通过中欧班列运输的货品也从早期的电子产品逐渐扩展到更广泛、更多元化的领域。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条铁路枢纽,带动的是线路两端同时活跃起来。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看来,中欧班列不只是一条线,还要形成“哑铃型”的格局,增加它的双向辐射效应。

“比如俄罗斯的莫斯科,他的枢纽有七个货场,现在打造集成四个,”张晓东举例,“原来的规模不大,现在要不断做大,往提档升级方面来做。一方面,国家掏钱,另一方面,也通过银行贷款。货场能力提高了、效率提高了、换装作业提高了能力就上来了。”

“上周我在北京再次见到卢森堡驻华大使,他最近要到成都来,我给他介绍了我们蓉欧快铁,他也非常感兴趣,他说特别是看到我们开通了到伊斯坦布尔到土耳其这条线,他说从卢森堡进意大利,他们也有一条铁路,货运到到土耳其,所以如果通过土耳其连接到一起,那么可以把这条线辐射到卢森堡。”谈到这个愿景,袁昕显得十分期待。

(本文综合自四川在线、央视网、成都青白江、川报观察等)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