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父亲随车坠江 儿子忍痛救援

2018-11-02 07:32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父亲随车坠江 儿子忍痛救援

10月31日23时28分,重庆万州长江二桥附近船只同时鸣响汽笛,坠入长江底部85小时20分钟的渝F27085公交车,被浮吊船缓缓拉出水面。现场参与救援的全体人员和相关单位工作人员默立哀悼。此刻,在距离打捞出水处约400米远的江岸上,肃立默哀的重庆蓝天救援队队长骆明文发现,旁边队员周小波的身体微微发抖,他转过头,透过路灯和远方照来的灯光,发现周小波的两行泪水簌簌落到他的蓝天救援队队服上。

救援队员父亲确认遇难

各方面的信息都残酷而清晰地指向一个悲剧:警方告知周小波,他父亲老年公交卡使用记录提示他当时乘坐了这辆公交;10月28日下午17时许,他被警方叫去收集DNA信息;30日,当下潜救援人员从位于长江上游约28米、水深约73米、呈30°倾斜的坠江公交车上救捞出7具遇难者遗体后,他再次接到电话,询问他父亲的体貌特征和所穿衣物;随后,通知他11月1日前去进行确认。

1日10时整,悲痛的周小波在电话中对记者确认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凌晨0时19分至2时15分,公交车打捞出水后,记者在蓝天救援队基地采访到43岁的周小波。

不管父亲在不在 都要去救人

“不管父亲在不在这辆公交车上,我都要去救人!”身为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的周小波赶回家,换上救援服装,径直跑向万州长江二桥。桥面已经开始管制,穿着救援服的他一路被放行。

心里惦念着老父亲,周小波一边小跑一边打父亲的电话,依然没法接通,他跑到被公交车冲坏的栏杆处,往桥下一看,坠江处离江面大约有30多米,“我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下了桥,周小波发现,蓝天救援队已经有人开始展开救援,他跑步加入其中。周小波开着冲锋舟,试图在江面上搜寻到幸存者。他在公交坠江处附近转了几圈,没有发现奇迹。再扩大搜寻面积,依然失望。

公交车坠江后连续三晚,周小波都住在江边搭起的帐篷里。他和同伴用声呐和水下机器人,试图确定公交车的位置,他们还四处不停地搜寻。每当他停下来,就会一次次拨打父亲的电话,依旧是一次次的“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搜寻期间,他接到警方电话,告知父亲的老年卡有当时乘坐这趟公交车的记录,“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肯定非常伤心,但我无法因此就停止救援,我也希望自己能为找到爸爸做些什么,我想救出他以后告诉他,我爱他。”

开车送老人看展 谁知天人相隔

今年春节期间,周小波的母亲因病离世,此后,他多数时间和76岁的父亲住在重庆市万州区长江北岸的枇杷坪东路,这里紧邻万州长江二桥,距离22路公交车的车站很近,他们经常乘坐22路公交车。

10月28日,区里开运动会,今年7月“上挂”到万州区教委工作的周小波要到赛场去开会。一大早,他开车将父亲顺路捎到西山公园附近。临别前,父亲笑呵呵地让他好好工作,“你开车时注意安全,我今天去看菊花展,听说菊花开得很美。”

老人下了车,周小波则进入会场,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会有巨大的灾难袭来。会议期间,姐姐不停拨打他的电话,即使挂掉仍继续拨打,意识到可能有情况的周小波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姐姐急促地询问:“你知道爸爸今天在哪里吗?”“他早上说他去看菊花展。”“糟了,可能出事了,爸爸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一时打不通电话也可能很正常啊,怎么了?”“你还不知道?朋友圈都传遍了,今天,一辆22路公交车从长江二桥冲下长江了!”

周小波立即拨打父亲电话,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忧心如焚的他立即请假往家赶,途中,微信、电话、短信传来的“万州公交出事了”信息铺天盖地。

继续做公益 爱可以战胜悲伤

“我的队友们并没有亲友在此次公交车坠江事件中遇险,可他们都全力以赴;我自己的父亲很可能在江里,当然应该更加认真地去搜寻。”他说,“广东、贵州等地的蓝天队员都赶来了,他们不仅带来了自己的专业技能,更给了我一份爱的安慰——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父亲的事,但我作为遇难者的家属,对他们的付出有更深刻的感受,我真心谢谢他们。”

“我一直都怀有希望,希望我父亲好好的,还能微笑着和我说话,叮咛我注意安全,我期望着这样的奇迹,但另一方面,我知道,如果父亲当时真在那辆车上,生还的机会很小。”他说,“我将会坚强地面对这件事,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做公益。”

“此前我们参与救援时,有老板把他的酒店让出来,免费让我们休息调整,这样的举动,让我们感觉很温暖,激励我为这个社会奉献出正能量。”他说,“当你不求任何回报地帮助他人时,别人能得到快乐,自身也会得到快乐,这是语言无法形容的。”

“作为一名志在公益救援的人,无论是这一次,还是下一次,我都会全力以赴。我救援过别人的亲人,其他人也救援过我的亲人,这种相互扶助、共渡难关的经历让我深深地知道:爱,能战胜任何意外事故带来的刻骨悲伤。”周小波神情庄重地说。

北京晨报综合消息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